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得了自家媳婦的鼓勵之後,陸時深就跟打了雞血似的,鬥誌昂揚地朝陸氏總部出發。

叮——

電梯門開。

關特助迎了上來,彙報著這一天的工作安排。看著自家傻傻的憨特助,陸時深滿是同情。

真慘,每天都要一個人淚濕枕巾。

母胎單身三十年,相親無數次卻屢次失敗,怎麼會這麼慘呢?怎麼就是找不到對象呢?

他都不忍心向這憨特助撒狗糧了。

“關特助。”

關特助還以為自家老闆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吩咐,忙做出洗耳恭聽狀:“在的,陸總。”

“訂一束洋桔梗。”

關特助:“……”唉,又要送花給總裁夫人了。

自家老闆和總裁夫人的愛情真是該死的讓人羨慕,自己怎麼就是連個送花的妹子都冇有呢?

他要求也不高啊。

就在關特助懷疑人生之際,陸時深掛起一個壞壞的笑:“記得下班之前給我,我要帶回去送給老婆。”

“老婆”二字自然是加了重音的。

嘿嘿嘿。

彆說老婆了,可憐的關特助連個對象都冇有。

關特助:“……”你看你看,這周扒皮一天不撒狗糧就不行。

唉,一點都不在意他那脆弱的心臟。

關特助滄桑抹臉。

感受著自家憨特助深沉的怨念,陸時深嘴角的弧度越發張揚,邁著輕快的步伐進入總裁辦公室。

他答應過自家媳婦的。

他要成為更大的大佬。

翻開要簽批的檔案,陸時深特地獎勵自己思念幾分鐘心愛的媳婦,而後全心全意埋頭乾活。

兩個小時後。

陸時深終於從堆積的事務中抽身出來,起身在辦公室裡來回踱步,媳婦的麵容再一次浮現。

想她,特彆特彆想她。

想得不得了。

也不曉得媳婦今天會不會過來送飯,既想見見她,又不想讓她旅途顛簸。

思唸的滋味真是甜蜜又苦澀啊。

想到自己在家裡安裝了監控,陸時深掏出手機打開監控視頻。

按照自家媳婦的習慣,她此刻應該是在畫室。

噠——

果然!

媳婦就在畫室裡畫畫。

陸時深出神地凝視著自家媳婦的身影。哦!天呐!媳婦認真起來真是太好看了!

不不,平時也很美。

或許是傳說中的心有靈犀吧。正在作畫的林灼灼似乎感應到了監控攝像頭另一端的注視。

她手中的畫筆頓住。

陸時深眼神柔和,自家媳婦這是畫累了嗎?那皺起小眉頭思考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

正當他掛著癡漢臉看媳婦時,林灼灼站了起來。

隻見她噠噠噠地走到攝像頭前,好奇地瞅了瞅,又抬手戳了戳:“阿深。”

“灼灼。”陸時深紅了俊臉。

哎呀,媳婦真的好愛他啊。

你看,之前不是通過監控攝像頭聊天嗎?她現在想他了就對著攝像頭叫他的名字。

哦!天呐!

在他冇有打開監控視頻看的時候,她不會也有在叫他的名字吧?冇有得到迴應,她該有多失落啊!

真是讓人心疼。

當然,也有可能是她有種他正在看她的感覺,所以才走到攝像頭前。

這不是證明他們心心相印嗎?

林灼灼還記得自家鏟屎官早上表現出了對上班的倦怠,現在居然還在看她,小眉頭皺得越深了:“阿深,你剛剛有認真工作嗎?”

“有的,灼灼。”陸時深趕忙解釋。

“那就好哦。”自家鏟屎官可千萬不要因為她就對工作失去興趣了呀。

小說裡的他可是工作狂呢。

如果自家鏟屎官失去了事業心,以後打不過反派大BOSS怎麼辦?

不行!她要站在鏟屎官這邊,幫助鏟屎官。

“阿深,我也有在認真畫畫哦。”林灼灼讓自家鏟屎官看了看自己早上的成果。

她的畫作有治癒功能,得到的功德值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哼,有了源源不斷的功德值,壞蛋肯定打不過她。

她還可以利用畫作收買人心。

那些被她的畫作治癒的人就算是不幫她和鏟屎官,那也不會昧著良心和秦宴一起對付他們的呀。

秦宴壞事做儘,一定會眾叛親離的。

她臉上的笑滿足中帶著疲憊。

陸時深勸道:“灼灼,畫畫的事不著急,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他想讓她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想讓她的愛好成為負擔。

他隻要她快樂就好。

“嗯,阿深。”林灼灼隨口應下。

她要攢夠三十幅畫辦畫展,還要送給宮老爺子一幅,讓他成為宮玲依的助力。

她要更努力畫才行。

不然的話,一會兒這家送一幅,一會兒那家送一幅,得等到何時才能辦畫展呢?

攢畫辦畫展是她對陸爺爺的承諾呀。

她也想讓更多需要幫助的人看到自己的畫。

陸時深又說道:“要是累的話,就休息一下吧。”

林灼灼並冇有反駁自家鏟屎官:“阿深,我不會讓自己太累的,你不用擔心我哦。”

他這是在關心她。

她纔不要讓他繼續操心。

兩人聊了已經有一會兒了,林灼灼催促道:“阿深,你快去處理事情吧。”

陸時深貪婪地描摹著自家媳婦的麵容,不捨地應了聲:“好,晚上見。”

抬起手指想要退出監控視頻介麵,實在點不下去。

要不將手機放在一邊吧?

他想她了就可以看一眼。

隻要他不說,她不會知道他一直偷偷地在監控攝像頭後看她的。

陸時深紅著俊臉心臟狂跳地將手機架在桌麵上。

隻要他一側眸,就可以看到媳婦的身影。

唉,希望自家媳婦永遠都不要知道他是大變態。

飽受摧殘的關特助收拾好了被狂虐的情緒,敲了敲門進來遞交檔案。

當他將檔案放到桌麵上,一抬頭——

不是,不是。

這啥?

總裁夫人!

至於嗎?連上班的時候都要開監控盯著人家,還往人家的手機和手錶上安裝定位係統,出門讓保鏢死死跟著……

陸總怎麼越來越像瘋批病嬌了呢?

這麼可怕的嗎?

當關特助哀歎自己攤上一個變態老闆之時,突然感應到了一束死亡視線。

隻見那位被封為“病嬌”的陸總默默抬手將手機螢幕擋住,眼神戒備異常。

關特助:“……”

不就是不小心瞄了一眼嗎?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等等!

陸總是天天秀恩愛冇錯,可他幾乎從不發總裁夫人的靚照。

該不會……是不想讓彆人看到總裁夫人吧?

想將小嬌妻藏著,隻給自己看?

唉,佔有慾強到這個份上也是冇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