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晨強調了一遍:“爸爸,這個遊樂場跟動畫片裡的不一樣。”

“冇有其他小朋友,一點都不好玩。”

原來晨晨是因為這個而不高興。

這可難辦了。

紀之恒將小傢夥放在地上,蹲下身跟自家兒子平視,緩聲道:“晨晨,爸爸媽媽的工作跟其他很多小朋友的爸爸媽媽不一樣。”

從小跟媽媽在東海長大,晨晨顯然冇想那麼多。

他還有些疑惑,為什麼回到A市以後,每次出門都要戴帽子和口罩呢?明明其他小朋友都冇有啊。

“晨晨也跟其他小朋友不一樣嗎?”

紀之恒抬手摸了摸他的腦袋:“每個小朋友都是不一樣的,晨晨不要想那麼多。”

“隻是爸爸媽媽冇辦法帶著晨晨在人很多的地方玩而已。”

晨晨瞧著還是有些小失落。

隻有他一個小朋友,連玩耍的興趣都冇有了。

雲落跟著蹲下來安慰自家崽崽:“等以後晨晨進了幼兒園,可以邀請晨晨的小夥伴們一起來玩啊。”

“到時候就有很多小朋友陪晨晨玩了。”

邀請小夥伴?

晨晨抬起頭來:“真的嗎?”

紀之恒和雲落一起點頭:“真的。”

“晨晨要邀請歲歲妹妹一起玩!”晨晨重新快樂起來,“晨晨要跟歲歲妹妹一起玩!”

整個遊樂場隻有晨晨和歲歲兩個小朋友,他們可以把所有的東西都玩一遍。

動畫片裡的小朋友還要排隊呢。

“好,”雲落含笑摸了摸自家崽崽肉乎乎的小臉蛋,“媽媽打電話給一玥姨姨,看下歲歲在不在。”

歲歲有時候會獨自外出尋寶,不一定有空來玩。

這兩小隻關係真好啊。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雲落掏出手機,走到一旁聯絡陶一玥。

紀之恒和晨晨留在緊張等待。一旁的遊樂場的老闆比父子二人還要慌張。

天呐!天呐!

拜托那個叫歲歲還是碎碎的一定要過來啊!這一年的業績就靠紀總了哇。

求求了。

時間似乎流逝得無比緩慢,不知過了多久,雲落終於帶著手機走了回來。

她牽起晨晨的小手手,臉上帶著笑:“晨晨,先進去吧。”

“媽媽,歲歲妹妹要來對不對?”

“是呀。”雲落笑著點了點小糰子的鼻子,“你的歲歲妹妹說等下就過來了。”

“一玥姨姨和栩生叔叔也要來。”

“哇~”聽到這樣的好訊息,晨晨再次笑出了可愛的小虎牙。

真好,那麼多妖要過來跟晨晨一起玩。

尤其是歲歲妹妹。

“我們先進去吧。”

晨晨卻很執著,想快些見到歲歲妹妹:“媽媽,晨晨想在這裡等歲歲妹妹。”

“你呀。”雲落掏出紙巾擦了擦自家崽崽小額頭上的汗水,“這滿頭的汗。”

“我們先去陰涼處等歲歲妹妹他們好不好?”

轉頭看了看自家老爸額頭上的汗,晨晨冇有再要求留下來等歲歲妹妹:“好吧。”

一家三口向遊樂場裡麵走去。

遊樂場老闆狠狠地鬆了一口氣,還好還好。

到了陰涼處,雲落拿起一張新的紙巾,抬手幫紀之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他們離得那麼近,紀之恒可以清晰地感受到縈繞在鼻間的專屬於她的清香。

紀之恒呼吸都快停止了。

真,真是太難為情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