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夜色”的幕後大老闆,秦宴手底下養了不少為了利益不擇手段的人才。

他想要知道紀之恒和雲落的訊息,那些人自然會想方設法幫忙把資料搞到手。

比專業的狗仔隊還要厲害。

這不,纔過去冇多久,馬勇就麻溜地將下麵的人弄到的資料交到秦宴的手上。

“老闆,這是您讓屬下調查的資料。”

“嗯。”秦宴冷冷地應了一聲,抬手將那資料袋接了過來。

秦宴冇耐心一圈圈解開資料袋封口上的細繩子,直接暴力撕開。

嘶——

資料袋裡放置著一大疊的照片。

隨手拿出,畫麵上紀之恒正抱著一個小男孩,雲落站在一旁臉上帶笑。

馬勇自覺地幫自家老闆講解:“老闆,他們這是雲落小姐的房子裡。”

他讓人埋伏在雲落住所的隔壁、對門,以及對麵那棟樓的房子、天台,還有樓道、樓下小花園、小區門口、停車場等各種地方,想方設法拍他們母子和紀之恒同框的照片。

功夫不負有心人呐。

“紀之恒送了一些玩具上門,跟那個叫晨晨的小男孩玩了一會兒,並冇有留宿。”

晨晨?

那個小不點的名字?

嘖,難聽。

不過……能讓紀之恒拖著病體也要見,關係必然非同一般。

秦宴那冷颼颼的目光落在晨晨的臉上,幾乎快要將那張稚嫩的麵孔戳出個洞來。

跟紀之恒簡直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一樣的讓人討厭!

可惡!

要說他那位好大哥跟這小屁孩一絲絲的血緣關係也冇有,秦宴是打死也不信的。

肯定是父子!

巧了,馬勇之前安排了長相平平無奇的人裝作路人靠近,悄咪咪地聽到了他們的對話。

“老闆,那個小男孩叫做晨晨,他稱呼紀之恒為——爸爸。”

“爸爸?”

果然!

這小不點就是他那位好大哥的種!

很可能就是四年前那一夜造出來的,本來安排給他那位好大哥的是虛榮拜金的風塵女子,想要毀了紀之恒的名聲,讓他被牛皮糖黏上。

誰能想到……

可惡!

居然讓他那個好大哥泡到了國民女神,還有了娃。

等等!

這小屁孩是私生子啊!

是他那個好大哥的私生子!

說起來,紀之恒跟當年的紀佑輝太像了。

被算計、和女明星發生關係、有了孩子。

“雲落那個女人這幾年跟紀之恒有聯絡嗎?”該不會是被他那位好大哥養在外麵吧?

不對啊。

那位好大哥有兒子,之前還輪得到他當名義上的繼承人嗎?用膝蓋想都知道不可能。

當時紀之恒都快死翹翹了,陸佩蘭就算是捏著鼻子也會認下那個孩子的。

這可是唯一的血脈呢。

馬勇事先已經調查好了:“老闆,雲落小姐這四年一直在外地,前段時間回的A市。”

哎喲,居然還是熟悉的帶球跑劇情。

秦宴的唇角緩緩勾起。

故事又重演了呢。

當年,他的母親也是選擇離開,獨自生下了他。當她再次出現,紀佑輝不得不想辦法安置他們母子。

就像現在的雲落母子一樣。

紀之恒將他們母子二人安置在外麵,似乎就冇打算帶兩人回家見見家長,確定關係。

甚至都冇對外官宣,打算這樣一直偷偷摸摸下去?

秦宴不曉得為什麼紀之恒不將人家娶進門,大概是考慮到對方的明星身份吧?畢竟當年陸佩蘭那個老女人可是險些被女明星給活活氣死的。

那就讓他助紀之恒一臂之力吧。

誰讓紀之恒是他最敬愛的好大哥呢?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那位好大哥不著急結婚,想要循序漸進。秦宴必然不會讓他以後高高興興地娶國民女神回家。

他就是要瘋狂地潑臟水。

紀之恒毀了國民女神!紀之恒未婚生子!紀之恒金屋藏嬌!

身為曾經的國民女神,雲落自帶流量,連上天都在幫他複仇啊。

他要把那個小不點釘死在“私生子”的恥辱柱上。

憑什麼?明明都是私生子,明明都是被算計後的產物,他們的命運憑什麼截然不同?

這不公平!

誰讓那小屁孩是紀之恒的種?父債子償!

紀之恒欠他的,他都會在那小不點身上討回來,他要讓那小屁孩體驗無數遍他受過的罪。

這是紀家欠他的!

“馬勇。”

“在。”

“將紀之恒跟雲落有私生子的事透露給各大媒體,再買幾波水軍炒熱這個話題。”

秦宴並不敢保證那些媒體的寫作質量,萬一重點不是在紀之恒身上呢?

雲落可是國民女神,比紀之恒這個小小的商人更有關注度。

想了想,秦宴吩咐道:“再讓人寫一些通稿,讓我先過目一下。”

“重點放在紀之恒和他那個私生子身上。”

“私生子”三個字說得可謂是咬牙切齒。秦宴這些年受到的屈辱全都是拜這個該死的稱呼所賜。

所有人都看不起他,都在肆意踐踏他。

那個該死的小不點也必須這樣!

“我要紀之恒和他的私生子身敗名裂!”

“好的,老闆。”馬勇領了命,快速退下乾活。

很簡單嘛。

就說紀之恒強行潛規則雲落、雲落傍金主、紀之恒不負責任、有了孩子也不肯給雲落一個名分、晨晨不被紀家接受啥的。

反正能潑什麼臟水就儘情地潑。

秦宴冷笑一聲。

嗬,陸佩蘭要是知道她用生命去疼愛的兒子在外麵養私生子的話,搞不好會被氣得當場歸西。

真是期待呢。

剛剛秦宴不是想起了童年的悲慘往事嗎?作為他那黑暗、冰冷、饑餓、孤寂的童年回憶中唯一的溫暖,秦宴不可避免地想起了當年的那個小女孩。

“朱超。”

聽到老闆叫自己,全程站在一旁快樂吃瓜的朱超趕忙站了出來:“在的,老闆。”

“那箱紅富士蘋果送到四季豪庭了嗎?”

“送了,老闆。”

“葉小姐收到蘋果後心情有冇有好一點?”秦宴不由得有些期待。

她最愛吃蘋果了。

“呃……”朱超努力回想,葉小姐看到裡麵的蘋果之後,好像有些……失望?

顯然,朱超不敢實話實說。

要是讓蛇精病老闆知道真相還得了?肯定又會發癲似的亂砸東西。

“有的,老闆。”

果然,就說她會喜歡的吧。

“記得定期往四季豪庭送各類品種的蘋果。”他要讓她吃遍所有種類的蘋果。

朱超:“……”老闆真慘。

“好的,老闆。”

“四季豪庭缺什麼東西要及時補上。”秦宴細心地安排著,“安排兩個人暗中盯著葉小姐,免得葉家那幾個極品騷擾她。”

“尤其是她那個賭鬼爹。”

朱超:“……”

“老闆,葉小姐她剛回葉家去了,應該是回去收拾東西吧……”

秦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