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會被愛妻忘個精光,陸敬鬆麻溜地訂了票,很快便收拾好行李送上了車。

“時深,灼灼,我們走了。”

臨走之際,許清眠給了自家兒媳婦一個大大的擁抱:“要是想媽媽的話,可以打電話給我。”

“好。”

林灼灼嗅了嗅陸媽媽身上熟悉的味道,那是兒時的記憶:“爸爸媽媽一路順風哦。”

“嗯,再見。”

最終,許清眠還是跟著丈夫上了車。

唉,自從自家兒媳婦記憶錯亂之後,每次離彆就好像生離死彆一樣。

好不捨啊。

陸時深上前一步,攬著自家媳婦目送著陸爸爸陸媽媽的車遠去:“灼灼,爸媽隻是去旅遊而已。”

哦!天呐!

真是不忍心看到她那孤寂的身影。

就像被無情拋棄的幼崽一樣……太讓人心疼了!

“我知道的,阿深。”林灼灼無聲地歎了口氣。

唉,爸爸媽媽又走了。

要是兩任鏟屎官都能和她住在一起就好了。

但……

林灼灼也就是這麼想想罷了。

她看得出來爸爸媽媽非常相愛,他們應該有屬於自己的二人世界,不該總是被她和鏟屎官打擾。

為了鏟屎官的怪病,為了陸氏的發展壯大,爸爸媽媽已經付出了半輩子的光陰。

接下來,該讓老兩口快樂地環遊世界了。

爸爸媽媽還會回來的呀。

隻是……會有些想媽媽。

在現代的時候,她每天都會跟媽媽待在一起,媽媽最愛她了。冇有一點準備的,渡劫化形、穿越異世,幸好還能遇到媽媽的轉世。

也不知道現代的媽媽怎麼樣了。

還有阿燃……那隻傻狗會想她嗎?他每天傻樂,捱打也不生氣,好像並冇有開靈智的樣子。

唉。

見自家媳婦久久地看著車消失的方向,陸時深急速地在腦袋瓜裡搜尋該如何安慰她。

對了,爸媽準備去三亞看日月石。

這日月石又叫“夫妻石”、“愛情石”,就在天涯海角大門正對麵的海上,是情侶必去的打卡聖地。

對著那日月石許下白首之約,想想就好浪漫哇。

“灼灼,以後我們也去看看那日月石,好不好?”

林灼灼倒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大老遠地跑去看大石頭,很好看嗎?

真奇怪。

“阿深,那邊有好吃的嗎?”

陸時深愣了下:“有的。”

想不到自家媳婦比他還像一個正宗的吃貨。

陸時深曉得自家媳婦喜歡吃魚,先將關於天涯海角附近關於“魚”的菜肴唸了一遍。

“三亞是‘華國海鮮之城’,那邊有很多海鮮美食,像是鮑魚仔、清蒸石斑魚、蘇眉魚……”

當然!

陸時深冇忘了當地的名菜。

“還有海南的四大名菜文昌雞、加積鴨、東山羊、和樂蟹,到時候我都帶你去嚐嚐。”

好多好吃的呀。

林灼灼的眼睛越來越亮,離彆愁緒漸漸消失。

“阿深,那以後我們一起去看日月石。”看石頭倒是其次,重要的是可以吃到很多海鮮呢。

“我們要把你說的那些美食都嘗一遍。”

“好。”陸時深忍俊不禁地點了點自家媳婦挺翹的小鼻子。

真好,以後可以帶著媳婦吃遍全世界了。

在他還是單身狗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想法了,帶著妻子兒女嚐遍天下美食。

媳婦跟他一樣都是吃貨,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