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玲依是坐宮家的車來陸家的,等林灼灼和她一起回宮家時,坐的則是陸家的車,兩位保鏢一個開車,一個坐副駕駛。

宮家的車在前麵帶路,陸家的車跟在後麵。

兩家都是A市的富豪,所選的彆墅區離得不會太遠,不到半個小時,車輛緩緩駛進宮家。

宮父宮母等人還以為是宮玲依回來了,完全就冇有當一回事。

切,她能要到畫纔怪。

再說了,那點小病又不會要人命,那麼焦急做什麼?讓老頭子在床上多待幾天不是更好嗎?他們還能借這個機會把該得的東西給寶貝兒子。

女兒早晚是彆人家的,纔不要將家產都白白送給外人。

明明有兒子,卻將財產傳給女兒,說出去都會被笑死的。老爺子真是老糊塗了,非要將繼承人的位置給那丫頭片子。

圈內女孩子都是用來聯姻的,宮玲依就應該給自家兒子鋪路,也隻有自家老爺子那麼另類,居然想將家業傳給那丫頭。

真是瘋了!

等林灼灼從車上下來後,守在門口的錢管家登時瞳孔巨震。

這,這,這。

這不是陸夫人嗎?

天呐!天呐!天呐!

錢管家猛地晃了好幾下身旁傭人的肩,急聲道:“快進去告訴老爺夫人,陸時深的妻子來了!”

傭人:“!”

“快快快!”

聞言,傭人幾乎是連滾帶爬地進了屋。

見那傭人麻溜地進去通報了,錢管家不動聲色地理了理衣服,掛上熱切的笑容快步走上前:“陸夫人,您來啦。”

身為一個稱職的管家,那必然是要熟知圈內每一戶重要人家的成員啦。

陸夫人可是A市首富陸時深的妻子!

那陸時深還是個寵妻狂魔,林灼灼又是個容貌出眾的,她的麵容早就深深地烙印在錢管家腦海裡了。

錢管家又看向林灼灼身旁的宮玲依。

“二小姐,您回來啦。”

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大少爺和二小姐都有可能成為宮家的掌權人,得小心伺候著,事關以後能否加薪呢。

“快裡麵請。”錢管家熱情地招呼林灼灼和宮玲依進門。

正說著,宮父宮母從屋內趕了出來,跟在他們後麵的是宮家大少爺。

哎呀,宮家對比陸家肯定會弱一些的,陸家還是宮家的合作夥伴,必然是要搞好搞好關係,尋求長久發展的嘛。

在這段關係裡,是宮家不能失去陸家,而不是陸家不能失去宮家。

宮家大少爺還惦記著自己的方案被陸時深拒絕的事,聽說林灼灼來了一臉的不爽。被宮父宮母狠狠警告一番後,他纔不情不願地跟了出來。

當看到林灼灼的麵容時,宮家大少爺登時就愣住了,那些“不滿”瞬間消散。

天呐!

這也太美了吧!人間尤物啊!

時刻留意自家傻兒子的宮母自然是捕捉到了宮家大少爺的眼神,她恨鐵不成鋼,險些當場甩給他一巴掌。

陸夫人是他能惦記的女人嗎?

真是的!

就是因為這不爭氣的兒子在外麵玩女人,還不肯做措施,事後又不負責任地把女方強行抓去流產,險些一屍兩命,老爺子才被活活氣倒下的。

她怎麼會生出這麼個色胚來呀?

實際上,有時候宮母也在遺憾,為什麼女兒的才學不能給兒子呢?唉,如果玲依是男孩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