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佩蘭隨手打開檔案袋瞅瞅,但在看到那上麵的資料的之後,整個人瞳孔巨震。

天呐!天呐!

四年前,她的兒子居然被算計了!

她快速地掃視著那些資料,字元一個又一個地鑽入腦海之中,手指禁不住顫抖。

砰——

檔案袋落在地上。

唐管家見狀就要彎腰,打算將檔案袋撿起來。

“等一下!”

唐管家頓住。

陸佩蘭搶先俯下身,哆嗦著手將資料統統塞迴檔案袋,緊緊攥在手上。

她臉色沉重,嘴唇泛白。

那麼剛好,恒兒前腳喝下帶料的酒,雲落後腳就進入了他的房間,他們……

難道真的是雲落算計了他?

恒兒對雲落的心思不像是假的,這麼多年了,他一直念念不忘。那孩子是個重感情的,該不會被雲落哄騙了吧?

可雲落選擇獨自遠走又是為了什麼?當初恒兒不是在追求她嗎?如果真的看重紀家的財勢,可以直接答應的啊。

陸佩蘭的心亂極了。

冇想到自家兒子和雲落的初識居然是那樣的……

跟當年紀佑輝發生的事情太像了!

她當然知道紀佑輝是被算計的,要不然就是死也不可能繼續待在他的身邊的。

她真正介懷的是紀佑輝在事後將那對母子偷偷安置好,還時不時去看望他們。

她不敢確定他對那個女人是否冇有半分情誼。

他們之間的信任已經崩塌了。

現在,她的兒子又……淚水在陸佩蘭的眼眶中打轉,這難道是紀家男人的宿命嗎?總是逃不掉被算計的命運。

如果雲落和當年的秦茹一樣呢?她怎麼能允許那樣的女人在自家兒子身邊?

“夫人,東西都搬上車了。”

傭人們將陸佩蘭精心準備的見麵禮全搬好了,卻見自家夫人站在原地發呆。

“夫人?”

“啊?”陸佩蘭的思緒終於回到現實。

她看著車內滿滿噹噹的禮物發愣,那是準備給兒媳和小孫孫的。

唐管家出聲詢問:“夫人,您冇事吧?”

不是,那檔案到底寫了啥?怎麼夫人看了以後魂不守舍的?眼眶都紅了……

公司最近冇發生啥大事啊。

夫人現在連去找少夫人和小小少爺都變得冇那麼熱切了……該不會……

跟少夫人和小小少爺有關!

彆啊,他還盼著少夫人和小小少爺趕快進門,讓紀家熱鬨一點呢。

話說回來,他看過小小少爺的照片,真可愛啊。

“夫人,您還要去看小小少爺嗎?”唐管家頗有心機地提到晨晨。

那是自家夫人唯一的金孫,應該是在乎的吧?小晨晨那麼可愛,幾乎是大少爺的縮小版,自家夫人一定會喜歡的。

很顯然,陸佩蘭也想到了那個小糰子。

不管那孩子的生母是什麼樣的人,都改變不了那孩子是她親孫子的事實。

秦宴是丈夫的私生子,跟她冇有半點血緣關係,還損害她親生兒子的利益,她可以肆意辱罵,卻做不到傷害自己的親孫子。

大不了將小孫子接到身邊親自教養好了。

“冇事,先出發吧。”陸佩蘭強行將繁亂的情緒壓下,坐上車向雲落的住所出發。

就讓她好好會會雲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