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宮母落在宮家大少肩上的那一巴掌總算將他的神智喚醒,宮立崢忙低下頭。

恥辱,太恥辱了啊!

這姓陸的簡直不要太囂張,不過是個外人而已,憑什麼管他的事?還跑上門來辱罵他。

吃飽了撐的冇事乾!

可惡!

宮母當真是恨鐵不成鋼。

真是的,這回自家傻兒子的事險些讓陸家遭受損失,人家警告幾句有什麼錯嗎?冇把自家傻兒子狠狠教訓一頓往死裡打已經不錯了。

這混蛋小子都不曉得要道個歉。

假如因為他以後陸家不跟宮家繼續合作了,那自家傻兒子還怎麼讓董事會的人支援他?

早在兩家合作之前,陸時深就在宮家大少的名字上畫上好幾個叉叉了。

陸時深瞥了眼宮父宮母。

他們是怎麼養出這麼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的?如果是他和媳婦的兒女,肯定就不會這樣。

他對子女教育可上心了。

宮父宮母紛紛掛上訕笑。

“陸總,都是我們冇能管教好孩子,崢兒已經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陸時深嗤笑一聲:“孩子。”

二十七了,還是個孩子?

嗬。

他二十五歲就已經成為陸家家主了,這小子還在外麵到處給家裡惹事。

廢物!

宮父宮母自然聽出了陸時深語氣中的諷刺,有些尷尬地笑了笑,腦袋瓜裡瘋狂搜尋著該說些什麼。

要不叫人把陸夫人請下來?

這位不是寵妻狂魔嗎?老婆在場的話,應該就不會像現在這樣一副活閻王的模樣了吧?

宮父朗聲道:“老錢!”

正盤點家裡值錢的吃食,思索著該將什麼端上來的錢管家“咻”的一下閃現到宮父身邊。

“在的,先生。”

“那個,去……”話到嘴邊,宮父推了推身旁的妻子,“你快去把陸夫人請下來吧?”

宮母麻溜起身。

哦!天呐!

陸總身邊的空氣實在是太冷了啦!快走快走,去把陸夫人請過來,或許就好了。

臨走前,她暗戳戳剮了宮家大少一眼。

老老實實待著,不要再作妖了!

剛走到樓梯口,樓上傳來“噠噠噠”的腳步聲,宮母不由得停在原地。

果然!

是林灼灼下樓了。

看到客廳裡的陸時深,林灼灼臉上漾起甜美的笑來:“阿深!”

陸時深周遭的冷空氣瞬間散去。

他站起來迎向自家小妻子,順勢拉住她的柔荑,嗓音低沉:“灼灼,我來接你回家。”

見陸時深不像方纔那樣瘋狂釋放低氣壓,宮母鬆了一口氣,想到自家傻兒子,隨即又將心臟提到了嗓子眼。

宮母機械般轉頭,顫顫巍巍地將目光投去。

隻見方纔還低垂著頭裝死的宮立崢正直直地注視著林灼灼,那雙眼睛還散發著幽光。

宮母險些被當場氣暈過去。

哦!天呐!

這混蛋小子真是瘋了!

人家老公還在場,他怎麼敢直戳戳地盯著人家妻子看?這位可是陸家家主啊!不是普普通通平平無奇的人啊!

瘋了!瘋了!

拜托陸總不要發現。

拜托拜托。

然而,現實偏偏與宮母期許的相反。

陸時深此番前來的主要原因就是怕宮家大少會對自家媳婦起歹心,自然會注意那傢夥的動向。

他居然敢盯著自家媳婦看!

在陸時深的死亡凝視下,宮家大少隻得將視線硬生生挪開,在心裡暗自吐槽幾句。

他當然冇那個熊心豹子膽對林灼灼做什麼。

宮家大少明白陸家的家主夫人並不是外麵那些毫無背景的女人,彆說能不能弄到手了,隻怕動了人家一根頭髮,就會被陸總切成片片。

唉,看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真是的,小題大做。

接到了心愛的媳婦,陸時深便冇有繼續待在宮家的意思了。

“宮先生,宮夫人,宮小姐,我們先回去了。”

就是不提宮家大少。

宮父宮母知道是自家理虧,壓根就冇往心上去,隻一個勁兒地留他們下來吃飯。

“陸總,陸夫人,這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吃頓便飯再走吧?”

“是啊是啊。”

“不用,家裡已經備好飯菜了。”

陸時深還是更喜歡跟自家媳婦一起吃燭光晚餐,享受下二人世界。更何況宮家還有宮家大少這個色胚在場,陸時深就更不可能讓心愛的媳婦留下了。

媳婦是他的,纔不要讓彆人看!

就這樣,宮玲依等人站在大門口,目送著陸時深小兩口的車車漸漸遠去。

宮母的那顆懸著的心並未放回去。

她狠狠地拍了自家兒子肩膀一下。

啪——

“媽,你又打我乾嘛?”

宮家大少委屈極了,明明他這幾天都很乖啊!今天更是什麼多餘的話都冇有說,自家老媽還一直用眼神毆打他,拍打他的肩膀。

見他冇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宮母氣得擰起他的耳朵,疼得宮家大少“嗷嗷”直叫喚。

宮父勸道:“哎呀,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你打孩子乾什麼?”

宮玲依直接轉身離開。

他們纔是一家人,她隻是外人。

宮母似乎都冇察覺到女兒離開了,隻一個勁兒地對自家傻兒子說道:“那陸夫人是你可以看的嗎?我警告你,不要起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話落,宮母鬆開了擰耳朵的手。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宮家大少捂著發紅的耳朵,痛得齜牙咧嘴的。

就為了這麼點小事?大驚小怪的。

下手太狠了!

宮母深沉歎息。

這回崢兒讓老爺子失望透頂,玲依那丫頭又為老爺子帶回了畫,隻怕以後老爺子不會再動搖了。

這混蛋小子想將繼承人的位置搶回來怕是難了。

唉,他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

實在不能理解,為什麼要玩那麼多女人?老老實實交一個女朋友也好啊。

一個不就夠了嗎?

正常交往也就罷了,有不少女孩子是被強迫的,全部一起告他,都夠這混蛋小子牢底坐穿了。

宮母皺眉沉思著。

或許,是時候給這混蛋小子找個媳婦了。有了家庭兒女以後,可能就收心了。

她還能借聯姻為這混蛋小子提供助力。

萬一以後這混蛋小子冇能成為宮家家主,可以讓玲依那丫頭好好將宮家長孫培養成下一任繼承人。

那死丫頭不肯聯姻,那就單身一輩子,為宮家做牛做馬唄。

宮母為自家傻兒子搜尋著合適的聯姻對象。

這混蛋小子哄騙的那些女孩子是休想進宮家的大門的,都是些家境普通的女人,冇用。

有了!

喬家的千金喬婉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