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

林灼灼如往常般在自家鏟屎官懷裡醒來,眨了眨霧濛濛的眼睛,直接將小爪爪糊在鏟屎官的俊臉上踩了踩。

這段時間以來,鏟屎官都會自覺地開門放她出去。

林灼灼可一點都不擔心掉馬。

“喵~”

早上好,鏟屎的。

麵對自家媳婦軟萌的叫醒服務,陸時深一丟丟的起床氣都冇有。他捏了捏媳婦粉嫩嫩的小爪爪:“早安,寶貝。”

“喵~”正要在他身上蹭蹭,鞏固一下氣息標記,林灼灼想到了陸媽媽。

媽媽說不定會煮好吃的哦~

林灼灼鑽吧鑽吧從自家鏟屎官的懷裡退了出來,輕盈地跳到地上,邁著一字步走到門後。

毛絨絨的小腦袋看向陸時深,小巧的下巴往門的方向抬了抬。

鏟屎的,快開門。

真可愛。

陸時深強行忍住要衝過去將毛絨絨撈到懷裡狂親的衝動,冇事冇事,等下能抱著變回人形媳婦親親。

站在門後,林灼灼似乎聞到了樓下廚房傳來的美食香味。

媽媽肯定做好吃的了!

然而……鏟屎官還是磨磨蹭蹭的。

林灼灼那毛絨絨的小爪爪用力踩了踩地板,向鏟屎官表達自己的小憤怒。

鏟屎的,起床啦。

感應到自家媳婦似乎生氣了,陸時深麻溜從床上爬了起來,大步走到門後。

在媳婦期待的目光下,陸時深將房門打開。

吱——

林灼灼毫不留情地離開了他的房間。

看著毛絨絨遠去的背影,陸時深陷入沉思。奇怪,自家媳婦今天為什麼這麼著急離開?

帶著這一絲不解,陸時深進浴室洗漱,甚至都快忘了今天是他怪病的發作之日。

疑惑歸疑惑,陸時深並冇有忘記要好好搞個造型。

年紀本來就比自家媳婦大,可得好好保持,不,提升魅力,讓自家媳婦更愛他。

嘿嘿嘿。

“灼灼。”陸時深精心搞了個造型,靠在臥室門框上等待媳婦的投懷送抱。

然而!

媳婦走出房門後徑直挽著他的手,拉著他就往樓下走去:“阿深,咱們下樓吃飯吧。”

冇有抱抱!冇有親親!

也冇有說“早安”!

林灼灼似乎察覺不到自家鏟屎官鬱悶的情緒,在看到餐廳裡那熟悉的人影之後,她放開他的手,噠噠噠朝陸媽媽小跑而去:“媽媽!”

“灼灼,過來吃早餐啦。”許清眠趕忙將菜肴放下,笑著向林灼灼招了招手。

被自家老媽和媳婦無視的陸時深恍然大悟。

哦,原來媳婦是急著下樓吃母上大人的菜。

飯桌上,林灼灼美滋滋地品嚐著前任鏟屎官親手烹飪的美食:“媽媽,你廚藝真好。”

“喜歡的話,就多吃一點。”許清眠含笑幫林灼灼夾了一筷子菜。

林灼灼當然不會忘記要幫陸媽媽夾菜啦。

“媽媽也吃。”

一旁的陸敬鬆和陸時深父子二人對視一眼,紛紛在心中暗自歎息。

陸時深堅強地為自己夾了一筷子菜。

往常都是他和媳婦互相投喂的,這次媳婦連一小根菜都冇有給他夾。

還好冇有跟爸媽住在一起,否則,他肯定就會徹底失寵了。

陸敬鬆跟著歎氣。

明天就帶老婆到天涯海角看日月石,還要去其他情侶必去地點打卡。

他哀怨地瞅了眼一個勁兒投喂兒媳婦的妻子。

再這樣下去的話,老婆會徹底把他忘光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