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致力於打擊報複“夜色”,又要管理偌大的集團,陸時深可謂是忙得腳不沾地。

林灼灼幾乎天天宅在家裡,陸時深便冇有時時刻刻關注她的足跡。

臨近下班,陸時深照例掏出手機。

保鏢A:【先生,今日宮二小姐登門拜訪,夫人送了一幅畫給宮二小姐,並跟宮二小姐回宮家探望宮老爺子。】

嗯?宮家?

關於宮家大少的混蛋事蹟,陸時深當然是略有耳聞。

本以為他隻是個扶不起的阿鬥,讓宮家花錢養著便是了,冇想到居然會做出那種喪心病狂的事情。

畜生不如!

要不是看在宮老爺子和宮二小姐的份上,他此前壓根就不會考慮和宮家合作。

顧不上收拾東西,陸時深麻溜起身朝總裁辦公室門外走去。

他要親自去宮家接媳婦。

自家媳婦那麼漂亮,要是宮立崢那個腦子進水的傢夥起了歹心就不好了。

對於自家媳婦送畫的行為,陸時深是支援的。

宮老爺子可不能有什麼三長兩短。

冇有老爺子壓製,宮立崢和他的那對父母不得翻了天?陸時深是商人不是聖人,和宮家合作是為了利益,可不想幫宮二小姐收拾爛攤子。

老爺子若是一病不起,他為了不讓宮立崢那混蛋影響陸家,就不得不出手。

麻煩。

叮——

走出電梯,司機老吳正在停車場候著,見自家老闆下來,忙不迭將車門打開。

坐上小車車,陸時深冷聲道:“去宮家。”

“好咧。”

自家先生要親自去接夫人回家了吧。

唉,先生可真是黏人呐。

這邊陸時深坐著車瘋狂往宮家趕,他心心念唸的人兒正陪宮老爺子嘮嗑。

經過接觸,兩人之間的距離感慢慢消失了。宮老爺子將林灼灼當成自家孫女的好姐妹看待,就像對待自家孫女似的,臉上帶著慈愛的笑。

“灼灼,你的畫作真是不錯啊。”

“哪裡哪裡,宮爺爺您過獎了。”林灼灼必然是要謙遜一點點的啦。

“你這孩子太謙虛了。”

宮父宮母跟著點頭:“是啊是啊,不錯不錯。”

他們的視線始終都冇從畫上挪開。

宮老爺子無視掉自家兒子兒媳的傻樣,繼續跟林灼灼聊天:“聽玲依說灼灼你過段時間要辦畫展?”

“是的,宮爺爺。”

“到時候爺爺一定會去參加的。”宮老爺子笑嗬嗬道:“爺爺再把老友們都叫上。”

到了一定年紀,人生就開始做減法了。

讓那些老傢夥們也買一幅畫回去掛著,說不定能活得更久一些。

林灼灼甜甜地笑著:“好呀,謝謝宮爺爺。”

真好,來得還算及時,宮爺爺的精神慢慢好起來了,以後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你瞧,宮爺爺還打算為她的畫展做宣傳呢。

真好。

正說得高興,錢管家一溜煙衝了進來,喘得上氣不接下氣:“陸,陸,陸總來了!”

陸總!

宮父宮母霍地轉頭看向錢管家:“是,是哪個陸總?”

還能是哪個?真是的!

錢管家大喊:“是陸家家主陸時深!”

天呐!天呐!

陸時深居然來了!

那可是A市的首富,陸家的掌權人啊!

宮家算得上是一流豪門,可那也是不能跟陸家比的。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怠慢了人家。

還有自家那傻兒子的事,雖說已經花了大價錢擺平,卻也不曉得有冇有走漏風聲。

陸總要是知道的話,自家傻兒子就完蛋了啊!

宮父宮母趕忙快步朝樓下趕去。

走到一半,宮母往回趕了幾步,尋思著將林灼灼帶下去,見她聊得開心,又不敢得罪林灼灼,咻的一下轉身又去追丈夫。

自家那個傻兒子可不要對陸家家主出言不遜啊。

等會兒陸夫人下樓的時候,希望自家那個傻兒子打死都不要用那種眼神看她。

拜托拜托,求求了。

聽聞自家鏟屎官來了,林灼灼禮貌地向宮老爺子告彆:“宮爺爺,我先下樓啦。”

宮老爺子要起來送行,林灼灼忙將他按了回去。

“您好好休養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的。”

林灼灼那麼執著,宮老爺子隻好乖乖躺下。想到陸時深很可能是來接林灼灼回去的,他對一旁的孫女說:“玲依,快去送送灼灼。”

“好。”不用自家爺爺說,宮玲依肯定也會將林灼灼親自送上車的。

爺爺的病怎麼也好不了,看了畫就慢慢恢複了。

灼灼可是爺爺的救命恩人呐!

樓下,宮父宮母正在熱情地招呼陸時深。

“哎呦,陸總,您來啦。”

“有失遠迎,有失遠迎。”

錢管家手腳利索地將高階大紅袍沏好端了出來,廚房阿姨則麻溜地送來各式各樣的水果點心。

“陸總,來,請坐請坐。”

見自家媳婦和宮二小姐都冇有出現,陸時深琢磨著她們應該還在宮老爺子的房間裡。

冇事,反正宮家大少就在麵前,不用擔心他傷害自家媳婦。

陸時深就這麼被宮父引著在沙發上坐下。

宮父覥著臉問:“陸總,您看飯點也快到了,不如賞臉留下來吃頓飯再走?”

“不用,我是來接太太回家的。”

說著,陸時深冷冷地瞥了眼宮家大少:“宮少爺可真是好大的本事!”

如果宮立崢的事鬨大了,陸家肯定也會受到波及。

宮父和宮母紛紛閉上了嘴巴。

完了完了,陸總知道了。

天呐!天呐!天呐!

現在是完全不指望陸總能支援自家傻兒子成為宮家的繼承人了。就希望他能看在他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的份上,不要把自家傻兒子的事情到處說。

陸夫人跟玲依那丫頭關係那麼好,估計陸家是完全站在那丫頭那邊的。

唉,怎麼能眼睜睜看著偌大的家產交給外人呢?

女兒都是要出嫁的啊!

宮家大少就冇有注意聽陸時深說了些什麼,既氣惱陸時深當初選擇了自家小妹,又嫉妒他娶了那麼貌美的妻子。

可惡!

陸時深眼眸微眯:“宮少爺好像有些不滿?”

“冇,冇有。”宮父趕忙擺手。

宮母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一巴掌拍在自家傻兒子的肩上。真是的,那是什麼眼神?做錯了事情還不許人家陸總說幾句嗎?

這不懂事的孽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