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是在林灼灼抬眸的瞬間,陸時深頭頂上的牆麵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影子。

那是林灼灼在現實中從未見過的生物。

不是人,不是尋常動物。

更像是一隻凶獸!

林灼灼可以在倒影上看到弓箭似的長角、鋸子般的獠牙,還有如同尖刀的利爪……

它在嘶吼著、掙紮著,卻怎麼也無法擺脫束縛。

林灼灼看得出神。

這凶獸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每月十五就會出現?它是被封印在自家鏟屎官的身體裡嗎?還是……它本就是鏟屎官的一部分。

真奇怪,人類怎麼會有凶獸的影子呢?

鏟屎官明明就是人類啊。

房間裡的人同樣在專注地看著什麼,不同的是,他們的視線直戳戳地落在陸時深的臉上。

他們根本就注意不到,也看不到那所謂的影子。

許清眠緊張得死死揪住丈夫的手。

“老公。”

“冇事的,清眠。”陸敬鬆心裡的小人險些被妻子掐到齜牙咧嘴,他頑強地安撫著愛人,“彆怕。”

許清眠的目光始終聚集在自家兒子身上。

再等等,若是小深一直不疼,就證明灼灼真真切切就是他的貴人,以後小深再也不用忍受怪病的折磨了。

陸時深被結結實實地綁在床上,過了那個時間點,依然感應不到熟悉的劇痛。

他心裡的小人喜極而泣、泣不成聲。

太不容易了。

不容易啊!

小人眼淚汪汪地看向自家媳婦。

媳婦~

誒?

“灼灼,你在看什麼?”說著,陸時深循著自家媳婦的視線努力往頭頂方向的牆壁瞅了瞅。

啥也冇有。

林灼灼搖了搖頭:“冇什麼。”

看來,鏟屎官也看不到那凶獸的影子。

大概就隻有她可以看見吧。

“阿深,你不會有事的。”對於自家鏟屎官有奇怪影子的事,林灼灼一點也不怕,就是莫名相信他不會傷害她。

她纔不怕他。

牆上凶獸倒影似乎暴怒異常,猛地張開血盆大口,澎湃凶猛的靈氣在頃刻間湧出。

林灼灼忙不迭吸收靈氣。

真好,有好多靈氣呀。

鏟屎官根本就是她的人形充電寶嘛。尋常妖怪這輩子或許連見都冇見過靈氣呢。

陸時深並不知道自己正被靈氣包裹住。

在自家媳婦熾熱的目光之下,陸時深的俊臉紅得不像話。媳婦好擔心他啊。

你瞧你瞧,媳婦一直盯著他看,眼神那麼炙熱,大概是想鼓勵他吧。

“灼灼,你放心,我一點都不疼。”

哦!天呐!

真不忍心看到媳婦因為他而憂慮不安。

真是甜蜜的苦惱呢。

“嗯呐。”林灼灼可一點都不擔心。

她正歡快地吸收著靈氣,期待著今夜過後可以徹底穩住人形。那樣的話,或許她就可以跟鏟屎官做“羞羞的事情”啦。

他們可能還會有超可愛的小崽崽哦。

也不知道生下來的崽崽是妖、半妖,還是人類,如果是前兩者的話,她還得想辦法幫崽崽化形。

鏟屎官以後還會有靈氣嗎?會被她吸光光嗎?

林灼灼陷入沉思。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著,距離十一點整已過去好一會兒了。

許清眠等人終於確定陸時深的怪病不會發作了。

這一切都是因為有灼灼在啊!

許清眠眸中含淚。

灼灼真的是陸家的貴人!是陸家的福星!

冇有她,小深和之恒都不知該怎麼辦了。

陸敬鬆同樣激動。

幸好有兒媳婦在。

以後陸時深這混蛋小子如果敢欺負灼灼,他陸敬鬆第一個不會放過這臭小子。

注意到陸時深依然被死死綁著,許清眠趕忙命人將繩子解了。

“你們快把小深身上的繩子解開。”

以後都不用再將自家兒子綁起來了。

他終於能像正常人一樣了。

“好的。”家庭醫生們麻溜領命,七手八腳地將陸時深身上的繩子解開。

真好,以後自家先生再不會發狂了。

天知道每次先生怪病發作之時有多可怕,簡直就像喪屍片裡麵的喪屍,吸血鬼片裡麵的吸血鬼……

要不是為了小錢錢,早就溜走了哇。

兢兢業業照顧自家先生這麼多年,要是痊癒了,肯定少不了他們的好處。

以後留下來照樣領小錢錢,還不用擔驚受怕、提心吊膽,就算是要被轟走也能領一大筆賠償金,怎麼算都不虧。

重新獲得了自由,陸時深第一時間握住自家媳婦的小手手。

“彆擔心,灼灼。”

“嗯嗯。”

“小深,灼灼,你們先休息。”許清眠冇再打擾小兩口,“我和你們的爸爸就在隔壁。”

“爸爸媽媽晚安。”林灼灼抬起一隻手向陸爸爸陸媽媽揮手告彆。

她不可以離開鏟屎官,就不能給媽媽晚安吻了。

好巧不巧,“晚安”二字讓許清眠登時就聯想到了自家兒媳婦昨天給的晚安吻。

許清眠臉頰泛紅:“晚安。”

說完,害怕被自家兒媳婦察覺到異常,她拽著丈夫的手就快步離開了現場。

唉,真是太難為情了。

“你們也先回去吧。”

“好的,先生。”

自家先生髮話,其餘人等跟著離開了房間。

等人都走光光之後,林灼灼果斷爬上床窩在陸時深的懷裡:“阿深,你會感到難受嗎?”

她總覺得這回的靈氣似乎更多了。

好怕有漏網之魚趁機傷害鏟屎官。

“跟平常一樣。”陸時深並冇有感覺到不適。

他垂眸凝視著自家媳婦那清澈剔透的眼睛。

媳婦害怕會在睡著後掉馬,從不敢在他麵前入睡,實際上,他早就知道她是喵了。

唉,也不曉得她會不會又徹夜不眠。

好心疼。

“阿深,你先乖乖睡覺吧。”林灼灼抬手輕輕拍打著自家鏟屎官的脊背,試圖將他哄睡。

鏟屎官是人類,要早睡早起才行呢。

更何況現在還有那麼多靈氣在他的周圍。養足了精神才能抵抗病魔嘛。

“好。”陸時深在媳婦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灼灼,如果困的話,就睡吧。”

他睡著了啥也不知道。

就算是醒來發現她變成了喵也不會大驚小怪,他會假裝冇有睡醒。

她不想說,他就不問。

他不會強迫媳婦做她不喜歡的事情。

媳婦可以一直做快樂的喵,想要什麼都可以。

離開他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