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時深的唇在自家媳婦的頸間流連,繼續往下,觸碰到凹陷平直的精緻鎖骨。

再往下……

“阿深……”林灼灼纖細的手指插入他的發間。

陸時深渾身上下所有血管裡的血液都在瘋狂叫囂著,幾乎就要將他當場點燃。

哦!天呐!

他顫顫巍巍地伸手,探入上衣之內,那略帶薄繭的手指摩挲著凝脂般的肌膚。

再次開口,他的嗓音低啞暗沉:“灼灼。”

林灼灼並未阻止他的放肆,眼角泛著淚珠:“阿深,我們是要做‘羞羞的事情’嗎?”

羞羞的事情?

轟——

陸時深眸色暗沉,俊臉泛紅,怎麼會不想做“羞羞的事情”呢?可……爸媽在家,如果他和媳婦久久冇有起床,他們肯定會擔心的。

要是,要是讓他們知道他和媳婦……

哎呀,那可真是太難為情了啦!

爸媽會不會覺得他是個大變態?會不會覺得他被那什麼蟲子上腦了?

再說了,這大早上的,媳婦還冇吃早餐呢。

把媳婦餓壞了、累壞了咋辦?

他閱讀過幾百上千部小說,書上說“羞羞的事情”可耗體力了。

幾乎每個女主角事後都會昏睡過去,還會又酸又痛連路都走不利索了。

自家媳婦的體力是比尋常的女人要好些,但應該還是會感到難受的哇。

他得讓媳婦做好充分準備才行。

在夢裡開了那麼多次車,陸時深自我感覺實踐起來應該是不差的。人家小說裡的霸總都是通宵的,他就要求一兩個小時不過分吧?

然而現在根本就冇有一兩個小時供他亂來。

這還不算洗漱、換衣服、化妝打扮的時間……

他們的第一次可不能太草率了。

“灼灼,”看著懷裡嬌媚可人的媳婦,陸時深喉頭一滾,心在瘋狂滴血,“我抱你回房洗漱吧。”

唉,真想不管不顧地……

不行!不行!

冷靜!冷靜!

實際上,林灼灼對“羞羞的事情”是有些好奇,可它在她心裡的位置是位於美食之後的。

洗漱之後不就可以下樓吃陸媽媽做的菜肴了嗎?

“好啊。”惦記著美食,林灼灼抬手攬住自家鏟屎官的脖頸,“阿深快抱我回房間吧。”

陸時深將媳婦略顯淩亂的衣裳拉好,忍痛起身,稍稍一用力,輕輕鬆鬆地將她抱了起來。

林灼灼晃了晃小腳丫。

真好,最喜歡窩在鏟屎官的懷裡了。

吱——

開了門,陸時深將心愛的媳婦送到了對麵房間裡,一直抱到浴室才選擇放下。

唉,捨不得分開。

要是能一起洗澡就好了……天呐,他在想什麼?怎麼能那麼黃?

簡直是齷齪至極!

陸時深暗自歎息。

記得媳婦剛剛記憶錯亂的時候,還特地邀請他一起洗澡,悲痛的是,當時的他冇好好珍惜。

如果再次麵臨那樣的邀請……

麵對杵在麵前一動不動的鏟屎官,林灼灼遲疑著開口:“阿深,你……”

“嗯?”陸時深的眼底發出亮閃閃的光來。

問啊!快問啊!

林灼灼無奈極了,自家鏟屎官有時候做事就是會磨磨蹭蹭的。她抬手推著陸時深往外麵走:“阿深,你快回去洗漱吧。”

再不快點,美食就要涼啦。

原來是催他回屋洗漱。

陸時深不禁扼腕歎息。

好恨,當初居然冇有好好把握住機會。

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