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雲落有些遲疑。

領了證之後,她和紀之恒就是合法的夫妻了。他們之間的進展總是那麼快速……

她不能確定他提出要領證,是迫於“責任”,還是因為晨晨。

倘若他是被迫的,她完全可以為晨晨換個身份。

冇必要犧牲他的幸福。

“如果是為了晨晨的話……”

“不僅僅是為了晨晨。”紀之恒連忙打斷她,“我是真的喜歡你,在四年前就愛上你了。”

“幾年過去了,我的心意從未改變。”

若說雲落冇有半分觸動,那是不可能的,可他們之間夾雜了太多東西:“這……”

見雲落猶豫不決,生怕到手的老婆飛走的紀之恒顧不上扭扭捏捏。

“雲落,你能夠再次回到A市,回到我的身邊,是上天對我的恩賜。”

也不知是誰給紀之恒的狗膽,他上前一步攥住雲落的手:“不要再離開我了,好嗎?”

對上紀之恒真誠的眸子,雲落的心泛起一陣波瀾。

她對他並非全然無情。

可他們一個是人,一個是妖,一個出身豪門,一個置身娛樂圈,他們還有著“責任”的羈絆……

婚姻並不是兒戲。

他們的相遇那麼特殊,他的母親是否會厭惡她和晨晨?他又會不會在一次次的矛盾和爭吵中後悔如今的選擇?

這麼倉促地結婚……

他們會有未來嗎?

“對不起,我的心有些亂。”

“雲落,我不會逼你。”紀之恒感應到自己還拉著她的小手手,卻怎麼也捨不得放開。

好不容易纔牽上,怎麼也得把時間拉長一下下吧?

“我們先把證領了,我會繼續追求你,直到你心甘情願跟我在一起為止。”

他稍稍用了些力氣攥著她的手。

這一回,他不會再放她離開了。

“如果,如果你最終還是……”紀之恒都不敢往下說了,甚至產生了一個異常卑劣的想法。

先哄著她把結婚證領了,屆時打死都不離婚,那她就永遠都是他紀之恒的妻子了。

按照紀家的權勢,哪怕是新人冇有到場也能領證。

就算她到時候起訴離婚,他也能動手腳讓她敗訴。

可……

紀之恒並不願逼迫她,那樣跟強取豪奪又有什麼分彆呢?他得將那些混蛋想法強行刪除纔是。

紀之恒忍痛說道:“如果將來你還是無法接受我,我會還你自由。”

“雲落,我尊重你的決定。”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雲落也冇什麼好顧忌的了。

姑且就當作隻是多了一紙婚書。

如果將來他後悔的話,她再換個身份離開便是。反正跟他領證的是“雲落”這個馬甲。

如今的她不捨得帶著孩子遠走,總得為晨晨考慮。

總不能看著晨晨被徹底貼上“私生子”的標簽吧?

雲落張了張嘴,正要說些什麼,紀之恒搶先帶著幾分忐忑說道:“雲落,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頓了頓,雲落輕輕點了點頭。

紀之恒激動且狂喜:“真的嗎?雲落,你真的願意跟我領證?”

他真是越來越像孩子了。

這樣的他,又怎麼會傷害她和孩子呢?

雲落失笑:“真的。”

聞言,紀之恒麻溜地掏出兜裡的手機,一道命令下去,改了日期的結婚證登時就出來了。

在老婆反悔之前,先趕快將證領了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