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陸氏辭職之後,葉見薇很快便重新尋找工作。

冇得辦法,之所以離開陸氏,是不想被葉興勝等人找上門,同時也是因為受夠了同事們的諷刺挖苦。

她不可能一輩子靠秦宴養著。

連一份體麵的工作都冇有,還怎麼嫁入豪門?大不了等以後嫁給有錢人了再辭職唄。

她可是新時代獨立女性!

年紀輕、樣貌好、高學曆、工作體麵,總會找到一個跟陸時深差不了多少的男人的。

她不會輸給林灼灼的!一定!

當然,葉見薇肯定有聽說葉興勝被廢掉雙腿的事情。第一反應是葉興勝的腿肯定是被追債的人砍的,後又聯想到秦宴,畢竟秦宴有砍人手的前科。

葉見薇還以為自己暴露了,嚇得險些連夜收拾東西跑路,直到秦宴的態度如故,這才鬆了一口氣。

就知道葉興勝不會將當年的事說出來的。

她出事,他肯本脫不了乾係。

至於渣爹被砍斷腿,葉見薇會不會傷心難過?顯然不會!

要不是怕被送進監獄,她早就把他的四肢廢了。

那就是個隻會拖人後腿的廢物!

葉見薇從前的積蓄都拿去給葉興勝還債了,林灼灼送的首飾鞋包也被葉興勝賣得差不多了。

葉興勝甚至還用那個秘密威脅勒索,找她要整整三十萬。他以前一直吸林灼灼的血,現在居然還妄想將她當成提款機。

不可能!

她不可能會花再在葉興勝身上花哪怕一分錢。

葉見薇連去看望一下都冇有,權當作不知情。

在得知葉興勝將房子賣了還債又重新買套老破小二手房之時,葉見薇也冇回去爭什麼。

隻要葉興勝死性不改,那破房子早晚也會敗光。

再說了,他們不可能加她的名字的。

葉見薇早就看得透透的了,他們有什麼好東西都會先緊著葉見宇那小子。即使他冷血、廢物……

目前最要緊的事是另外找一份工作。

她跟葉家那幾個人冇有任何關係了。

高溫下跑了好幾天麵試,葉見薇還是冇能找到合適的工作。

倒是不至於找不到工作。

待遇跟陸氏差不了多少的看不上葉見薇,待遇比陸氏差的葉見薇又看不上。找到最後,葉見薇都快懷疑自己的能力了。

憑她的學曆背景、工作經驗,那些公司居然不要?

她可是在陸氏待過的耶。

最後的最後,在秦宴的暗中牽線之下,葉見薇進入一家公司做平麵設計師。

讓葉見薇冇有想到的是,在新的公司依然被同事排擠諷刺。

“新來的那個姓葉的就是個關係戶。”

“蛤?真的嗎?”

“我騙你做什麼?據說她是老闆好友的女人。”

“難怪,我就說為什麼她的水平比實習生還要差勁,原來是關係戶啊。”

“這種人最噁心了。”

“就是說啊。她乾的活最少,工資卻比我們高那麼多,憑什麼嘛。”

“嘖嘖嘖,就是靠身體上位唄。”

站在茶水間門口,葉見薇麵無表情地聽著裡麵兩個新同事刺耳異常的議論聲。

她攥緊了手中的杯子,強行控製住自己纔沒有衝上去一人給她們一下。

真是夠了!

為什麼到哪裡都無法擺脫這些該死的八婆啊?她們這些人真是嘴巴跟吃了狗屎一樣惡臭。

可惜,她不敢再像之前那麼衝動。

經過陸氏的磋磨,葉見薇學乖了。

在冇法將她們死死碾壓的前提之下,跟這些三八徹底撕破臉,將會換來肆無忌憚、無處不在的辱罵。

至少現在的她們隻會在背後討論不是嗎?

但是,葉見薇越想越氣。

為什麼她的人生會這麼糟糕透頂?家庭、事業、愛情,全都是失敗的!

她想努力往上爬有什麼不對嗎?

還是說,她真的高攀了這份工作?她真的比實習生還要差勁嗎?那麼,她一直以來想要嫁入豪門的念頭會不會也是奢望?

憑什麼?憑什麼林灼灼可以,輪到她的時候,卻隻得了“癡心妄想”這四個字?

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茶水間內還在陸陸續續傳來兩人的談話聲。

“那個姓葉的也就是仗著自己有幾分姿色,卻不知道女人的花期轉瞬即逝。”

“就是,冇有能力脾氣還那麼古怪,等以後年老色衰了,肯定會被拋棄的。”

“我們就看看她能得意到幾時吧。”

葉見薇卻是在思考另一件事。

這兩個三八口口聲聲說她是仗著美色進來的,說她是老闆好友的女人。

該不會是秦宴吧?

她現在的這份工作是秦宴安排的?這可真是重新整理了她的認知啊。

本以為他隻是個廢物無能上不得檯麵的私生子,隻能厚著臉皮在紀氏掛個閒職,冇想到他還有將人的手腳活生生砍掉的能力。

砍手砍腳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能輕輕鬆鬆地將她弄進大公司當平麵設計師,每個月開比在陸氏還要高的工資。

這兩個三八說是老闆的好友,該不是老闆就是他吧?

如果她的猜想是真的,那麼,秦宴私底下的勢力也太可怕了。

倘若他將來知道了當年的事情呢?

如果他知道真相的話,會不會將她砍手砍腳啊?

葉見薇心裡亂得不行。總覺得秦宴這隻瘋狗不能利用得當的話,也許會反過來將自己咬死。

要跑嗎?離開A市,到一個誰也不認識的地方。

可……

她不甘心。

為什麼她要逃到一個陌生的城市躲藏在人海裡?憑什麼林灼灼可以繼續當她的陸家家主夫人,而她卻要碌碌無為地度過餘生?

那樣的生活真是想想都有些可怕。

而且,如果秦宴真的有那麼恐怖的勢力,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他依然會找到她的。

既然……

葉見薇想到了一個還算完美的解決辦法。

秦宴那隻瘋狗除了性格有些陰鬱扭曲以外,對她還算大方上心,為什麼不考慮一下他?

怕是再也找不到像陸時深那樣優質的男人了。就算找到了,說不定也會像陸時深一樣連眼角的餘光都捨不得給她。

而且,秦宴是所有人當中唯一對她伸出援手的……

那就賭一把吧。

讓秦宴徹底愛上現在的她。哪怕將來他不幸得知了真相,可陪在他身邊的是她。

就不信他隻愛當年那個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