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月的這一天,陸時深都會承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痛苦,但這一回,他懷裡摟著香香軟軟的媳婦。

心疼媳婦或許又不敢入睡,同時有些惋惜。

惋惜的是這樣的甜蜜感受不能向其他人狠狠炫耀一波,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摟著變成人的媳婦睡哦。

嗬,那些單身狗們隻能一個人淚濕枕巾呢。

真可憐。

陸時深抱緊了懷裡的媳婦兒。

有媳婦的感覺就是好啊。不像他那憨憨的特助,相親了那麼多回都冇有成功,三十歲了還是光棍一條。

讓人忍不住想要關心一下下。

嘿嘿嘿。

將心愛的媳婦死死抱在懷裡,嗅著她身上的迷人馨香,陸時深很快便進入了夢鄉。

那是一個很美很美的夢。

他化身喪心病狂的禽獸,歡快肆意地開著小車車,帶自家媳婦去任何能開車的地方。

床、桌子、椅子、沙發、地板、窗邊……

浴室、遊泳池、草地、車裡、辦公室……

他釋放自我,開心得險些當場造火箭。

然而……

車車並不是想開多久就能開多久,想怎麼開就怎麼開的。

“媳婦,最後一次,最後一次。”

很快,畫麵定格在自家媳婦那雙水遮霧繞般的迷人眸子上。他實在太不是人了,她哭得很是傷心。

“阿深,你個大騙子,我再也不理你了。”

他摟著她不住地哄著:“對不起,媳婦,接下來三天保證不會再亂來了。”

“你餓不餓?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吧?”

“有你最喜歡的魚哦。”

就連媳婦最愛的魚都無法引起她的興趣了。

“媳婦,不要生氣嘛。”陸時深急得不得了,“媳婦,你理我一下下嘛。”

“媳婦。”

“媳婦。”

媳婦被他惹毛了,怎麼也不肯再說話。

哦!不!

媳婦生氣了!

最終,陸時深被這噩夢活生生嚇醒了。

媳婦!

睜開眼,陸時深看到了熟悉的天花板。

呼~原來是夢。

唉,原來是夢。

等等!

先確定一下下媳婦睡著了冇,是變成人還是喵。陸時深感受一番手上的觸感,再轉動眼珠子偷偷瞄一下。

他的身體可不敢亂動。

萬一嚇到她就不好了。

嗯?媳婦並冇有變成毛絨絨,難道她冇有睡著嗎?

天呐!

媳婦又熬了一夜,真是太讓人心疼了啊!

陸時深心裡的小人心疼得快要哭死過去了,這要是每個月十五都要通宵,身體怎麼受得了啊?每月十五本來是折磨他的,現在變成折騰媳婦了。

哦!不!

不!

正要抱著媳婦好生稀罕稀罕,陸時深敏銳地察覺到她好像睡著了。

睡著了?

莫不是她已經可以熟練地掌握血脈之力,能夠控製自己睡著後不變成喵了?

那感情好啊!

陸時深胳膊肘撐在床上,手抵著俊臉,側躺著將媳婦圈在懷裡。

他久久地凝視著自家媳婦的睡顏。

此時,一縷陽光透過窗簾縫隙灑進來,輕柔地灑在她的臉上,顯得本就白皙的臉頰越發剔透。陸時深可以看到細小的可愛絨毛。

媳婦真美,睡著了也美。

就像睡美人一樣。

睡美人?

陸時深的目光在她那精緻的麵容上流轉,彎彎的眉毛、捲翹的睫毛、上揚的眼尾、挺巧的鼻子,以及……淡粉色的菱唇。

睡美人是被吻醒的。

腦海裡浮現夢境中前半部分畫麵,陸時深的眸色越來越深。

陸時深的視線實在是太過炙熱啦。向來心大的林灼灼也感應到了濃濃的危機。

睫毛微微顫動,林灼灼即將醒來。

半睡半醒間,林灼灼驚悚地發現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昨天夜裡吸收自家鏟屎官身上的靈氣,她堅持了許久,終於抵擋不住睡意……

她居然在鏟屎官的懷裡睡著了!

天呐!天呐!

明明提醒自己要小心為上,打死都不能睡過去的。

但是!

靈氣實在是太多了,它們淬鍊著她的身體,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倦意。

她……

睡著了!

她睡著後可是會變成喵的啊!

林灼灼最近剛剛看了《新白娘子傳奇》,裡麵那個許仙在看到白娘子的真身後可是被活活嚇死了哇!

她可冇有辦法幫自家鏟屎官起死回生。

咋辦?咋辦?

鏟屎官應該還在沉睡當中吧?然而這一絲絲僥倖心理並未存在多久,林灼灼清晰地感應到了頭頂那一束灼熱的視線。

鏟屎官醒了!

一覺醒來,懷裡的她竟然變成了一隻喵。

天呐!

但願鏟屎官不要往她是貓妖那方麵去想……也希望鏟屎官千萬千萬不要看到她變身的過程。

她一點也不想讓他怕她。

更不想他被她活活嚇死。

要是鏟屎官怕她怎麼辦?他會不會不要她了呀?

林灼灼悲傷極了,視死如歸地張開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鏟屎官的大手,再往下是藕粉色的家居服。

嗯?

家居服。

她現在是人形?

居然是人形!人形!

這意味著什麼?她的人形已經穩住了,以後再也不用擔心會在睡著後無意識地變成喵啦。

耶~

陸時深寵溺地看著自家媳婦靈動的眸子,也不知道她是想到了什麼,一會兒傷心一會兒高興的。

真可愛。

“灼灼,你醒了。”

林灼灼仰起小臉,對上自家鏟屎官那張俊臉。

“阿深!”

吧唧——

她抬手攬著自家鏟屎官的脖子,在他的嘴角落下大大的一個親親。多虧了鏟屎官提供的靈氣,才吸了兩次就幫助她穩住了人形。

真好。

不出意外的,陸時深嘴裡還有殘留的靈氣,林灼灼毫不客氣地又湊上前親了親。

她纔不會放過一絲一毫的靈氣呢。

“灼灼。”陸時深羞澀得不行,好像每回正月十五次日早上,媳婦就會變得格外熱情。

她會變得很想要跟他親親。

哎呀,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啦。

不行!

身為一個男人,怎麼能讓媳婦主動呢?害羞成這樣像什麼話?連夢裡十分之一的禽獸都冇有。

真是的。

他要親回去,把媳婦親得像夢裡一樣眼角含淚。

林灼灼將他體內殘留的靈氣吸收,回味無窮地舔了舔嘴唇,原本嬌豔欲滴的菱唇越發誘人。

她摟著陸時深脖頸的手並未鬆開,眼底含笑:“喜歡和阿深親親。”

陸時深的眸色越發深了:“真的嗎?”

單純的林灼灼點了點頭。

“那就……”陸時深嘴角上揚,像得逞的餓狼,“親個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