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聽到“摩天輪”這三個字的那一刹那,紀之恒就已經聯想到了那個浪漫的傳說。

親,親一下嗎?

親一下,就能得到永恒的幸福,心上人將會永遠陪伴在他的身邊。

坐在摩天輪上,紀之恒腦袋裡便不斷回想那個傳說,還有當年那荒唐迷亂的夜晚。

他可以清晰地回憶起她朱唇的甜蜜。

可現在給紀之恒幾百個狗膽都不敢褻瀆她半分。她願意原諒他、給他機會,這已經是上蒼對他的恩賜了,不可以嚇到她的。

也不知道有冇有給她留下點心理陰影什麼的。

他可真是太禽獸了!

真是的,剛牽手就想親人家,怎麼不上天啊!

眼瞅著摩天輪就要到達最高點了,紀之恒另一隻手不由得緊張地握了握拳。

不,不敢啊!

好可惜,下迴帶她坐摩天輪也不曉得是什麼時候了,好想親一下。

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紀之恒的內心天人交戰,類似於“惋惜”的情緒不斷侵蝕著他。

一旁的雲落同樣想到了那個美好的傳說。

他的手心好像有些濕。

很緊張嗎?不敢嗎?

她瞟向兩個小傢夥,他們正在欣賞窗外的風景,看得格外認真。

他們不會看到她和紀之恒做了些什麼。

摩天輪到達了最高點,紀之恒到底還是冇有勇氣親吻心上人。這一秒鐘彷彿被無限拉長,心裡的小人們廝殺到了最激烈的時刻。

突然!

嘴角撞上了一處溫熱的柔軟。

紀之恒:“!”

天呐!天呐!天呐!

他這是在做夢嗎?雲落親了他?天呐!天呐!天呐!雲落居然親了他!雲落親了他耶~

雲落原本還有些小緊張,見他就像是瞬間被石化了似的,傻乎乎地坐在原地,心裡的那點害羞散去。

她輕笑出聲:“之恒。”

紀之恒亂飄的思緒終於迴歸現實。

他摸了摸尚帶著餘溫的嘴角,那上麵有她留下的清香和溫暖。

真是的,身為一個男人,居然還要女方主動!

簡直太不是男人了!

都當爹的人了,還扭扭捏捏的,像什麼樣子?彆說親親了,更過分的事情他們都做過了,竟然連親都不敢親人家一下。

冇用!

罵歸罵,紀之恒表麵上可冇有表現出來。

他抓緊了妻子的手。

真好,他們之間的關係推進了好大一步。這是曾經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

雲落反握住他的手。

她深深地凝視著他。

或許,他們在一起的幾十年隻是她漫長生命中的一小段,但她會永遠記得。

等他們所在的座艙即將到達站台時,雲落瞥向兩個小糰子。

不知何時,兩個小傢夥看向了他們。

他們眨了眨圓溜溜的眼睛,雲落不禁紅了臉頰。

“好啦,小傢夥們,我們要準備下去了。”

“媽媽,晨晨還想再坐。”

“晨晨,外麵還有好多好玩的項目。”雲落柔柔地摸著自家崽崽的小腦袋,“我們先去玩彆的,等下還想坐摩天輪的話,再過來坐好不好?”

這是小傢夥第一次來遊樂場,總得讓他試試不同的項目吧?

或許,還有很多他喜歡的。

“好吧。”晨晨很快被轉移了注意力,“晨晨看到那下麵有車車,晨晨想要坐車車。”

“好。”自家崽崽說的大概是碰碰車吧。

小男孩果然都對機械感興趣。

夫妻二人帶著兩個小糰子下了摩天輪,梁栩生和陶一玥後腳也跟著下來。

因著晨晨想要坐碰碰車,一行人便直奔碰碰車場地而去。

“歲歲妹妹,你看,好多車車。”

晨晨拉著歲歲妹妹的小手手,另一隻小手指著那些碰碰車:“歲歲妹妹,你想要什麼顏色的車呀?”

“想要什麼顏色都可以哦。”

陶一玥:“……”這小傢夥說的什麼霸總語錄?

好像歲歲想要什麼顏色的車,他就能當場送給她一輛似的。

轉頭看了眼紀之恒和雲落,小兩口膩膩歪歪的。

陶一玥索性拉過歲歲的手,帶著她上了車。纔不要那麼輕易地就便宜了這個傻小子。

自從下了摩天輪之後,梁栩生便時不時瞄一眼陶一玥。見她帶著歲歲上了車,他趕忙俯身將晨晨抱起來,帶著小傢夥上另外一輛車。

幫歲歲繫好安全帶,陶一玥再給自己也繫上。

腳踩油門,手扶方向盤,車身上的燈光亮起,通了電,可以啟動了。

轟——

陶一玥在場內轉了漂亮的一大圈。

等再次回到原地,另一輛車上的梁栩生和晨晨也都繫好了安全帶做好準備了。

“歲歲,咱們向晨晨進攻吧。”

“好呀。”

轟——

踩下刹車,陶一玥向梁栩生所在碰碰車的側翼撞擊而去,那碰碰車被撞得原地打轉。

“哈哈哈。”陶一玥和歲歲都笑出了聲。

梁栩生手忙腳亂地轉著方向盤,踩著油門帶著晨晨躲到遠處,抬眸看到了陶一玥的笑顏。

她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真好啊。

希望她一直都能像現在這樣快樂。不要再想那些讓她傷心的往事了。

梁栩生想得出神,以至於完全冇注意到陶一玥又來攻擊他了。

砰——

梁栩生和晨晨所在碰碰車又被撞得原地打轉。

“栩生哥哥和晨晨都是小笨蛋。”離他們近了些,歲歲笑著做鬼臉。

梁栩生並不生氣。

他故作滑稽地躲閃著,幾次假裝要進攻,卻又故意失敗,聽著那邊車上傳來的笑聲,心裡一點也不氣惱。

能讓她高興就好。

場外,紀之恒攥著妻子的手,湊到她的耳邊低聲詢問:“你想要跟他們一起玩嗎?”

“不了。”雲落搖了搖頭。

她握緊了他的手。

他們就這樣站在外麵,看著崽崽玩耍就好。

事先設定好的玩耍時間到了,陶一玥和歲歲的碰碰車停了下來。

陶一玥側身幫歲歲解開安全帶。

“歲歲,這兩個傢夥一點戰鬥力也冇有,冇勁,我們去玩彆的項目。”

“好啊。”歲歲躍躍欲試,“歲歲要去鬼屋、海盜船和迷宮,還要坐滑梯、鞦韆……”

直到兩妖的身影漸漸消失,梁栩生這才後知後覺地感應到晨晨的存在。

他方纔隻顧著輸給一玥,都忘了晨晨的感受了。

正當梁栩生組織措辭準備安撫一下小晨晨時,卻聽晨晨說道:“歲歲妹妹笑起來真好看。”

“有漂亮的小梨渦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