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紀之恒如往常般前來看望妻兒。

小區門口、停車場以及房門口都有數名專業的保鏢輪流守著,不用擔心會被狗仔騷擾,亦或是被“夜色”的人報複。

小區其他業主也表示支援。

畢竟這個小區居住著各界名流,不少是娛樂圈人士,他們也異常討厭有狗仔混進來瞎拍。

有冤大頭願意砸錢加強防衛不好嗎?

滴——

指紋開鎖成功。

吱——

“爸爸!爸爸!”小晨晨就像是在身上裝了雷達探測器似的,房門纔剛打開,就邁著小短腿蹬蹬蹬地衝到紀之恒麵前。

來不及刹住車,索性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手抱住自家老爸的大腿:“爸爸,晨晨好想你呀。”

“來,讓爸爸看看晨晨長高了冇有。”

紀之恒蹲下身,雙手抓住自家兒子的小肩膀,仔細瞅了瞅小晨晨。

這段時間忙著調查夜老闆,又要處理那些層出不窮的流言蜚語,還要準備不久後的婚禮。

他都冇有好好陪陪自家兒子。

“爸爸。”

“嗯?”

哦!天呐!這一聲爸爸真是怎麼聽都不會膩啊!

“爸爸,晨晨有乖乖吃飯哦。”晨晨伸出小手手往上比了比,“以後晨晨會長得很高很高的。”

“那樣的話,晨晨就可以保護爸爸媽媽啦。”

“好。”

紀之恒笑著攬住自家兒子的小身板:“爸爸知道晨晨是小小男子漢,將來會保護爸爸和媽媽。”

“嗯!”晨晨用力點頭,“晨晨是男子漢!”

正說著,雲落從屋內走了出來。

實際上,她早就感應到了紀之恒的氣息。

紀之恒又不是壞人,就讓他先跟孩子親熱親熱說說話唄。而她……還有些不好意思麵對他呢。

唉,冇想到他們那麼快就要舉辦婚禮了。

雲落很矛盾。

擔心自己是在用孩子道德綁架紀之恒,又唾棄自己的猶豫不決。妖生漫長,紀之恒身為人類生命轉瞬即逝,喜歡的話就應該好好在一起啊。

何必猜測那麼多呢?應該相信他的。

若是以後他變心了後悔了,再選擇離開不好嗎?

“之恒,你來啦。”

見到未來,不對,見到心愛的妻子,紀之恒心裡的小人緊張得不要不要的。

哎呀,她叫他“之恒”呢。

等舉辦婚禮以後還可以讓她叫他“老公”。

他會辦這場婚禮是有點私心在裡麵的。

他要讓全華國乃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雲落是他紀之恒明媒正娶的妻子,其他男人彆妄想對她起什麼不該有的念頭。

這是他紀之恒的妻子!

他的!

“小,小落。”

連名帶姓地叫太生疏了,就叫“小落”吧?多親密的稱呼啊。

或者叫“落兒”?“落落”?

等以後關係再進一步,還可以叫“老婆”、“寶貝”、“心肝”、“親愛的”,老了以後叫“老婆子”。

哎呀,真是,想想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雲落注意到了他稱呼的變化,悄悄紅了臉頰。

落兒?

蠻好聽的。

小晨晨左看看,又瞅瞅,隻見爸爸媽媽都臉蛋紅紅的,他們看著對方也不說話。

真奇怪捏。

不過冇事,晨晨是有爸爸媽媽的崽崽啦。

小晨晨回想起動畫片上的畫麵。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一起去遊樂園玩,還有動物園、海底世界、森林公園、水上樂園……

晨晨也想去,晨晨要和爸爸媽媽在一起。

“爸爸媽媽,晨晨想去遊樂園玩!”

“這隻手牽爸爸,”說著,晨晨拉著爸爸的大手朝媽媽走去,“這隻手牽媽媽。”

兩隻小手手各拉著爸爸媽媽的手,晨晨笑出了可愛的小虎牙:“晨晨想跟爸爸媽媽一起去遊樂場玩,好不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