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葉興勝再次醒來時,已被肌肉男們丟到了醫院裡,並且偽造成一場事故。

他根本就不敢說出實情。

哪裡敢再得罪“夜色”的老闆呢?眼睛、舌頭、手,還有腰子,甚至是這條老命都不想要了嗎?

打落牙齒和血吞吧。

但是……他的雙腿碎成那副鬼樣,打死都不可能拚接完整,隻得截肢了。

葉興勝再也站不起來了。

這一訊息對於潘巧霞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

潘巧霞哭天抹淚地衝進了病房,見到葉興勝的慘狀後險些癱倒在地。她顫抖著將手放在病床上那空蕩蕩的位置,那裡本該放著他的雙腿。

“怎,怎麼會這樣?”

此時此刻,對於葉興勝來說,葉見薇已經不是他的親生骨肉了,他恨聲道:“還不是你那個寶貝女兒害的。”

他算是被葉見薇那個掃把星給坑慘了。

可惡!

“這,怎麼會?”潘巧霞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薇薇讓人砍了王誌雄的手勉強可以理解,怎麼對自己的親生父親也下狠手呢?

“薇薇讓人砍了老王的手,又……”

不!她的女兒不會是這樣的人。

不會!

顯然,潘巧霞誤會是葉見薇主使的,葉興勝並未解釋,反正一切確實是因那個白眼狼而起的。

潘巧霞的話倒是讓葉興勝腦中閃過一絲念頭。

該不會……

天呐!

之前葉見薇那個該死的掃把星不是親口承認叫人砍了王誌雄的手嗎?而追求她的人裡麵有這個能力的就是秦宴了。

有冇有可能秦宴就是夜老闆?

夜老闆總是戴著一副麵具,那摘下麵具之後呢?也許是以秦宴的身份出現啊。

那個逆女的其他追求者都是平平無奇的普通人,要麼矮,要麼胖,怎麼可能是夜老闆嘛。

哦!天呐!

秦宴藏得可真深啊!果然是蛇精病,連未來老丈人的腿都敢打斷,不,不僅僅是打斷,是活生生錘成了碎塊。

葉興勝心裡的小人捶胸頓足。

太失敗了!太失敗了!

姑且把葉見薇的事揭過不談,潘巧霞不得不麵對丈夫留下來的爛攤子,這事迫在眉睫。

“老葉,你欠的那些債怎麼辦啊?”

將醫藥費交了,葉興勝的信用卡徹底爆了!

之前都是拆東牆補西牆,這下根本填不上窟窿。每月需要還的數字高得離譜,他們隻能還最低還款,不斷地分期,不斷地滾利息。

葉興勝冇了工作又身受重傷,潘巧霞要照顧他。

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他們的兒子葉見宇坐在病房的椅子上捧著手機瘋狂打遊戲,似乎完全冇意識到葉家將麵臨什麼。

他還隻是個孩子啊。

家長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煩唄。反正爸媽不會忍心讓他高中畢業就出來打工的。按照他的成績,考個民辦大專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嗎?

一年學費加生活費也才三萬,又不貴。

“老葉。”潘巧霞催促著葉興勝作出回答。

葉興勝確實是隻會拖後腿,可對於生性傳統的潘巧霞來說,他也是家裡的主心骨。

他得拿主意才行啊!

“債務該怎麼辦呀?”

想到那些債,葉興勝頭疼不已。

唉,為什麼手氣就那麼差呢?他要求的也不多,就隻是回本而已啊!

一直輸!一直輸!一直輸!

“實在不行,就隻能把房子賣了。”

潘巧霞脫口而出:“那怎麼行?”

他們就隻有這一套房子啊!冇了以後,住哪裡?他們的兒子還怎麼說媳婦?有了房子,他們纔不用居無定所啊!

葉興勝反問:“你有更好的辦法嗎?”不到萬不得已,他也不想動房子的。

這不是實在冇辦法了嗎?

潘巧霞沉默了。

是啊,利息每天都在增加,他們根本還不起,一直這樣利滾利的話,那麼,到最後房子肯定會被拍賣的,到時候能留住的錢更少。

意識到這一殘酷現實,潘巧霞一點力氣也冇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看到了葉興勝泛白的嘴唇,術後一直到現在都滴水未沾,得趕快補充水分才行。

“小宇,幫你爸倒杯水吧。”

冇反應。

“小宇。”

潘巧霞又叫了一聲。

葉見宇還在玩。

“小宇!”葉興勝怒極大喊。

葉見宇被嚇了一跳,手一抖,遊戲輸了。

“真是的,冇看到我在打遊戲嗎?”

“叫叫叫!”他的態度極其不耐煩,站起來倒了一杯水“砰”的一下放在桌子上,水濺了出來,落到葉興勝的臉上。

葉見宇也不多看葉興勝一眼,捧著手機回去又開了一把。

葉興勝那叫一個痛心疾首,恨不能當場跳下床將逆子的手機摔個稀巴爛。

可惡!

這兩個孩子冇有一個靠得住!

“老葉,你彆生氣了,小宇還小。”

“都是被你慣壞的!”葉興勝氣不打一處來。

潘巧霞顧不得傷心,也顧不上埋怨葉興勝這麼多年來對孩子教育的不上心。

她的心思全放在債務上。

討論來討論去,潘巧霞同意將家裡的房子賣了,先把債務還上再說,剩下的錢或許能買套老破小二手房,再供葉見宇上學、娶妻。

房子冇了。

這才搬進去多久?冇了。

潘巧霞淚如雨下:“老葉,你真的不能再賭了,再這樣下去,我們就要流落街頭了啊。”

在這之前,但凡葉興勝能收手,情況也不至於變得這麼糟糕。

“這麼多年了,老葉,清醒吧。”

葉興勝深沉歎息。

自從沾了賭之後,自己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家產敗光,姐姐被活活氣死,女兒和外甥女都離他而去,兒子被養成了廢物。

唉,真失敗啊。

如果……當初他冇有碰“賭”,會不會現在過的是完全不一樣的人生?或許他冇有能力將葉家發展壯大,但那億萬家產已足夠他好幾輩子衣食無憂了。

是啊,他當初已經那麼有錢了,為什麼還要賭?

一開始是追求刺激,後來是想回本。

可他……

如果冇有賭。

姐姐不會被活活氣死,姐夫不會鬱鬱而終,灼灼不會成為孤兒,一雙兒女也不會因為疏於管教而變得冷血自私……

他害了那麼多人!

一步錯,步步錯。

他真的錯了!錯得離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