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落會幫紀之恒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全都是下意識而為之,就像幫自家崽崽擦汗一樣。

她並冇有想那麼多。

指尖的溫度越來越高,雲落這才發現他紅了臉。

雲落的手頓住,跟那雙深邃且寫滿深情的眼眸對視著。她好像可以清晰地聽到他的呼吸聲,以及……彼此的心跳聲。

怎麼會有這麼純情的人呢?

隻是擦個汗,竟然紅了臉。

那沉寂幾百年的心似乎泛起了一陣陣漣漪。

回過神來,雲落正要把手收回,紀之恒卻搶先一步攥住它。

麵對雲落疑惑中帶著驚訝的眼神,紀之恒執著地不撒開手:“小落,謝謝你願意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

紀之恒覺得自己就是個卑鄙小人,毀了雲落的清白,害她退出娛樂圈獨自帶娃。如今,他還要借孩子的名義讓她成為他的妻子。

他可真是太壞了!

不管她嫁給他是為了孩子,還是心中有他,他都會用一輩子彌補她、愛護她。

他要讓她心甘情願留在自己身邊。

想到他們如今是合法的夫妻了,而且再過不久就要舉辦婚禮,紀之恒攥著妻子的手越發用力。

真好啊。

“小落,如果我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一定要告訴我。你想要什麼,都可以跟我說。”

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膽子,大概是眼前的妻子實在是太美了吧。

紀之恒喉結微動,眼底閃著柔光:“小落,能娶你做妻子,我真是這世上最幸福的男人。”

雲落粉頰微紅,聲如蚊蟻:“嗯。”

這個人,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他們明明是名義上的夫妻,說得好像他們已經是真正的夫妻似的。

不過,雲落並未反駁什麼。

他們互相對視著,就像是十幾歲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害羞又期待,彷彿怎麼也看不夠。

明明都是一把年紀了……

他們的孩子小晨晨冇有在意爸爸媽媽的“眉來眼去”,伸長了小腦袋往大門口外看去。

“歲歲妹妹怎麼還冇來呀?”

雲落趁機從紀之恒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放在自家崽崽頭上揉了揉:“歲歲妹妹很快就來了,晨晨再等等哦。”

許是怕自家崽崽無聊,也可能是身旁的視線太過灼熱,燙得她不敢抬眸回望。

她問:“晨晨很喜歡跟歲歲妹妹一起玩嗎?”

“是呀。”晨晨小臉一本正經,“我是歲歲妹妹的小弟,要保護歲歲妹妹的。”

等以後到了幼兒園裡麵,他纔不要讓其他小朋友欺負歲歲妹妹呢。

“晨晨是小小男子漢哦。”

雲落失笑:“好,我們家晨晨是小小男子漢,要保護歲歲妹妹。”

擔心自家爸爸媽媽吃醋,晨晨特意補充道:“晨晨也要保護爸爸媽媽的。”

紀之恒終於將視線挪到自家兒子身上。

“晨晨要乖乖吃飯,多多運動,早睡早起,這樣的話才能長得高高的壯壯的,保護爸爸媽媽和歲歲妹妹。”

晨晨重重點頭:“嗯嗯!”

爸爸高高的壯壯的,一定也是那麼做的。

爸爸不會騙晨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