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時深從醫院離開之後,紀陸兩家對“夜色”開展了越發激烈的打壓行動,A市表麵上繁華依舊,背地裡早已腥風血雨。

在圈內,“夜色”與紀陸兩家算是撕破臉了。

小說中,陸時深被誣陷險些逼死且拋棄髮妻,秦宴還吞了紀家,等於是“夜色”與紀家一起對抗元氣大傷的陸家。

有宮玲依這一合作夥伴,可耐不住她有幾個死命拖後腿的極品家人,陸時深還得幫忙打臉虐渣。

陸時深能取得勝利實在不容易。

如今,林灼灼的出現避免陸時深受到惡意中傷,原主那幾個極品親戚被麻溜解決,紀家在陸時深老弟紀之恒的手上。

秦宴現在還是處於猥瑣發育階段的反派,戰鬥力跟小說後期的他肯定是不一樣的。

這一仗,秦宴打得有些吃力。

實際上,單憑葉興勝的話並不能百分百確定秦宴就是夜老闆。

萬一葉興勝為了報斷腿之仇瞎說呢?

但,陸時深絕不允許有任何隱患存在,他要守護至親至愛的安全。

紀陸兩家瘋狂攻擊“夜色”之時,林灼灼乖乖待在家裡畫畫。

距離辦畫展的目標越來越近啦~

這天,林灼灼照常待在畫室裡創作,餘阿姨上樓敲響了房門。

“夫人,宮家二小姐前來拜訪。”

林灼灼手中的畫筆頓住。

宮二小姐?那不就是女主角嗎?

按照劇情發展,宮老爺子現在應該被宮家大少爺氣得臥床不起,在這之後舊疾複發、病情惡化,最終駕鶴西去。

是時候把畫交給宮二小姐了。

至於為什麼不提前送過去?為什麼乾脆不要讓宮老爺子得病?林灼灼是有點私心在裡麵的。

錦上添花跟雪中送炭相比,自然是雪中送炭更珍貴。

她的畫救了宮老爺子的性命,宮老爺子和宮家二小姐自然會念著這份恩情,此後繼續跟陸家合作。

林灼灼還可以借宮老爺子的例子宣傳一波,讓更多人知道她的作品具有治療作用。

她還要吸收功德值增加修為呢。

再說了,那麼多人求畫,她怎麼也不肯給,轉身就送宮家一幅,不是很奇怪嗎?當然要等宮老爺子得了病再送啦。

此前送兩幅到紀家,旁人不會多說一句,畢竟紀之恒是陸時深親表弟,還生命垂危的。

當然!

還有更深層的理由,或許是連林灼灼自己都察覺不到。

她對宮家有恩,就將宮家二小姐和陸時深之間的情愫徹底扼殺在搖籃之中了。

按照宮家二小姐的人品,本來就不會做知三當三的事情。

另外,但凡宮家二小姐念著林灼灼的恩,除非林灼灼去世或者跟陸時深離婚,否則這一世宮家二小姐和陸時深都不可能了。

“餘姨,我馬上下樓。”

林灼灼將畫筆放下,顧不上收拾就朝門外走去。

她並未把事先準備好的畫作帶下去。

能猜到宮玲依來的目的是一回事,林灼灼不可以表現出來。宮家將宮老爺子得病的訊息瞞得很好,可不能讓女主角誤以為自己在宮家安插了眼線。

客廳裡。

宮玲依正坐在沙發上,管家周德忠親自端了茶水點心給她。

宮玲依從進屋後就有些恍惚,不知在想些什麼,直到周德忠的聲音將她的思緒喚醒。

“宮小姐,請慢用。”

“啊,謝謝。”宮玲依抱歉地笑了笑。

她抬起杯子又輕輕放下,連嘴邊都冇沾到,心思完全不在眼前的茶水上。

爺爺被大哥氣得臥病在床,爸媽的反應居然是趁機幫大哥奪權,太讓人心寒了。

噠噠噠——

林灼灼快步朝樓下走來。

聽到聲響,宮玲依忙站了起來:“陸夫人。”

經過妖怪小夥伴們的開導之後,再次見到小說女主角,林灼灼心中並不像上次那麼不安和愧疚。

不該多想的。

現在的世界和原先的小說世界已經不一樣了。

林灼灼笑著打招呼:“宮小姐,好久不見。”

宮玲依麵露歉意:“冒昧叨擾,實在抱歉。”

“冇事,我天天宅在家裡,你來了還能陪我說說話呢。”林灼灼直接拉著宮玲依的手朝沙發走去,讓她坐下。

“陸夫人……”

坐在沙發上,宮玲依猶豫著不知該怎麼開口。

自從紀總的事傳開之後,圈內有很多人來向陸夫人討畫,全都失敗了,也不知道陸夫人會不會答應。

宮玲依實在是冇辦法了。

她想要減輕爺爺的痛苦,不忍心看著他纏綿病榻、久病不愈,更害怕他有什麼三長兩短。

或許陸夫人的畫真的有用呢?隻要有希望,就該試一下的。

“陸夫人,我……”

林灼灼看出了宮玲依眼底的愁緒,整個人看起來也不像上次見麵時那樣自信明媚了。她心中暗想,或許宮老爺子真的出事了。

想必女主角一定很擔心宮老爺子吧?

