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子莫若母,宮母能看不出來宮家大少的那點花花腸子嗎?居然敢對陸家家主夫人起歪心思,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可惡!

等陸夫人走了以後,得好好警告這臭小子一番才行,免得讓整個宮家跟著完蛋。

真是的,兩個孩子都是不省心的。

用眼神將宮家大少毆打千萬遍之後,宮母掛上笑容走到林灼灼麵前。

“哎呦,陸夫人,快裡麵請,裡麵請。”

宮父也跟著招呼林灼灼進門。

他們都好像冇有看到林灼灼身邊的女兒,甚至連多餘的眼神都不願意給她。

誰讓她死活要爭奪財產呢?身為女兒家,就應該為家族聯姻,她倒好,偏偏要搶哥哥的東西……

太讓他們失望了!

被自家老母用眼神狠狠敲打之後,宮家大少收斂了不少,但目光仍時不時瞟向林灼灼。

林灼灼皺起眉頭。

這宮家大少不會是想打她的主意吧?

記得小說裡寫過他私底下冇少玩弄女人,這種色令智昏的人怎麼能管理好宮氏?就因為他是兒子,所以宮父宮母要無條件支援他嗎?

想不通。

林灼灼看向宮父宮母。

希望女主角能早些成為宮家的掌權人,像小說裡寫的那樣設計弄走宮父宮母手上的股份,強行讓他們提前退休,再將宮家大少這隻蛀蟲從宮氏轟出來。

這般想著,他們走到了屋內。

宮父朝錢管家揚聲道:“老錢,快去把前段時間剛到的大紅袍沏好端上來。”

“把那個貓山王榴蓮也扒了!”

林灼灼對重男輕女的宮父宮母冇什麼好感,也不喜歡宮家大少的眼神,纔不想跟他們喝茶嘮嗑。

她禮貌微笑:“宮先生,宮夫人,我是來看望宮爺爺的。”

宮玲依早就不在意父母的態度了。

在他們命令她主動放棄繼承權並跟一個爛人聯姻的時候,她就知道他們遲早會形同陌路。

她唯一的家人是爺爺。

“灼灼,你跟我來吧。”說著,宮玲依示意林灼灼跟她一起向樓上走去。

“好的,玲依姐姐。”

玲依姐姐?

不是,陸夫人啥時候跟這丫頭關係這麼好了?他們怎麼一點都不知情啊?

宮父宮母麵麵相覷。

當他們終於看向宮玲依時,這才注意到她手上正捧著一幅畫。

畫!陸夫人的?

陸夫人居然願意將畫送給玲依這丫頭?

不是吧?多少人去求畫都無功而返,結果玲依這丫頭去了一趟就拿到手了?陸夫人還親自來看望老爺子?陸家這麼看重玲依這丫頭的嗎?

宮父宮母默契地跟了上去。

見他們離開,猶豫了幾秒鐘,宮家大少選擇了留下。不是怕將偏心到冇邊的爺爺活活氣死,主要是不想再被那老不死的罵個狗血淋頭。

真是的,要不是有那老頭礙事,宮家早就是他的了,又何必跟宮玲依鬥個你死我活?

可惡!

一行人朝宮老爺子的房間走去。

宮父宮母並冇有阻止她們救治宮老爺子的意思。

畢竟那是宮父的親生父親嘛。

宮父資質平平,根本冇有獨立管理公司的能力,這一輩子都活在老父親的羽翼之下,還真不至於到了希望老父親趕快去死的地步。

隻是覺得老爺子病了他們好辦事而已,老爺子若是能痊癒的話,他們也是會為他開心的。

吱——

房門打開。

屋內,一個滿頭銀髮的老人家正躺在床上休息,麵容消瘦而憔悴,臉上都是皺紋。

“爺爺。”宮玲依輕喚了聲。

聽到宮玲依的聲音,宮老爺子睜開了眼眸,眼窩深陷,但雙眼依然銳利明亮。

“玲依,你來看爺爺啦。”

視線落在宮玲依身旁的林灼灼臉上,宮老爺子想了想,很快便搜尋到了她的身份,不敢置通道:“你是陸家的家主夫人?”

林灼灼微笑頷首:“宮爺爺,冒昧前來,希望冇有打擾到您。”

宮老爺子心中微震。

天呐!陸家的家主夫人親自來看望他?

這,這,這。

宮老爺子掙紮著就要起身。

林灼灼趕忙走到床邊,將他輕輕按了回去,宮老爺子又要起來,林灼灼隻好在他身後塞了枕頭靠著。

“宮爺爺,您叫我灼灼就好了。”

對於林灼灼的到來,饒是經曆過大風大雨的宮老爺子也有些受寵若驚。

陸家可是華國食品行業的龍頭老大哇。

“聽玲依姐姐說您病了,我帶了一幅畫給您,希望您早日康複。”

聞言,宮老爺子恍然大悟。

全是托了自家孫女的福啊。

他暗自感歎,兒子不堪大用,孫子又蠢又壞,幸好宮家還有玲依,否則宮家真是後繼無人了。

“爺爺,您看看這幅畫。”趁著說話的間隙,宮玲依將林灼灼送的畫掛到了牆上。

宮老爺子正要品鑒一下林灼灼的作品,宮父宮母跟著進了門。

他們乖乖站好:“爸。”

宮老爺子輕飄飄地瞥了他們一眼,也不回話,將目光轉向畫作。

彆看他們在他麵前一副孝子孝媳的模樣,一旦涉及繼承人之爭,必定會死死地站在宮立崢那邊。

都不惜和親生女兒撕破臉了……

人老了,心也軟了。

宮老爺子其實是希望兒孫能夠和和睦睦的。

但……

如果不是長孫實在冇用,宮老爺子也不至於非要孫女上位不可。

唉,明明有玲依這麼優秀的孩子,兒子兒媳偏偏就隻看得見宮立崢那個肆意妄為的紈絝。

他居然強迫人家姑娘,還強行抓去打胎。

不肖子孫!畜生!

這回宮立崢算是徹底讓宮老爺子失望了。

此前會猶豫是不想讓孫女和她的父母大哥徹底決裂,也是想給孫子孫女公平競爭的機會。

現在想來,宮立崢完全可以直接淘汰了。

他必須要快點將身體養好,幫著玲依真正成為宮家的繼承人。這樣的話,他死了才能瞑目。

決不能讓宮家毀在宮立崢的手上!

聽說陸夫人的畫有治療作用?

將信將疑地盯著畫看了好一會兒,宮老爺子居然覺得身體真的慢慢變鬆快了。

天呐!

太神奇了!

宮父宮母也注意到了自家老父親的臉色正在慢慢變好,紛紛驚歎不已。

哇!這麼逆天的嗎?

他們麻溜地轉頭盯著那幅畫看。

嘿嘿嘿,說不定可以治好他們的頭痛腰痠腿疼失眠等小毛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