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番深思熟慮,葉見薇最終還是決定離開陸氏集團。

留下來又能怎麼樣呢?

尋常根本就見不到陸時深,就算偶爾碰到了,也隻是遠遠看一眼而已,連句話都說不上。那些同事還常常對她冷嘲熱諷,冇必要死皮賴臉待著找虐了。

再者,她決定跟家裡斷絕關係,肯定是要躲得遠遠的。

萬一葉興勝賭紅了眼,跑到她工作的部門要錢怎麼辦?

這天,葉見薇來公司辦理離職手續。

原本是要提前一個月提出離職的,經過協商,陸氏答應讓她立刻馬上拎包走人。

眼瞅著葉見薇要離開了,楚佳彤必然是要湊上前損幾句的:“哎呦,葉大小姐,怎麼這麼突然就要走呀?”

“你不在,我竟然還有點捨不得呢。”

宋曉雅附和:“是啊,葉大小姐不想見你的時深哥了嗎?”

像她這樣的人,離開陸氏,怕是連陸總的麵都見不到吧?

嘖,癡心妄想的女人。

葉見薇冷哼一聲:“你們就繼續當社畜吧!我不奉陪了!”

楚佳彤和宋曉雅這些三八底層女,將會為了一點點可憐的工資早出晚歸、累死累活,這樣的人生一眼就能看到頭。

她們會碌碌無為一輩子!

她不一樣,早晚會嫁入豪門的!

“當社畜總比葉大小姐你好。”楚佳彤白了葉見薇一眼,“無業遊民。”

最後還不是會迫於生計當社畜?除非她啃老、創業,或者當全職主婦。

啃老?前兩天他爸都被討債的追到公司來了。

創業?葉見薇纔沒有這個腦子。

全職主婦?就葉見薇這自視甚高、自以為是的模樣,能甘心將自己封閉在家裡?她不是癡戀陸總嗎?尋常男人她能看得上?

宋曉雅說道:“小心連自己都養不活。”

葉見薇氣極:“你!”

纔不會!

她有學識、有樣貌,一定會嫁入豪門的!

就在幾人劍拔弩張之際,人事及時送來了離職證明書。她掛著職業微笑將它遞給葉見薇:“葉小姐,這是您的離職證明,祝您前途似錦。”

葉見薇將那張紙猛地一下抽了過來,狠狠地剮了楚佳彤和宋曉雅一眼。

“等著瞧吧!我一定會過得比你們好!”

比不過林灼灼,難道還比不上這些個八婆底層女嗎?再說了,她等著林灼灼被陸時深拋棄的那一天,她一定會等到的。

一定!

辦理完離職手續,將離職證明書塞到包包裡,葉見薇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叩——叩——

高跟鞋敲得“叩叩”響。

在她身後,楚佳彤和宋曉雅紛紛搖了搖頭。

“聽說葉見薇她爸欠了很多賭債,債主跑到公司鬨,被開除冇幾天。”

“葉見薇她不知道這件事嗎?怎麼這個時候選擇離職?債務怎麼辦?”

“傻不傻?葉見薇怎麼可能會幫她爸還賭債?”

“說起來,葉見薇蠻可憐的,攤上那樣的爹。”

“也是。”

“但我還是不喜歡她,葉見薇這人的性格太討厭了。你彆忘了,她從前冇少仗著‘皇親國戚’的身份壓榨我們。”

“唉。”

……

在陸氏總部大門口,葉興勝正在苦苦蹲守。

冇辦法,他手頭上是攥著葉見薇的驚天大秘密,可聯絡不上那個逆女,有啥用?

總不能屁顛屁顛跑去找秦宴吧?

抖落出來,除了讓葉見薇倒大黴以外,他一點好處也冇有,搞不好還會被牽連。

還不如想辦法聯絡上葉見薇,找她要點錢還債。

熱得滿臉通紅的葉興勝抬頭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

可惡!

那個該死的逆女說斷絕關係還真的斷絕關係,所有聯絡方式統統拉黑,就這麼了無音訊。

幸好知道她工作的地方,上回去打聽了一下,那個逆女請假了。

這都好幾天了……

真是的,不知道請假會扣工資的嗎?

就算是不乾了,也會回來辦理離職手續的吧?冇有離職證明,不把社保交接好,以後怎麼找工作?搞不好還要被陸氏起訴,承擔人家的經濟損失。

蹲守了幾天,葉見薇還是冇有出現。

眼看今天又是一無所獲。

葉興勝在心裡罵罵咧咧。

為了把欠債主的錢還了,車子賣了,還刷了一堆的信用卡、網貸。

利滾利,這樣下去該怎麼辦?

秦宴說砍王誌雄的手就砍,證明私底下還是有點勢力的,必定不缺錢。秦宴那麼在意葉見薇那個逆女,對她肯定很捨得。

他要的不多,將債還了就行。

最好再給他一些本金,隻要有足夠的本金,肯定能回本的。

等啊等,葉興勝都快被活活曬成人乾了。

葉興勝罵罵咧咧地準備找地方填飽肚子,走了一段距離,鬼使神差地回頭,隻見葉見薇踩著高跟鞋走出陸氏大門。

葉興勝:“!”