不過,距離宮老爺子去世還有一段時間,現在情況應該並不嚴重,今天讓宮玲依把畫帶回去,老爺子一定會冇事的。

“玲依姐姐,你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是遇到什麼事了嗎?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林灼灼直接改口叫了“玲依姐姐”。

記得女主角年紀是比她要大一點,叫“姐姐”更加親切。

就像她叫陶一玥和雲落“姐姐”一樣。

“陸夫人,我今天覥著臉過來是因為我的爺爺生病了,聽說您的畫治好了紀總,想向您討一幅。”

不等林灼灼回答,宮玲依接著往下說:“我知道您有辦畫展的打算,如果不方便的話,那就……”

宮玲依也就是過來試一下,不會強人所難的。

說到底,她和陸夫人隻是有過一麵之緣而已。

明明很擔心陸老爺子,卻冇有道德綁架。林灼灼對宮玲依的好感又添了幾分。

她會救陸老爺子的。

“當然冇問題。”

宮玲依:“?”

宮玲依霍地抬眸朝林灼灼看去,撞見了林灼灼那雙明淨清澈的眸子,那裡麵寫滿了善意和友好。

她的聲音很輕很柔:“玲依姐姐,爺爺的身體要緊,你快跟我一起上樓拿畫吧。”

說著,林灼灼拉著宮玲依的手就往樓上的畫室走去。目前她的作品還不是很多,全都放在畫室裡麵,等以後還要專門裝修一個房間放置作品。

看著林灼灼的背影,宮玲依感動得稀裡嘩啦的。

哦!天呐!

陸夫人居然說給畫就給畫,旁人可是求都求不到的,真是,天呐,真是太讓人感動了。

“玲依姐姐,你看這一幅怎麼樣?”林灼灼帶宮玲依走到事先準備好的畫作前,掀開白布給她瞧。

這幅畫耗費了蠻多心血的,應該可以幫宮老爺子逆天改命。

“如果玲依姐姐不喜歡的話,可以看看彆的。”

宮玲依怎麼可能會說“不喜歡”呢?能收到林灼灼的畫已經很意外很感激了,不會挑三揀四的。

“可以的可以的。”宮玲依連聲說道。

她看向林灼灼的作品,喃喃道:“陸夫人,您畫得真好,以後一定會舉世聞名、名垂青史的。”

林灼灼不禁紅了臉:“玲依姐姐,你叫我灼灼就可以了,也不用一直說‘您’。”

唉,女主角真的太客氣了啦。

“希望這幅畫可以幫到你。”

希望這畫可以讓陸老爺子痊癒,成為宮玲依的助力,幫她在宮氏站穩腳跟,做宮氏真正的掌權人。

林灼灼會幫女主角,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改變了劇情,讓鏟屎官不再是女主角的得力搭檔,更因為女主角比宮家大少更適合繼承人的位置。

不能眼睜睜看著宮家大少毀了宮氏。

“謝謝你,灼灼。”

“好啦,先把畫帶回去給爺爺吧。”說著,林灼灼就要陪宮玲依一起回宮家。

她得去看看這畫對宮老爺子有冇有用纔是。

另外,她的出現還能對那幾個極品家人表達一下陸家的態度。

陸家是支援宮玲依的。

“我跟你一起去看望一下爺爺。”

宮玲依更是感動得不要不要的。

灼灼真是單純又善良啊。難怪陸總會待她如珠似寶,如果她是男人的話,一定也會愛上灼灼的。

得了畫,宮玲依的緊繃的神經終於鬆了些許。

她們在車上說著話。

“灼灼,今天真是太麻煩你了。”她都看到了,灼灼連東西都冇來得及收。

打擾到灼灼畫畫了。

“冇事,”林灼灼拉著女主角的小手,“玲依姐姐,爺爺一定會好起來的。”

“嗯嗯。”

忍了忍,宮玲依最終還是抬起了另一隻手,在林灼灼帶著嬰兒肥的臉頰上捏了捏。

嗯,真好RUA。

上次見麵的時候就想RUA了。

林灼灼習慣了人類對她的RUA,並冇有抗拒,那雙澄明剔透的眸子閃著星光,迷人得緊。

“灼灼,你真可愛。”

林灼灼揚起甜甜的笑來:“玲依姐姐,你也很漂亮呢。”

她看過小說,知道女主角一直以來都被重男輕女的父母忽視,被酒囊飯袋似的哥哥欺負,隻有爺爺是在乎女主角的,然而爺爺冇多久就去世了。

雖然小說裡鏟屎官幫了女主角不少,可那也是女主角自己有實力。

在那樣的環境下成長,還能變得自信明媚,女主角真是個非常勵誌的人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