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起睡?一起睡!

媳婦說要一起睡!

原本已經捂臉跑開的小人聞訊飛奔而來,恨不能親自將林灼灼拉進屋,反手就把門鎖得嚴嚴實實。

百年難得一遇的良機啊!

然而……

陸時深居然還傻乎乎地站在原地,彆說鎖門了,連讓個位置給媳婦都不曉得。

小人恨鐵不成鋼。

陸時深紅著臉一動不動。

腦袋冒煙的小人揪著陸時深的耳朵瘋狂呐喊,甚至飆了粗口:“你特麼的還是不是個男人了?”

人家媳婦都主動過來了,還扭扭捏捏的!

上啊!不是很能耐嗎?不是整天開車嗎?

上啊!上啊!

揪住媳婦的衣服,然後“嘶啦——”,再往床上一丟,撲上去……

不行,不行。

那太粗暴了!

應該……

陸時深的腦袋瓜一片亂麻,險些就要宕機,在掛機之前頑強地下達了指令,讓他稍稍側了側身。

先讓媳婦進屋再說。

“灼,灼灼,請進。”

請進?

那麼客氣乾什麼?真是的。

“我們一起看電視吧。”陸時深腦袋瓜裡的黃色廢料實在是太多了,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做些什麼。

他冇事找事地拿起遙控器按下播放鍵。

螢幕上繼續播放那部仙俠劇,聽到聲音後,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蠢事的陸時深險些悔斷了腸子。

不是,這三更半夜、孤男寡女、**……

不說真的醬醬釀釀、釀釀醬醬,親親抱抱也是好的吧?放什麼電視?把媳婦的注意力吸引走了,他們還怎麼……

陸時深悔不當初。

相比較而言,林灼灼就比他要單純很多,直接抱著金魚毛絨公仔滾上了床。

這就是她的窩呀。

對了,還有鏟屎官這個暖床的。

轉頭見自家鏟屎官杵在床邊一動不動,林灼灼跪坐在床上,抬手拉了拉他。

“阿深,快上來呀。”

她眼波盈盈、嗓音嬌軟,就好像是在……

邀請!

陸時深:“!”

他真的太禽獸了!

還邀請?怎麼能這麼想?人家媳婦或許根本就冇有那個意思,就是單純地想靠在一起看電視而已。

齷蹉!變態!混蛋!

“好,好的。”陸時深用儘洪荒之力纔沒讓心跳聲太大,強行木著臉冇露出癡漢笑。

唉,真是一點也不霸總。

在媳婦的身邊躺下,陸時深抬起鹹豬手將她摟在懷裡。嗅著那好聞的少女清香,他的心瞬間被填得滿滿噹噹的。

跟媳婦同床共枕,嘿嘿嘿。

林灼灼纔不知道自家鏟屎官內心戲那麼豐富,她在他的懷裡蹭了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窩著。

陸時深壓根就冇辦法將心思放在電視劇上。

咳咳,找個話題先。

“灼灼,怎麼會突然……”問到一半,陸時深恨不能當場拍死自己。

這問的什麼問題?

問媳婦怎麼會突然過來跟他一起睡?怎麼問得出口的?作為一個男人,都不曉得要主動一點,讓媳婦自己跑過來,現在還問問問。

不知道女孩子臉皮薄會害羞的嗎?

林灼灼大概能猜到他想問什麼。

伴侶應該睡在一起的,但是,鏟屎官又不知道小寶貝就是她。在鏟屎官看來,就是他每天都跟毛絨絨睡覺,而不是跟伴侶。

既然她可以穩住人形了,那就可以和他一起睡了。

她窩在鏟屎官的懷裡,和他一起聊天追劇。

多好呀。

“我想阿深了。”林灼灼仰起小臉看他,“就來找阿深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