“哇,阿深竟然會看言情小說。”

還以為大佬看的都是些財經、時事新聞方麵的報紙期刊,或者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呢。

林灼灼大致翻了翻,幾乎全是霸道總裁文,間或出現一些架空曆史小說。

什麼攝政王、權臣、王妃、嫡女,心尖寵、嬌寵……

林灼灼呆呆地張了下嘴巴。

冇想到自家鏟屎官也是個資深小說迷呢。

餘阿姨還等著嗑言情小說現場版,見林灼灼像是被震驚到的樣子,她心裡咯噔一聲。

完蛋,完蛋,壞了,壞了。

自家先生英明睿智、成熟穩重的霸總形象就要幻滅了,要是夫人覺得先生玩物喪誌、不務正業怎麼辦?

不行,不行。

“夫人,先生他平時工作壓力大,所以……”餘阿姨趕忙描補,“這就是一個,呃,業餘愛好。”

隻是業餘愛好啦~

隻不過他們家先生的愛好和一般的總裁不太一樣而已啦。

林灼灼並冇有表現出濾鏡破碎的樣子。

她直言道:“這個愛好我喜歡。”

林灼灼在現代時天天跟著前任鏟屎官看小說,穿書後還能和新任鏟屎官繼續看。

真好。

這麼大一箱都是自家鏟屎官看過的,她可以看好久了。

正好他不在家,她把他看完的給補上吧。

林灼灼拿起剛剛碰到的第一本書《霸道總裁愛上我》,先把這本看了,再接著看其他的。

但願不要再穿書了。

“餘姨,可以叫人把這箱書送到我的房間嗎?”

確定林灼灼不是在開玩笑,餘阿姨磕磕巴巴應道:“好,好的,夫人。”

哦,天呐。

她記得夫人原先是不愛看小說的……吧?

失憶前,夫人整天待在畫室裡,一畫就是好幾個小時。

除了畫畫,好像也找不到什麼愛好了,連手機都很少摸,就是偶爾會跟葉小姐出門走走。

話說回來,這次跟葉小姐撕破臉,但願葉家能就此消停。

一家四口每個月變著法找夫人要錢,真是像吸血鬼一樣。

林灼灼並不知道餘阿姨正擔心她繼續被葉家吸血。

餘阿姨也實在是多慮了,林灼灼不是原主,和那些極品親戚冇有任何感情。

她一分錢都不會給葉家的。

要是葉家敢來……

哼,直接趕出門。

有鏟屎官罩著,纔不怕呢。

“那就麻煩餘姨了。”將箱子的事拜托給餘阿姨後,林灼灼拿著那本小說就朝客廳走去。

她一點都不擔心會崩人設。

反正醫生都說她記憶錯亂了,又冇有係統強迫她走劇情,剛好可以表現出真實的性格。

已經21世紀了,冇有人類會懷疑“借屍還魂”的。

這次彆墅大冒險,除了一箱子言情小說外,林灼灼還在櫃子裡收穫了一大堆的零食。

對此,林灼灼並不是特彆驚訝。

陸家是做食品行業的,其中就包括休閒小零食。

看小說怎麼能少了薯片、瓜子、糖果、糕點、餅乾、辣條、巧克力、牛肉乾、小麪包,還有各種各樣的飲料呢?

既然是自家生產的,那就不用客氣了。

林灼灼就這麼窩在沙發上,一邊看小說,一邊往嘴裡塞零食,時而嘬一口飲料,過得好不快活。

反觀陸時深,一秒不見,如隔三秋。

思念使得他越來越憔悴,隻能用工作麻醉自己。

冇得辦法,纔剛剛墜入愛河,都冇來得及好好親親抱抱舉高高,就要被迫分離。

好可憐的。

參加例行例會,陸時深原先沉浸在戀愛中的快樂已經被濃濃的相思覆蓋了。

看著“傷心欲絕”的老闆,高層們心中叫苦不迭。

特麼的,到底是誰在傳陸總滿麵春風的啊!

人家這分明就是被打擊狠了哇。

也是,哪個男人被老婆甩都會痛不欲生的。

虧得他們還打算在會議上把最近項目出的一點紕漏提一提,這要是說出來不得被砍死?

可惜會議資料已經擺在桌子上了,瑪德。

會議正式開始。

在陸時深的死亡凝視下,一位高層雙股微顫地站了起來,就著幻燈片硬著頭皮把那點紕漏說了出來。

唉,算他倒黴,撞到槍口上了。

果然!

聽完彙報後,陸時深身旁空氣的溫度驟然下降,寒氣如有實質地瀰漫開來。

高層緊張地嚥了咽口水。

他,他好像被凍住了,好可怕哇。

“這麼低級的錯……”

叮——

微信提示音響起。

陸時深才說了幾個字就活生生被打斷。

在座的高層如坐鍼氈,一陣頭皮發麻。

哦,天呐!

是誰特麼的開會還帶手機!還特麼的不開靜音!這特麼不是存心找死嗎?

完了,完了,那倒黴蛋要被扣小錢錢了。

令人窒息的幾秒鐘過去後,提示音再次響起。

叮——

隻見主位上的陸時深從兜裡掏出了手機,“噠”的一聲解鎖,打開微信介麵。

眾人齊齊鬆了一口氣。

原來是陸總的手機,那冇事了。

陸時深帶的是私人手機,上麵登的社交賬號隻有家人和好友知道。

他們一般不會在工作時間找他,除非有急事。

在看清楚發訊息的人是誰後,陸時深的身子瞬間坐得筆直,表情變得極為嚴肅。

大夥兒的心又提了起來。

咋了,咋了,發生啥了不得的大事了?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陸時深的臉上,要不是怕被砍,真恨不能衝上去把手機搶過來看看。

隻見陸時深舔了舔乾澀的唇瓣,伸出食指,極為緩慢地點了點螢幕。

會話介麵打開。

林灼灼發了一張貓咪表情包給他,是一隻可愛的布偶貓,上麵寫著“想你啦”。

頃刻之間,陸時深身上的寒冰融化,嘴角漾開一抹笑意。

春暖花開!

高層們麵麵相覷。

趁陸時深在看手機,個彆高層壯著膽子揉了揉眼睛。

誒?

不是幻覺啊。

林灼灼還發了一條語音。

陸時深手比腦子快地點了下去。

靜得可怕的會議室內,林灼灼的語音刹那間傳到了每一個高層的耳朵裡。

“阿深,下班記得早點回來哦,我好想你呀。”

高層們:“!”

哇,驚天大瓜!

怪不得鬨離婚,原來是在外麵養了三兒。

嘖嘖嘖,可憐的總裁夫人。

好慘。

想不到他們的陸總竟然是個渣男,真是讓人痛心疾首。

在眾人譴責的目光中,陸時深掛著燦爛的笑,囂張至極、堂而皇之地拿起手機,用語音回覆。

“我會早點回去,你在家要乖乖的。”

高層們:“!”

啊呸!渣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