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熟悉的家門口,葉見薇深吸一口氣,將手揣到兜裡,摸了摸裡麵的東西。

那是一個防狼電擊器。

上回將王誌雄狠狠得罪了,誰知道他會不會做些什麼?再者,葉興勝已經賭紅了眼,萬一因為王誌雄的事記恨上她怎麼辦?

他冇有人性了,簡直就是魔鬼!

滴——

指紋解鎖成功。

嗯?

他們居然冇有將她的指紋刪掉?

手停頓在半空中,葉見薇的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但很快又恢複了麵無表情的模樣。

不該顧念親情的,這樣的家,隻會將她拽入深淵。

現在是工作時間,葉興勝和媽媽上班去了,葉見宇那廢物小子在學校,家裡冇有人。

這兩天,葉見薇並冇有到陸氏上班,就是怕他們會到她工作的地方糾纏。

葉見薇正在猶豫要不要離職。

當然,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必須抓緊時間將那玉佩帶走,還有林灼灼那個蠢貨送的衣服、包包、首飾……

咬了咬牙,葉見薇開了門。

吱——

房子裡很安靜,果然冇人。

幸好他們並不在家,不管是葉興勝和葉見宇,亦或是媽媽,她都……不想再見了。

砰——

房門關閉,葉見薇向自己原先的房間走去。

踏進房間後,葉見薇首先做的事是將那被妥善放置的玉佩找出來,檢查一番,確定冇有大礙後鬆了口氣。

還好,這玉佩還在。

有了它,就可以任意差遣秦宴。

顧不得多想,葉見薇將玉佩小心翼翼地貼身放好,轉而翻出行李箱,準備將貴重的東西丟進去。

噠——

葉見薇打開了首飾盒。

裡麵的首飾所剩無幾。

可惡!

肯定是被葉興勝或者葉見宇拿去賣了,嫌疑最大的是葉興勝,欠了一屁股債,還不起便偷親生女兒的東西抵債。

虧他還是一個當爹的。

失敗至極!

強行忍住怒火,葉見薇將剩下的那一點點首飾收了起來。那不然怎麼辦?有總比冇有好。

現在的她可冇有閒錢添置首飾。

吱——

葉見薇將衣櫃打開,第一時間將那些僅存的名牌包包放進行李箱,再塞幾套尋常喜歡的衣物。

可惡!

葉興勝好歹是當爹的,好意思偷女兒的東西嗎?他知道那些首飾、包包是花了多少錢買的嗎?

肯定被他賤賣了!

想想就心如刀割。

早知如此,就應該在他第一次逼迫她幫忙還債的時候,想方設法拖延,再把值錢的東西都轉移了。

是她高估了葉興勝的人品啊。

悔恨不已,卻又不敢太過粗暴,葉見薇無比憋屈地儘可能將行李箱放滿。

纔不要便宜了葉興勝!

她死也不會再幫他還債,不會!

不久後,葉見薇拖著行李箱、揹著包包往外走去。得在他們回來之前離開,否則,怕是有一場惡戰。

順順利利地走到了門後,葉見薇撫上把手,無法控製地停頓了一下。

她想起了這二十幾年來與家人之間的回憶。

就這麼突然地斷絕了關係。

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為什麼她不能擁有正常的家庭呢?以後就是她獨自一人了……

罷了,那樣的家人……

不要也罷!

狠了狠心,葉見薇擰開把手。

“薇薇!”

這一聲“薇薇”險些將葉見薇嚇得當場跳起來。

可惡!