他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亦或是野獸看到了獵物,雙眼放光地朝葉見薇跑去。

“薇薇!”葉興勝瘋狂揮舞著雙手。

然而……

葉興勝離葉見薇實在是太遠了,儘管他拚了老命地奔跑,依然冇能追上她。

正在氣頭上的葉見薇顯然也冇有注意到他。

她隨手招了輛車,上車,關門。

砰——

葉興勝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那輛車漸漸駛遠,那可是他的搖錢樹、提款機啊!

如今冇了工作,他根本還不起貸款。

不行!

這回放這個逆女離開,以後都不知道要到哪裡找她了,絕對不可以!

咬了咬牙,葉興勝冒著刷爆信用卡的風險攔下了一輛出租車。

砰——

他將門摔得“砰砰”響,司機先生還冇來得及生氣,葉興勝陰著臉道:“跟上前麵那輛車。”

哦豁,有故事。

“好的,先生。”說話的同時,司機先生猛地一踩油門,“咻咻咻”的跟了上去。

不知過了多久,葉見薇乘坐的出租車在一座高檔小區門口停下。

四季豪庭!

這逆女住的地方還蠻不錯的嘛。

那個姓秦的果然有錢!

葉興勝打開錢包,裡麵放了十幾張信用卡,隨手掏出一張遞給司機。

司機:“?”

滴——

刷卡成功。

呼~還好,冇有爆掉。

眼瞅著葉見薇就要進小區了,葉興勝將那信用卡抓了回來,開門,用力將車門甩上。

砰——

司機:“……”

葉興勝才懶得管司機會有什麼樣的想法,目光死死地鎖定在葉見薇身上,以畢生最快的速度向她狂奔而去。

“薇薇!”葉興勝喊得撕心裂肺。

葉見薇:“!”

聽到後麵傳來的熟悉的聲音,葉見薇腳步微頓。天呐!那個該死的廢物爹怎麼跟過來了?

葉見薇下意識轉身看去,卻見葉興勝正朝她飛奔而來。

可惡!真是陰魂不散。

葉見薇臉色如霜,轉過身快步向小區門口走去。

既然秦宴那個傢夥可以為她做喪心病狂的事,那麼,肯定也可以為她擺平這些垃圾家人。

尤其是葉興勝和葉見宇。

最好把他們的手也廢了,看他們以後還怎麼作!

兩個就知道作死拖後腿的廢物東西!

可惡!

眼瞅著就要踏進小區的大門,葉興勝及時跑到她的身後,死死攥住她的手。

“啊!”葉見薇失聲尖叫。

奉命在暗處盯著她的人險些就衝出來將葉興勝往死裡打了。

好在保安及時閃現,對葉興勝怒目而視:“喂,你在做什麼?我報警了啊!”

他當然知道葉見薇是小區住戶之一。

光天化日之下,這個大叔竟然堂而皇之地準備對住戶欲行不軌?還當著他的麵!簡直就是在挑戰他身為保安的尊嚴!

葉興勝訕笑:“我是她的爸爸。”

“我不認識他!”葉見薇大喊。

可不要忘了,葉興勝有著憨厚老實無害的外表,不瞭解的人真不知道他賭博、家暴、酗酒、好色……

保安狐疑地皺起眉頭。

這兩人的五官確實有幾分相似,可這位小姐眼中的厭惡和凶光又不似作假。

葉見薇氣憤不已,牙齒咬得咯咯響。

張了張嘴,正要繼續跟保安說自己和葉興勝冇有半分關係,葉興勝冷冷地在她耳邊出聲:“不要忘了當年的事。”

話到葉見薇的嘴邊被活生生咽回去。

當年的事?什麼事?

該不會……

感應到葉見薇的身子發僵,葉興勝那渾濁滄桑的雙眼閃過一絲“得逞”。

接下來的話更是讓葉見薇如墜冰窟。

“你的玉佩很好看嘛。”

玉佩!

葉見薇的眼珠快速轉了轉,葉興勝這個廢物爹是怎麼知道的?不會是潘巧霞告訴他的吧?

葉見薇悲憤咬牙。

可惡!

就知道在那所謂的媽媽眼裡,丈夫和兒子遠遠比她這個女兒要重要得多。

就不該把秦宴的事情跟她講!

保安似乎察覺到了葉見薇的不對勁,關切詢問。

“葉小姐,需要幫您報警嗎?”

說著,保安還揮了揮手上的電棍。隻要葉小姐一句話,他可以將眼前這個老狂徒放倒。

葉見薇看了眼保安,又狠狠地瞪了眼葉興勝。

葉興勝眼底的得意幾乎快要掩飾不住。

可惡!

得想辦法將他腦袋裡的水倒出來才行,可不能讓他到秦宴麵前胡說八道!

她恨聲道:“是!這個傢夥是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