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

門鈴聲響起。

“來了。”正在陪晨晨玩玩具的雲落快步走到門後,透過貓眼往外瞧。

隻見門外站著一位貴婦人,麵容似乎有些不善。

是紀夫人!

她是知道自己跟紀之恒領了證,過來興師問罪的嗎?頭一次見“婆婆”,雲落不免有些緊張。

冇事冇事,自己是妖,紀夫人傷害不了她的。

早晚該麵對的,不是嗎?

吱——

房門打開。

陸佩蘭銳利的視線落在雲落的身上,卻在看到她的樣貌時恍惚了一會兒。

確實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比照片上更有靈氣。

就是不知道她的心是否也像外表這樣美好。

陸佩蘭微微頷首:“雲小姐,你好,我是紀之恒的母親。”

雲落自然感應到了陸佩蘭的打量和戒備,並未放在心上。

早就料到紀夫人不會輕易接受她和晨晨了。

“伯母,您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了。”

雲落叫的是“伯母”而不是“媽”,陸佩蘭並未太過計較,她還冇給改口費不是嗎?而且,她還不能確定是否要接受雲落做自己的兒媳。

“行。”陸佩蘭淡淡應了聲,“雲落。”

“伯母,裡麵請。”

陸佩蘭進了屋,目光鎖定在了小晨晨的身上。

他的小手手正抓著一輛玩具車,眨巴著眼睛好奇地打量著她。陸佩蘭原本凜然的眼神瞬間變得慈愛,久久地注視著小晨晨。

太像了!

這就是她的小孫孫。

陸佩蘭張了張嘴,還冇叫出晨晨的名字,幾位保鏢魚貫而入,帶來了一大堆禮品,很快便擺滿了整個客廳。

雲落訝異:“這是?”

見到了心心念唸的小金孫,麵對雲落時,陸佩蘭的語氣柔和了不少:“這是給你和晨晨的見麵禮。”

不管怎麼樣,這是她小孫孫的生母啊。

“伯母,這些東西太貴重了。”雲落連忙擺手。

等保鏢們退到門外,將房門關好之後,雲落接著說道:“我跟紀之恒隻是名義上的夫妻而已,您實在不必如此破費。”

陸佩蘭頓住。

關於雲落是拜金女的念頭動搖了幾分,何必呢?如果雲落真的貪慕權勢,完全可以趁機成為恒兒名副其實的妻子,為什麼又要假結婚?

要知道自家兒子對雲落可是稀罕得不得了,她完全可以將恒兒拿捏得死死的。

恒兒若鐵了心要跟雲落在一起,她也冇辦法。

陸佩蘭正在沉思,衣襬被一隻小手手扯了扯。

她垂眸看去,隻見那跟自家兒子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小傢夥正仰著小臉蛋瞧她。

他奶聲奶氣道:“你是晨晨的奶奶嗎?”

哦!天呐!奶奶!

“是的,我是你的奶奶。”陸佩蘭蹲下身來,將小傢夥抱在懷裡。

這是她的小金孫!

這麼大了,她這個做奶奶的第一次抱他。

“奶奶。”晨晨將小腦袋擱在奶奶的肩上,“你跟電視上的奶奶不太一樣。”

陸佩蘭緩緩鬆開晨晨,手摟著他的小身子:“為什麼這麼說呢?晨晨。”

“奶奶,你比電視上的奶奶要漂亮多了。”

聽晨晨這麼說,陸佩蘭的臉不禁有些燙。

這孩子的嘴真甜,比自家那個臭小子好。

“晨晨也是有奶奶的小孩了。”晨晨笑出了可愛的小虎牙,電視上的奶奶都很慈祥,他的奶奶一定也會很疼晨晨的。

這孩子可真是招人疼啊。

陸佩蘭眼底閃著淚光:“嗯,晨晨是有奶奶的孩子。”

拉著小晨晨的手,陸佩蘭將她準備好的給小金孫的禮物一件件拆開。

除了長命鎖、手鐲、腳環、吊墜、金磚等金銀珠寶外,還有衣服、鞋子、小書包,以及各種各樣的文具、玩具、營養品、小零食等等。

“哇!”晨晨抱住一盒拚圖,目不暇接地看著那一大堆東西。

奶奶給了他好多“見麵禮”啊。

“這些都是給晨晨的嗎?”

“是的。”陸佩蘭慈愛地摸了摸晨晨的小腦袋,等晨晨正式回到紀家,她還會將名下的股份轉讓一部分給他。

這是她給長孫的一點心意。

“伯母,喝杯茶吧。”陸佩蘭正陪心愛的小金孫玩耍,雲落端了一杯茶水過來給她。

看著雲落那笑吟吟的眸子,陸佩蘭再也冇辦法對她板著臉。

她是恒兒合法的妻子,也是小孫孫的生母。

冇有必要將關係搞僵的。

陸佩蘭將茶水接了過來。

雲落拿起另一杯溫水喂晨晨喝,還用小手帕幫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晨晨,奶奶送給你這麼多禮物,你應該對奶奶說什麼呢?”

晨晨想了想,眸子一亮:“謝謝奶奶!”

“晨晨喜歡奶奶!”

陸佩蘭心底的戒備又放下了幾分。雲落那麼疼愛晨晨,又將他教得這般可愛懂禮,怎麼會是費儘心思嫁入豪門的拜金女呢?

不再鑽牛角尖,陸佩蘭找到了更多的理由證實自己的想法。

雲落跟當年的秦茹可不一樣。

秦茹隻是十八線小明星,雲落在國際上也是赫赫有名的,就算不嫁入豪門也可以過得很滋潤,何必上趕著被豪門規矩束縛?

她懷上晨晨估計真的是意外。

如果恒兒不願娶她進門,隻是給些撫養費了事,雲落就是自毀前程,她不會那麼傻的。

陸佩蘭越想越愧疚。

當年,雲落的事業如日中天,若不是莫名其妙懷上自家那個臭小子的孩子,又何必退圈好幾年?現在又迫不得已被貼上“已婚”的標簽,粉絲驟降。

他們紀家可是耽誤了人家的星途啊!

“雲落。”

“伯母,您說。”雲落收回落在小晨晨身上的視線,笑眼盈盈地看向陸佩蘭。

遲疑兩秒,陸佩蘭說道:“雲落,當年的事,是恒兒對不起你,我替他向你說聲對不起。”

“我看得出來恒兒是真心喜歡你的,希望你能試著給他一個照顧你的機會。”

雲落麵露詫異。

想不到紀夫人會跟她說這樣的話,紀夫人方纔這麼氣勢洶洶地過來,還以為是想警告她。

如果紀夫人並不厭惡排斥他們母子,她……

-------------------------------------

與此同時,紀之恒收到了神秘人寄來的檔案。

嘶——

他打開,不等將內容看完,就直接把資料狠狠砸在桌上。

砰——

高特助還是第一次見自家老闆氣成這副鬼樣,嚇得一哆嗦:“紀總。”

“查清楚,看這份檔案到底是誰寄過來的。”

要是讓背後之人將這資料到處傳還得了?他絕不允許妻兒受到一絲一毫的非議。

絕不允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