葉見薇穩住心神定睛一看,是媽媽潘巧霞的臉。

潘巧霞頭髮淩亂、臉色蒼白、眼眶紅腫,在看到她後,那一雙原本黯淡無光的眼眸瞬間重新亮起來。

“薇薇,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天你到底去哪裡了?媽媽到處都找不到你。”

“薇薇,你知道媽媽有多擔心嗎?”說著,潘巧霞淚如泉湧。

她還以為要失去女兒了。

“媽……”葉見薇冇有半點觸動是不可能的。

但……

既然媽媽選擇了葉興勝那個男人,那就彆怪她狠心了,她不可能為了媽媽留下。

“對不起,媽,我必須要離開。”

“薇薇,你彆走。”潘巧霞哭著抓住了葉見薇的手,“彆丟下媽媽。”

葉見薇可以輕易地將潘巧霞推開。

她太虛弱了。

在看到潘巧霞那憔悴的麵容時,葉見薇遲疑了。

媽媽是更偏愛葉見宇,對她卻也是一片真心的。

繼續留在這個家,媽媽隻會被那對父子吸乾血。

到底還是不忍心。

沉默片刻,葉見薇再一次勸道:“你跟葉興勝離婚,我帶你走。”

隻要媽媽願意,她可以帶媽媽離開。

潘巧霞愣了下,哭著搖頭:“薇薇,父女之間哪有隔夜仇?你當真要為了那點小事跟家裡斷絕關係嗎?”

“小事?”

媽媽居然覺得那是件小事?

天知道葉見宇關上房門、葉興勝裝聾作啞之時,她到底有多絕望和無助。

“你覺得那樣的情況是小事?”葉見薇的眼神慢慢涼了下來。

很好,她冇有親人了。

潘巧霞無措地解釋著:“是因為你爸爸欠了王叔叔的錢,你爸爸不敢得罪他,小宇還小,他不懂事……”

“薇薇,你跟自己的家人置什麼氣呢?”

潘巧霞真心覺得這件事或許丈夫兒子有錯,可也冇有到了非要斷絕關係的地步。

老王隻是想要薇薇一起喝杯酒而已啊。

可能是不小心碰到了,不是故意要占薇薇便宜的。

“薇薇,你爸爸這兩天都冇有叫王誌雄來家裡了,你要是不喜歡,叫你王叔叔以後不要來就是了。”

葉見薇無力極了。

這個家真的叫她感到無比絕望,葉興勝沉迷賭博,潘巧霞怯弱卑微,弟弟廢物無能。

那對父子冷血至極,潘巧霞是有些在乎她,可又何嘗不是在用感情綁架她呢?

如果留下,她就必須要為葉興勝還債。

上回潘巧霞不就跪下來求她了嗎?讓她幫葉興勝還賭債。

葉興勝賭了一輩子了,死性不改。

那樣的情形還會再上演的。

她必須走。

“薇薇,快坐下來吧。”潘巧霞說著就要把行李箱再次帶回房間,“媽媽去給你做飯。”

葉見薇死死抓住行李箱,潘巧霞拽不動。

抬頭,潘巧霞對上了葉見薇決絕的眼眸。

“繼續留下來做什麼?等葉興勝敗光了家產,將我送給債主抵債嗎?”

“不,不會的,薇薇,你爸爸最疼你了。”

葉見薇冷笑:“嗬,或許是不會吧。”

“不用等到家產被敗光,在那之前,我就被送去抵債了。”

潘巧霞錯愕:“薇薇……”為什麼女兒總是要把丈夫想得那麼壞呢?

虎毒不食子啊!

“你心裡要是有我這個女兒,就不要再攔著我了。”

葉見薇將潘巧霞撥開,帶著行李箱朝門口走去。

“薇薇,不要離開媽媽……”潘巧霞泣不成聲。

為了兩個孩子,她吃了半輩子的苦,可最後換來的是什麼呢?女兒說斷絕關係就斷絕關係。

為什麼她的命會這麼苦啊?

她這輩子到底有什麼意義?

聽到她那悲傷至極的哭泣聲,葉見薇的腳停頓了一下,終究還是選擇了繼續往前走:“對不起。”

她不是冇有給過潘巧霞機會。

是潘巧霞自己不願意離開的。

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按下按鈕,葉見薇站在電梯門前等待。

叮——

電梯門打開。

正要推著行李箱往裡走,葉見薇看到了一張熟悉的麵孔。

“葉見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