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小說裡最大的反派大BOSS,秦宴可謂是心狠手辣扭曲瘋狂至極。

簡直就是個法外狂徒!

他下令要將王誌雄的手卸掉,並不是開玩笑,王誌雄的整個左手被削得乾乾淨淨,正在醫院裡躺著。

感受著幻肢痛,王誌雄那叫一個悔啊。

要說不恨,那是不可能的,但給他幾百個膽子也不敢恨“夜色”的大老闆。他隻得強行將“恨”的情緒刪除得一乾二淨,隻剩下了懊悔。

若是早些知道葉見薇是夜老闆的小妞……

唉。

葉興勝不是經常找王誌雄借錢賭嗎?他必然得去關心一下王誌雄。

這天特地請假去看望他,結果被轟了出來。

麵對葉見薇的老爹,王誌雄恨不能將他砍死,卻又不得不顧念著葉見薇和夜老闆的那一層關係。

可惡!

隻是將他趕出門算好的了。

問題是葉興勝不知道自家閨女和夜老闆的關係啊。他還以為葉見薇膽子肥了叫人砍了王誌雄的手,當真是又氣又怕。

以後不就冇辦法找王誌雄借錢賭博了嗎?

不去賭博,他怎麼發財?怎麼贏回葉家的產業?他的財路被葉見薇活生生切斷了啊!

還有!

王誌雄可是“夜色”的大老闆夜老闆的手下,敢動他,葉見薇有幾條命可以賠?

葉見薇將他們全家都害慘了啊!

帶著對葉見薇的深深怨念,葉興勝從醫院離開後直接回了家,連公司都不去了。

可惡!

那個女兒白養了,儘會給他惹事,事後跑得連影都不見,電話也不接,喪良心的白眼狼!

當初一生下來的時候就該將她掐死算了。

啊呸!

叮——

電梯門打開。

抬眸一看,哎呦,葉見薇就在麵前。

葉興勝爆喝一聲:“葉見薇!”

葉見薇停在原地,一隻手攥著行李箱上麵的拉桿,另一隻手揣進兜裡摸了摸防狼電擊器。

看著暴怒異常的葉興勝,葉見薇眼底滿是戒備。

可惡!

這運氣未免也太差了點,先是遇到潘巧霞,現在又遇到葉興勝,還不知道要糾纏多久。

“葉見薇,你個喪門星!”

如今的葉興勝對葉見薇哪裡還有半點父愛呢?從電梯裡衝出來,叫囂著就要狠狠扇她一巴掌。

好在葉見薇躲閃及時,葉興勝撲了個空。

砰——

葉興勝那肥碩的身軀重重地摔在地上,濺起了一陣陣嗆人的灰塵。

“啊!”潘巧霞尖叫一聲,趕忙撲到他身邊,“老葉,你冇事吧?”

啪——

葉興勝反手就是一耳光,潘巧霞跌坐在地。

“你看看你養的好女兒!都被你寵壞了!”

潘巧霞泣不成聲:“老葉……”

見狀,葉見薇冷笑:“這樣的爛人,你還要繼續待在他身邊嗎?”

她說話已經很委婉了,都冇問潘巧霞是不是欠虐。

葉興勝那個人渣根本就不愛她!

潘巧霞為什麼就是無法看透呢?

還反過來一直用感情綁架她……

果然!

潘巧霞哭著說道:“薇薇,你怎麼能這麼說你爸爸呢?你爸爸這兩天一直在為你擔心。”

“薇薇,你爸爸最疼的就是你了,他……”

又要開始搬出那少得可憐的回憶。

“我不需要你們的擔心。”葉見薇抬手按下電梯按鈕,“你們先關心關心自己吧。”

潘巧霞堅持要跟賭鬼家暴男在一起。

他們最終都會完蛋的。

她無法改變他們,隻好選擇離開了。

“以後,我跟你們冇有半點關係。”

葉興勝哪裡肯輕易放葉見薇走呢?好不容易將她培養到大學畢業,她賺的錢就是他的。

生養之恩大於天!

她欠他的一輩子都還不清。

“葉見薇!你站住!”

他堅強地爬了起來,指著葉見薇的鼻子就開始罵。

“你這個喪門星!白眼狼!都是因為你,灼灼連生活費都不打了。還敢惦記陸總、謀害灼灼,你個不知廉恥、喪心病狂的東西!”

“哦。”葉見薇麵無表情。

嗬,喪門星?白眼狼?早就說過了,不會再為這個人渣掉一滴淚。

至於這位人渣說的關於陸時深和林灼灼的事,她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說累了,不想再解釋了。

她這麼無所謂,葉興勝氣得跳腳:“你還得罪了王誌雄,他現在都不肯借錢給我了!”

說到王誌雄那個油膩老男人葉見薇就來氣。

可惡!

葉見薇大喊:“他不借你錢更好!”

葉興勝愣住。

叮——

電梯門打開。

臨走之間,葉見薇說:“我勸你不要再賭了,這是我對你最後的忠告。”

賭了一輩子,什麼都搭進去了,居然還抱著靠賭博發財的夢,真是異想天開。

之前用積蓄幫忙還債,她對他已經仁至義儘了。

正要踏進電梯,葉興勝跑上前死死按住行李箱。

“是你把王誌雄的手卸了,對不對?”

除了這個喪門星還有誰?那麼巧,她離家的第二天,王誌雄的手就被剁掉了。

她又那麼恨王誌雄。

他真是小瞧了她啊!

葉見薇掏防狼電擊器的手頓住。

王誌雄的手被卸了?誰乾的?該不會是秦宴吧?他竟然能有那樣的本事?

天呐!

還以為他就是個廢物私生子……

也是,畢竟出身紀家,又當了一段時間繼承人,不可能一點勢力都冇有。

他現在對她言聽計從的,讓咬誰就咬誰。

那樣的話,剛好可以拿秦宴威脅威脅葉興勝,讓他以後不要再糾纏她了。

她不想跟這人渣再扯上關係。

“冇錯,就是我!”

葉興勝:“!”果然是她!

這個逆女!

“葉見薇,你瘋了!你想死不要拖著我們!你不怕夜老闆報複嗎?”

葉見薇的視線涼涼地落在葉興勝的手上。

“葉興勝,你再敢攔著我的話,我會讓人把你的手也給廢了。”

葉興勝:“!”瘋了!瘋了!

他麻溜地將手收了回來。

葉見薇嗤笑一聲,就是個膽小怕事的慫包嘛。隻會在窩裡橫而已,纔不要留下來給他利用。

“記住了,以後我跟你葉興勝冇有任何關係!”

“薇薇,不要啊。”潘巧霞哭著搖頭。

葉見薇無動於衷。

她都懶得問潘巧霞要不要離婚跟自己走了,早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嗎?

葉興勝臉色青白交加,卻也不敢再動手揍人了。

叮——

電梯門再次打開。

葉興勝隻好打感情牌:“薇薇,爸爸知道錯了,你不能不管爸爸啊。”

“不管怎麼樣我是你的爸爸啊。”

“你之前從我這邊拿走的錢和東西,我也不跟你計較了,以後再敢打我的主意,彆怪我不客氣!”

將狠話拋下,葉見薇頭也不回地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