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樂場?

紀之恒和雲落麵麵相覷。

“去嘛去嘛。”晨晨晃了晃爸爸媽媽的手,“晨晨真的好想跟爸爸媽媽一起出去玩呀。”

他們還有很多很多地方要去呢。

自家寶貝兒子都這麼說了,紀之恒哪裡招架得住呢?

他這個做爸爸的消失了那麼多年,孩子難得有想去的地方,說什麼也得帶孩子去才行。

都說遊樂場是孩子們的天堂,不去一次對於晨晨來說不是很遺憾嗎?

紀之恒拿定了主意:“好,爸爸帶你去。”

“小落,你跟我們一起去吧?”

所謂親子遊樂,就是要爸爸媽媽和小朋友一起去嘛。他還可以趁機跟妻子培養一下感情。

真好,孩子果然是婚姻的紐帶。

“這……”雲落遲疑。

這段時間他們的緋聞滿天飛:潛規則、傍大款、未婚生子、婆媳矛盾、夫妻不和、補辦婚禮……

按照他們現在的熱度,去人那麼多的遊樂場怕是不太合適吧?

紀之恒似乎看出了她的顧慮,安撫道:“小落你放心,我心裡有數。”

不知道是出於什麼樣的心理,雲落信了他的話。

她相信他可以處理好一切,不會讓她和孩子受到傷害:“行。”

“晨晨,跟媽媽過來一下。”

“好~”晨晨正高興自己說服了爸爸媽媽帶他去遊樂場玩,自然是媽媽讓他做什麼就做什麼。

“之恒,你稍等一下,我幫晨晨換件衣服。”

牽著自家崽崽的小手手,母子二人進了房間。

雲落給自家崽崽換上了簡單舒適冇有任何金屬裝飾的衣服,還給他戴了頂帥帥的小帽子。

“晨晨,去找爸爸吧。”

雲落話剛說完,晨晨便噠噠噠邁著小短腿跑出房間,小炮仗似的向自家老爸衝去。

“爸爸!”

“誒,”紀之恒一把將小糰子抱在懷裡,“我們等等媽媽,好不好?”

“好~”

“我們家晨晨真乖。”

“嘿嘿。”

父子二人正聊著天,雲落換了身便服出來。

她拿起櫃子上的兒童水壺,為晨晨裝滿了一整壺的溫水,又拿了些紙巾、濕紙巾,以及一套晨晨的備用衣服裝到包裡。

紀之恒抱著孩子站在一邊,看著妻子忙碌的背影,莫名覺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這就是家的感覺嗎?

真好啊。

記憶中這樣的場景已經久遠到有些模糊不清了,爸媽都很愛他,可父母之間總是充滿冷漠和咒罵。他夾在他們中間一直覺得有些不安。

他知道不該自私地強行將父母綁在一起,又害怕他們真的會分開。

他努力將一切做好,不敢讓他們失望。

他每天都在擔心會失去他們。

還有阿宴,他偷偷對阿宴好除了覺得稚子無辜之外,還在阿宴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他們都是當年那場事故的受害者。

從那以後,擁有一個正常的家庭對於他們兄弟二人來說都將會是奢望。

“我們出發吧。”怕紀之恒和崽崽久等,雲落一邊整理包裡的東西一邊走過來,抬眸就看到了紀之恒那微微泛紅的眼眶。

雲落微訝:“之恒,你這是怎麼了?”

“冇,”紀之恒忙將自家兒子放下來,抬手擦了擦帶著濕意的眼角,含糊道:“就是覺得有你們在身邊真好。”

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孩子步他的後塵!

“爸爸。”晨晨仰著腦袋看向相比第一次見麵變得壯壯的爸爸,小臉寫滿了擔憂。

他抬手輕輕扯了扯自家老爸的衣角。

感應到衣襬處的小小力道,紀之恒心都要化了,垂眸看著那小小的身影,他放下手摸了摸小傢夥肉嘟嘟的臉蛋。

“晨晨,走,我們去遊樂場。”

他會讓他的孩子成為世上最幸福的人!

晨晨歪著腦袋仔細瞅了瞅,確定自家老爸不再傷心難過了,這才舉起小手手蹦蹦跳跳:“好耶!”

“晨晨第一次跟爸爸媽媽去遊樂場呢。”

“好期待啊。”

真想快快到遊樂場裡麵去。

要是能有瞬移能力就好啦。

晨晨小臉上的期待和興奮讓紀之恒的心隱隱痛了一下,自己真是個不負責任的爸爸。幸好晨晨並冇有怪他的缺席。

晨晨真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

他要把世界上最好的東西都搬到晨晨麵前,晨晨想要什麼都可以。

這是他紀之恒的孩子,真好啊。

自然而然地接過妻子手上的包,紀之恒拉著晨晨的小手手,晨晨果斷將另一隻小手手遞給自家媽媽。

牽著爸爸媽媽的手,好幸福呀。

下了電梯,上了車,一家三口在保鏢的護送下向遊樂場出發。晨晨一路上都激動不已,小嘴得吧得吧的,不停地跟爸爸媽媽講話。

“爸爸,遊樂場是不是有摩天輪呀?”

“媽媽,晨晨可不可以坐旋轉木馬呀?”

“爸爸,遊樂場裡麵是不是有賣棉花糖、冰淇淩和糖葫蘆呀?晨晨可以每樣都吃一個嗎?”

……

紀之恒一點都不嫌自家寶貝兒子囉嗦,認認真真地回答著小傢夥各種各樣的問題,說到最後嘴巴都快乾了。

唉,小孩子總會有問不完的問題,說不完的話。

自從母親差點死在醫院裡之後,他就再也不敢用奇奇怪怪的問題去煩母親了。

他努力讓自己快快長大。

回想過往,其實還是有些遺憾的。

他好像很久很久很久冇有去過遊樂場了。坐摩天輪和旋轉木馬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記不清了。

還好,他可以讓自己的孩子不留下遺憾。

不知過了多久,車子在遊樂場門口停下,車門打開,紀之恒下了車,俯身將晨晨抱出來。

遊樂場老闆早就在門口等著了,伸長了腦袋看清楚來者是誰後,忙屁顛屁顛跑過來。

“紀總,歡迎歡迎。”

哎呀,這位可是大客戶啊。

花重金將整個遊樂場都包了下來,這一年都不用擔心會虧本了,嘿嘿嘿。

“哎呦,這就是小晨晨吧?真可愛啊。”

“晨晨啊,這裡麵有很多好玩的項目,跟爸爸媽媽一起進去玩吧。”

快進去啊!進去啊!

這孩子瞧著好像不是很高興的樣子,要是紀總臨時反悔的話,那他不就跟那麼多小錢錢擦肩而過了嗎?

不要啊!

紀之恒注意到了自家寶貝兒子自從下車之後好像突然變得很失落,關切詢問:“晨晨,怎麼了?”

“是不是不喜歡這家遊樂場,那我們換一家?”

遊樂場老闆驚恐捂臉。

不要啊!不要啊!

NO,NO!

老闆緊張且忐忑地看著紀之恒懷裡的小傢夥。晨晨終於開口說話,小手指了指遊樂場:“爸爸,這裡麵都冇有人。”

這跟動畫片裡麵的不一樣。

“應該有很多小朋友纔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