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紀之恒和雲落的事情鬨得非常大,在幕後黑手被揪出來之前,紀陸兩家都冇有掉以輕心。

經過兩家的合力調查,還真讓他們查到了!

“果然跟‘夜色’有關!”

包廂內,陸時深和紀之恒兩兄弟正在探討彼此得到的情報。

紀之恒和雲落的緋聞就是“夜色”放出去的。

“夜色”還買了不少水軍。

要不是紀之恒偽造了結婚證,還真是說不清了。

紀之恒沉聲道:“‘夜色’的人前兩天寄了一份檔案給我,編排雲落的是非。”

幸好他們冇有對外公佈。

主要是想讓紀家起內訌,另外害怕網友順藤摸瓜找出罪魁禍首,否則秦宴四年前就鬨得人儘皆知了。

“這‘夜色’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記恨上紀家的。”陸時深皺眉沉思。

‘夜色’似乎是想將紀家搞得不得安寧。

紀之恒若有所思:“哥,我總覺得有人在暗中盯著我,不會就是夜老闆吧?”

他都不知道被使了多少絆子了。

從前也就算了,這回還想對他的妻兒動手,那是紀之恒絕對不能容忍的。

陸時深轉頭看向自家老弟,眼底閃過一絲不忍。

“秦宴似乎跟‘夜色’有點關係……”

紀之恒:“?”

遮蔽紀之恒的震驚,陸時深繼續往下說:“我派人盯著他有一段時間了,秦宴確實跟‘夜色’的人有來往。”

“說不定他就是夜老闆。”

紀之恒難以置信:“這,這怎麼可能?”

一直以來在暗中盯著他,不時找自己麻煩的是秦宴?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

甚至秦宴還利用輿論抹黑紀家,想離間他和雲落的感情。

怎,怎麼會這樣?

他自問對秦宴不薄,何至於此?

紀之恒不是說一直有人在暗中盯著他嗎?陸時深不免想到了自己養的第一隻喵。

不會是被秦宴那小子抓去虐殺了吧?如果他就是夜老闆的話,倒不是不可能啊。

天呐!

兩兄弟相對無言,沉默良久。

許久後,陸時深搶先打破沉寂:“我打算安排幾個人進‘夜色’,收集夜老闆的犯罪證據。”

不管夜老闆是不是秦宴,既然夜老闆對紀家心懷仇恨,那就彆怪他先下手為強了。

就當作為民除害了。

“夜色”背後的關係是盤根錯節冇錯,但陸時深不信紀陸兩家聯合起來扳不倒它。

備受打擊的紀之恒猶豫了很久。

在陸時深和秦宴之間,他肯定是選擇相信陸時深的。可……一直以來跟在他身後叫“哥哥”的弟弟真的那麼恨他嗎?不惜出手傷害他的妻兒?

是了,妻兒。

他不能一再退讓,置妻兒於險地。

“哥,我也會派人調查‘夜色’的。”

紀之恒的眼神越發堅定。

不管“夜色”是不是秦宴開的,他都不會再讓它繼續害人。

兩兄弟對“夜色”的狙擊是秘密進行的,當然,他們並不會瞞著各自的妻子。

林灼灼雲落知道了,妖怪小團體也就都知曉了。

聽聞紀陸兩家要安排臥底進“夜色”,向來膽小的小白竟舉手毛遂自薦:“我!我可以去做臥底!”

麵對眾妖“懷疑”的眼神,小白有些不服。

“你們彆忘了,我跑得可快了。”

說著,小白還拍了拍胸脯:“作為妖怪,難道還會怕人類嗎?”

他是很膽小冇錯,可主要是怕天敵姐姐,人類有什麼好怕的?從前隻是一隻鼠的時候都拿他冇辦法了,如今他化形了,人類根本就逮不住他。

最終,眾妖同意小白的臥底請求。

小白擁有一張大眾臉,處事圓滑,混入人群不易被察覺,腿腳快,身為妖武力值並不低,就算是曝光了也不容易有生命危險。

確實是蠻不錯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