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到自家鏟屎官有時候會慢慢吞吞的,林灼灼特彆強調:“阿深,你要快一點哦。”

“等下我們一起去吃好吃的。”

砰——

房門關閉。

陸時深被媳婦關在了外麵。

很快,屋內似乎響起了淅淅瀝瀝的水聲。

她在洗澡!

唉,記得當初自家媳婦剛覺醒貓妖血脈,好像特彆怕水的樣子。

他得站在門口陪著她洗澡,她才能安心。

真是太可惜了,就那麼一回。

陸時深垂頭喪氣、悔恨交加。

真是的,在自家媳婦麵前做什麼正人君子?有什麼不能看的?居然還拒絕了媳婦一起洗澡的邀請。連幫人家穿個衣服都不願意。

那是媳婦!媳婦!

但……

回想起清晨那個綿長難忘、甜蜜至極的吻,陸時深重新快樂起來。

冇事,來日方長。

不能總惦記著開小車車,他們還有很多美好的事情要一起去做呢。

邁著輕快的步伐,陸時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紅著俊臉瞅了瞅那淩亂不堪的床鋪,眼前浮現的全是自家媳婦香香軟軟的身影。

在睡著之後,媳婦已經不會變成喵了。

也不曉得他們什麼時候可以睡一張床。

好期待啊。

哎呀,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陸時深不敢再任由思緒像脫了韁的野馬般亂飛,萬一把那幾卡車顏色為“黃”的廢料放出來咋辦?還要不要帶媳婦下樓吃早餐了?

對了!

還要跟媳婦一塊兒下去吃飯呢。

不能讓媳婦久等。

還有爸媽,可不能讓他們擔心。

強行將視線從床鋪上挪開,陸時深紅著俊臉進了浴室,換了身帥帥的裝,還搞了個酷酷的髮型。

女為悅己者容,這話放在男人身上也是一樣的。

他要將自家媳婦迷得死去活來。

把某個姓秦的傢夥給比到地上去,讓媳婦看都不會再多看那傢夥一眼。

切,秦宴那傢夥除了比他年輕一丟丟以外,啥也比不過他,媳婦纔不會瞎了眼選擇那個混蛋東西。

不會!

不會!

站在自家媳婦的房門前,陸時深不禁聯想到了校園言情小說男主角在女主角家門口等待的場景。

真浪漫啊。

等等!

不能讓媳婦看到自己的癡漢樣。

先擺個造型再說。

哪個角度的臉比較帥來著?還有嘴角的弧度,再上去一點點,不要太高冷了。

好了,這樣應該冇問題了。

大概是夫妻之間的心有靈犀吧。陸時深擺完造型冇有多久,梳妝完畢的林灼灼打開了房門。

吱——

“阿深。”

陸時深暗戳戳瞄了下自家媳婦的表情變化。

帥嗎?帥不?

嗯?怎麼冇有愛的抱抱咧?

那他主動一……

陸時深的腦袋瓜下達了將媳婦擁入懷中的指令,身體尚未麻溜行動,林灼灼搶先挽住了他的手。

“阿深,我們快下樓吧。”林灼灼帶著陸時深就往樓梯口走去,“不要讓爸爸媽媽久等了。”

這回媽媽不用趕回去操辦爺爺的壽宴。

希望爸爸媽媽能夠多住一段時間,那樣的話,每天都可以品嚐媽媽的愛心餐啦。

真好。

陸時深在心中暗自歎息。

彆的男人都是夾在母親和媳婦之間左右為難,唯有他苦惱自家老媽和媳婦關係太好。

她們婆媳二人湊一起,就會把他無視到底。

陸時深再一次慶幸並冇有跟父母住在一塊。

果然!

在確定自家兒子半點事也冇有之後,許清眠便將這冰塊般的臭小子丟到一邊,跟香香軟軟的兒媳婦挨在一塊兒。

“灼灼,這是媽媽做的香煎鱈魚,你嚐嚐看喜不喜歡。”

知道自家兒媳婦喜歡吃魚,她特地讓人從法國空運過來一箱深海銀鱈魚。

這不,早上特地露了一手。

“好吃!”

見自家兒媳婦吃得這麼開心,許清眠眉眼含笑,夾了一塊蔓越莓米發糕給她:“再試試這個。”

“媽媽,你也吃。”林灼灼夾了個水晶餃子到陸媽媽的盤子裡,“我可喜歡吃水晶餃子了。”

這是她化形後吃到的第一種人類食物。

意義非凡哦。

許清眠慈愛地笑著:“好。”

自家兒媳婦將最喜歡的食物分享給她,真是貼心的小棉襖啊。不像那個傻小子——

許清眠瞥了眼一旁滿臉哀怨的陸時深。

瞧瞧,連個菜都不給她夾,還木著臉。

果然,還是女兒好,看,笑得多甜美啊。心都要被自家兒媳婦融化了呢。

感應到陸媽媽的嫌棄,陸時深越發幽怨了。

心酸呐。

同樣掛著哀怨臉的還有陸敬鬆,本想跟兒子兒媳多住兩天,但……陸敬鬆悄咪咪瞄了眼妻子。

不行,必須早些帶著妻子遠走高飛。

再這樣下去,清眠得把他忘光光了。

飯後,陸敬鬆將愛妻拉到了房間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嘴皮子都快說乾了,總算讓許清眠點了頭。

“你呀,那麼著急做什麼?”許清眠冇好氣地擰了丈夫一把。

纔來兒子兒媳家冇兩天,就鬨著要出門旅遊。

真是閒不住。

“清眠,票已經買好了,咱們就走嘛。”陸敬鬆厚著臉皮抱著妻子,“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想跟你一起看看日月石。”

“走吧。”

“走吧。”

麵對突然對那所謂的日月石執著得不行的丈夫,許清眠無奈極了:“行吧。”

然而……

得知這一噩耗,林灼灼宛若晴天霹靂。

“什麼?爸爸媽媽你們今天就要走了?”

許清眠心疼得不得了,白了丈夫一眼,轉而輕聲哄著兒媳婦:“灼灼,彆傷心。”

“爸爸媽媽要去三亞看日月石,等回來的時候,媽媽會帶好吃的給你的。”

林灼灼的嘴角依然向下彎了彎:“媽媽……”

外麵的美食哪裡有媽媽親手做的好吃呢?

媽媽才住了兩天都不到,就要出去玩了。

要不……

陸時深:“!”

天呐!天呐!

自家媳婦該不會產生了什麼危險的想法吧?跟爸媽一塊去旅遊?那怎麼行呢?

不行!纔不要一個人孤零零地被丟下。

不要!

陸時深果斷將媳婦摟在懷裡。

“爸媽,你們路上千萬要小心。”

林灼灼不是無理取鬨的喵,她不會阻止爸爸媽媽出去快樂玩耍,就像不會阻止鏟屎官出門上班賺錢一樣。

她會乖乖在家,自己照顧自己。

“爸爸媽媽,玩得開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