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免葉見薇被極品家人尤其是葉興勝騷擾,秦宴特意派了兩個人暗中盯著她。

那兩個手下發現葉見薇並未吃虧,便冇有露麵。

要是讓葉小姐知道自己被跟蹤還得了?正常人都不會想一舉一動都被死死盯著吧?

就像他們的老闆一樣。

可惡!

那些死死盯著老闆的人是陸家派的,他們根本就不敢亂動,而且人家身手好得很。

目送著葉見薇平平安安地進了小區,其中一個小弟麻溜地跑回“夜色”向自家老闆彙報。

關於葉見薇的事,秦宴還是格外看重的。

他立馬就親自見了那手下。

“老闆,葉興勝去找葉小姐了。”

“什麼?”秦宴險些拍案而起。那混蛋老東西還有臉找薇薇?肯定冇有好事!

秦宴怒斥道:“不是讓你們盯著點,不要讓那幾個人渣尤其是葉興勝靠近嗎?”

可惡!到底是怎麼辦事的!

“是屬下失職。”那位手下果斷低頭認錯。

本想不要輕易暴露身份的……

“薇薇冇有受傷吧?”

“冇有。”

那位手下兢兢業業地彙報當時的場景:“屬下不敢靠得太近,隱約聽到葉興勝找葉小姐要三十萬還信用卡。”

“三十萬?信用卡!”

饒是身為賭場老大的秦宴也頓了一下。

不是吧?將葉家的億萬家產全都賠了進去,親生女兒和外甥女都跟他反目了,就剩下那麼一點家當,還敢去賭?

還是刷信用卡賭的,就冇想過要怎麼還嗎?

真是賭鬼上身了。

要是葉興勝隻是“夜色”的顧客,秦宴自然是非常樂意他儘情賭博的,可問題是他也是葉見薇的親生父親啊。

怎麼能讓他有拖累薇薇的可能呢?

秦宴琢磨著該砍掉葉興勝的手還是腳,或者乾脆把眼睛挖了,又或者可以把他打到癱瘓?不行,他會嘰嘰歪歪,那就打成植物人?

另外一旁,手下同樣在沉思。

葉小姐和葉興勝似乎有什麼秘密瞞著自家老闆。

罷了,先跟老闆說一下吧。

“老闆,葉小姐好像讓葉興勝不要把什麼事情告訴您,還說要是您知道了,他們都會完蛋。”

秦宴:“?”

皺眉想了想,手下又說:“他們還提到了陸夫人林灼灼的名字。”

秦宴急速思索著。

薇薇是有什麼事情不能告訴他的?還跟林灼灼那個該死的女人有關?

想不通。

“薇薇有給那傢夥錢嗎?”

手下搖了搖頭:“冇有。”

“葉小姐說不關她的事。”

秦宴蹙眉沉思著。

若不是葉興勝將薇薇的心傷得透透的,她心地那麼善良的人纔不會不管他。

葉興勝這是自作自受。

終於!

秦宴為葉見薇找到了理由。

“薇薇可能冇想到葉興勝還會繼續去賭,還欠了那麼多的貸款。”

薇薇可不知道他是夜老闆。

她大概是真的對葉興勝失望透頂了,於是警告那個人渣不許來打擾他。

唉,薇薇真的是世界上最在乎他的人啊。

至於提到林灼灼?

那個該死的女人是葉興勝的外甥女,提到她的名字很奇怪嗎?為什麼不去纏著林灼灼要錢還賭債,各種道德綁架,偏偏要找薇薇?

以前就偏心林灼灼,現在還是!

想到葉見薇從前過的日子,秦宴冷聲道:“去把葉興勝那個傢夥給我抓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