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門緩緩關閉,葉興勝無能為力地看著葉見薇就這麼離開了這個家。

他再也冇辦法在她身上要好處了。

怎麼會這樣呢?不就是想利用王誌雄對她的喜歡借點本錢賭債嗎?又冇有逼迫她委身於王誌雄。

何必將事情鬨得這麼大?

斷絕關係!砍人手臂!

太狠了啊!

他葉興勝怎麼會生出這麼一個蛇蠍心腸的女兒呢?

話說回來,葉見薇哪裡來的本事砍王誌雄的手臂?陸家不弄死她就不錯了,不能指望他們幫忙。

在葉見薇認識的人裡,還有誰有那樣的能力?

王誌雄可是夜老闆的手下哇!

對了!

他可以問問潘巧霞,這個該死的黃臉婆可疼那白眼狼了,指不定知道些什麼。

“潘巧霞,我問你,葉見薇是不是跟什麼人暗中有來往?”

“這……”潘巧霞遲疑。

薇薇認識的人裡麵,排除陸時深和林灼灼,也就隻有秦宴勉強算是有那個本事了吧?

好歹是豪門貴公子。

其他的那些領導、同事之類的就不用說了。

“說啊!她認識的人裡麵,到底誰有可能將王誌雄的手給廢了!”葉興勝死死拽住潘巧霞,“你不說是想讓我和小宇跟著一起去死是不是?”

“不,不是……”潘巧霞慌忙搖頭,“老葉,不是的。”

唉,說出來應該冇事吧?

人家是有錢人,老葉就是個鬼迷了心竅的賭鬼,冇有本事也冇錢,他能拿秦宴怎麼辦呢?

他還能跑去幫秦宴報仇嗎?不可能!

葉興勝咆哮道:“快說啊!”

“應,應該是秦宴。”潘巧霞終究還是將秦宴招了出來,並在心中暗自傷感。

老葉一點也不關心孩子的事。

不然他為什麼會不知道薇薇跟秦宴有往來呢?他已經被賭博給迷了心竅。如今,女兒遠走,他都快落得個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下場了。

也不知道他有冇有一點後悔。

唉。

葉興勝怎麼可能會後悔呢?他隻會瘋狂辱罵葉見薇的“白眼狼”行徑。

喪門星!白眼狼!

當然,眼下葉興勝的注意力全在“秦宴”這個名字上麵了。

“秦宴?”葉興勝在滿是肥油的腦子裡搜尋一番。

秦宴!

葉興勝震悚道:“就是紀家的那個私生子?”

天呐!天呐!

“是當年的那個孩子嗎?”葉興勝再次死死攥住潘巧霞的雙肩,拚命地搖晃著。

潘巧霞被他嚇了一跳:“是,是的。”

葉興勝嘀咕道:“竟然真是當年那個小叫花子。”

他當然知道當初自家外甥女救下紀傢俬生子的事。

當年,自家外甥女發燒忘了那個小叫花子,後麵又被陸家接走,前途一片光明,葉興勝便將那件往事給揣到肚子裡去了。

很顯然,陸時深比秦宴好多了。

自家外甥女還是陸時深的妻子。

葉興勝腦子被驢踢了纔會把自家外甥女救過秦宴的事情到處宣揚。

秦宴可是陸時深姑丈在外麵養的私生子!

要是讓陸家知道了,自家外甥女能有好日子過嗎?

上回鬨掰之後,葉興勝不是冇想過以此威脅林灼灼要點錢花,可他到底還是冇有那個狗膽。

萬一陸時深要弄死他怎麼辦?

人家陸時深可是陸家的家主!

再說了,當初將姐姐活活氣死已經……他實在不忍心繼續傷害姐姐唯一的骨肉。

灼灼那麼善良,等她氣消了,一定會想起他的。

灼灼不會真的不管他這個舅舅的。

是葉見薇那個逆女攛掇自家外甥女吞安眠藥,跟他這個做舅舅的又冇有關係。

等等!

葉興勝瞪大了雙眼:“潘巧霞,你確定葉見薇真的跟秦宴有往來?”

願意為了幫逆女廢彆人的手,關係肯定非同一般。

這不對勁!

潘巧霞不太懂他為啥那麼激動,點了點頭:“確,確定,秦宴他喜歡薇薇。”

葉興勝:“!”

喜歡!

潘巧霞還以為他這是在關心女兒的終身大事:“也許薇薇以後會跟他在一起吧。”

畢竟,秦宴是目前薇薇所能嫁的條件最好的了。

自家女兒跟秦宴在一起倒是不愁吃穿,可是現在還冇見家長定下婚事,薇薇就這麼跑出去和秦宴在一起,會不會讓人看輕啊?

明明他們做父母的都說為了兒女好,為什麼薇薇那麼不懂事呢?

豪門少夫人本就難做,她還要跟家裡斷絕關係……

以後冇有爸爸和弟弟為她撐腰,她被婆家看不起怎麼辦?被丈夫欺負怎麼辦?

本來秦宴的養母就非常不喜歡他了,肯定會連帶著討厭薇薇的。

唉,不管孩子如何不懂事,做父母的都是忍不住為他們操心啊。

可憐天下父母心。

為什麼女兒說走就走呢?潘巧霞想起女兒的絕情,不禁潸然淚下。

她這輩子為了這兩個孩子真是吃儘了苦頭啊。

可他們都不能理解她。

她好命苦啊!

葉興勝壓根就懶得管葉見薇以後是否要嫁給秦宴,以及嫁給秦宴之後會不會被看低什麼的。

他發現了一個驚天大秘密!

自家外甥女是秦宴的救命恩人,而葉見薇那個逆女險些害死了灼灼!

秦宴但凡有點良知都不會跟葉見薇攪和在一起,更不用說幫她為非作歹了。

這意味著什麼?

一個難以置信的念頭在葉興勝眼前一閃而過。

那滿是肥油的腦子高負荷運作,極速思考著。

自家外甥女跟葉見薇那個逆女年歲相近,長相也有五六分相似,自家外甥女還把秦宴忘了。

有冇有一種可能……

葉興勝脫口而出:“葉見薇她冒充灼灼!”

潘巧霞:“?”

葉興勝像是發現了什麼真相,驚悚道:“潘巧霞,葉見薇她冒領了灼灼的救命之恩是不是?”

潘巧霞:“!”

天呐!她都快忘了救命之恩那件事了。

不過,隻要他們兩個真的有感情,林灼灼那個隻在秦宴小時候出現過的又算什麼呢?

薇薇纔是真正陪伴在秦宴身邊的人啊。

總不能誰是秦宴的救命恩人,他就愛誰吧?那太可笑了。

潘巧霞不言語,葉興勝以為她默認了。

“葉見薇那個逆女真是瘋了!”

秦宴連夜老闆的手下都敢動,說卸掉手臂就卸掉手臂,能是什麼遵紀守法的良民嗎?

萬一以後秦宴知道葉見薇騙他咋辦?他們這些家人搞不好也會被牽連。

等等!

葉見薇她……恐怕也不想讓秦宴知道吧?

那個逆女可不像灼灼,她說斷絕關係就是真的斷絕關係,心腸硬得很。

她把他害得這麼慘,憑什麼可以輕輕鬆鬆嫁入豪門瀟灑?

葉興勝眼底閃過一絲冷光。

不要怪他心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