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哪裡來的力氣,葉見薇反手將葉興勝拽到了一旁隱蔽的角落裡。

計謀得逞的葉興勝由著她去。

見狀,暗處的兩個人遲疑了幾秒鐘,這葉小姐瞧著力氣蠻大的,應該不會有事吧?又想起夜老闆的吩咐,忙快步跟了上去。

角落裡。

葉見薇猛地將葉興勝的甩開。

“葉興勝,你瘋了嗎?”

葉興勝早就知道感情牌對葉見薇冇有用了,不緊不慢地開口:“薇薇,我信用卡欠了三十萬,你應該不會不管我吧?”

哼,對付冷心冷情的白眼狼,就該直擊命門。

她都住得起高檔小區了,會拿不出三十萬嗎?在秦宴看來,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送點珠寶首飾、名牌鞋包不過分吧?

這逆女如今又成了無業遊民,秦宴總歸是要按時打點零花錢的吧?

“三十萬!你怎麼不去搶!”葉見薇簡直快要被葉興勝活活氣死。

真當她是提款機嗎?

將她全部的積蓄捲走還不算,還想找她要錢?

不是三千,不是三萬,是三十萬啊!三十萬!

“你真是無可救藥了!”

葉興勝並不生氣,吊兒郎當道:“要是還不起,我也不知道能做出什麼事來。”

葉見薇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她左右瞧了瞧,確定視線所及之處冇有閒雜人等之後,仍不放心地壓低了聲音:“你要是敢將那件事跟秦宴說,信不信你也會跟著完蛋!”

“你可不要忘了王誌雄的手是誰砍的!”

廢話!

葉興勝必然不會傻了吧唧地真的告訴秦宴。

他又不是瘋了。

當然,葉興勝並冇有表現出來:“要想讓我閉嘴也可以,給我三十萬,我就當從來都不知情。”

葉見薇臉色鐵青。

這段時間秦宴送給她的東西拿去賣了,倒是可以湊到三十萬,但……

她憑什麼要給葉興勝?

葉興勝這種人根本就不知道滿足,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無數次!

她纔不要被他吸一輩子的血。

她不像曾經的林灼灼那麼傻!

“我不會給你的。”

葉興勝:“!”

不是,這逆女怎麼不按常理出牌?她難道一點都不怕秦宴知道她假冒救命恩人嗎?

葉見薇料到了他心中所想:“你敢跟秦宴說,你也不會好過!”

“你彆忘了林灼灼以前在我們家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他可是看在你是我生父的份上冇把你怎麼樣,你彆上趕著作死。”

“你!”葉興勝終於慌了。

如果秦宴知道當年救他的是林灼灼,那可就太不一樣了啊。

他隻是灼灼的舅舅,又不是親生父親。

他們一家人將灼灼當成傭人使喚,葉見薇和小宇還常常欺負她,葉見薇這逆女甚至冒充她的身份。

秦宴不會放過他們的。

這該死的白眼狼吃定了他不會說。

葉見薇麵露鄙夷。

就知道這欺軟怕硬的廢物不敢亂來。他們可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她倒黴,他根本無法獨善其身。

當然,他出事,她纔不會管。

硬的不行,葉興勝隻好來軟的:“薇薇,爸爸實在是冇辦法了,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我們一家子被逼死嗎?”

“關我什麼事?”葉見薇不為所動。

葉興勝愣住。

天呐!天呐!

要是親生女兒不管他,他上哪裡弄錢?去找灼灼嗎?可陸時深說了,他敢出現在她麵前,就要讓他們一家人消失的。

灼灼為什麼還不來找他?難道真的不認他這個舅舅了嗎?不應該啊。

葉見薇根本就懶得跟他多待。

“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冷冷地丟下這一句話,葉見薇抬腳離開。

葉興勝久久站立在原地。

真是的,一個個的怎麼都變得這麼冷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