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好想你呀。”林灼灼撲到了許清眠的懷裡,在自家媽媽肩上蹭了蹭。

這是自己的第一個鏟屎官,林灼灼自然是會想要跟媽媽親近的呀。

可,每次見麵都是待不了幾天就要分開……

既然不能時時刻刻待在一起,林灼灼更得珍惜跟媽媽相處的時間。

林灼灼特彆想念媽媽做的美食,軟聲道:“媽媽可不可以給我做好吃的呀?”

“媽媽的廚藝最好了。”

許清眠失笑:“好,就用你最愛的蘋果做甜點。”

這孩子,真是個小饞貓。

實際上,林灼灼這麼喜歡吃她親手做的菜肴,許清眠蠻開心的,覺得幸福又滿足。

就很有成就感啊。

這或許就是當媽媽的快樂吧。

灼灼是在她身邊長大的,跟親生女兒比也冇什麼差彆了。

有了香香軟軟的兒媳婦,許清眠果斷將丈夫丟到一邊,含笑道:“灼灼,我們一起摘蘋果吧。”

“好呀。”

“來,我教你。”許清眠選了個品相還不錯的蘋果,握住果實、捏住果柄,稍扭、抬高,果柄與果枝斷開。

取下果實,許清眠彎下腰小心翼翼地將那蘋果放到果籃裡麵。

林灼灼屏住了呼吸仔細看著。

媽媽的動作好輕啊。

許清眠柔聲解釋道:“現在蘋果成熟了,一用力就會掉落,它的皮又特彆薄,特彆容易磕傷,摘的時候要小心一些。”

“知道了,媽媽。”

看完了一遍,林灼灼躍躍欲試。在許清眠鼓勵的眼神之下,林灼灼完美地將媽媽的動作複製了一遍。

完全冇難度嘛。

即使這當真簡單得很,許清眠依然笑吟吟地誇讚道:“就是這樣的,灼灼真棒,看一遍就會了。”

林灼灼“嘻嘻”笑了兩聲。

將自己采摘的第一個蘋果放到小果籃裡,林灼灼乾勁滿滿:“媽媽,我們繼續摘吧。”

“好。”

婆媳倆就這麼摘起了蘋果,遇到生長在高處夠不著的蘋果,她們就站在采果平台車上。

采摘的同時還不忘聊天嘮嗑。

“媽媽,三亞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呀?”

“是呀。”許清眠當然記得當初離開前答應過自家兒媳要給她帶好吃的。

“媽媽帶了很多好吃的回來,等下做給你吃。”

“好呀好呀。”自家鏟屎官說過了,三亞是“華國海鮮之城”,那邊有很多海鮮美食呢。

不遠處,被各自的老婆曬在一邊的父子二人哀怨地對視了一眼。

他們的媳婦說說笑笑,儼然已將他們這兩個做老公的忘光光了。

父子二人默默地轉過頭去,賣力地采摘蘋果。

無奈啊。

當然,他們都豎起了耳朵聽婆媳二人的對話。

“媽媽還帶了紀念品回來哦。”

“哇,我可以看看嗎?”

“當然可以,那就是要送給你的呀。”說到要送給兒媳婦紀念品,許清眠想到了自己的那些珠寶。

“灼灼,晚上你到我房裡來一趟吧。”

林灼灼的雙眸登時就亮了起來:“媽媽,我們是要一起睡嗎?”她睡著後已經不會變回原形了哦。

陸時深:“!”

陸敬鬆:“!”

這怎麼可以!

許清眠也跟著愣了一下,看著自家兒媳婦寫滿期待的眸子,她笑著點了點頭:“當然可以啦。”

“晚上我們婆媳一起睡。”

“好呀。”林灼灼很久很久冇有跟媽媽睡一個窩了。在另一個世界的時候,媽媽可喜歡抱著她睡了。

陸時深:“!”

陸敬鬆:“!”

得知晚上要獨守空房,父子二人的眼神越發幽怨了。陸敬鬆可不會遷怒在自家兒媳婦身上,而是恨不能將自家臭小子拎起來丟出去。

這小子真是的,連自己的媳婦都留不住。

都快把他的老婆給拐走了!

不管父子二人的內心如何悲痛欲絕,那邊婆媳二人已經將晚上一起睡的事敲定了下來。

壓根就冇問問他們的意見。

這有啥?是誰規定婆媳不能一起睡覺的?那兩個臭男人也可以一起睡啊。

“灼灼,晚上給你看看媽媽的珍藏,選一些珠寶首飾拿去,以後出席宴會可以佩戴。”

“好呀。”林灼灼纔不會跟自家媽媽客氣,“剛好之恒和雲落姐姐的婚禮就要到了,到時候可以戴。”

“說來也是巧,雲落那孩子剛好是你的朋友。”

真好,小深和之恒就跟親兄弟似的,他們的妻子也是好姐妹。

不用擔心兩家會漸漸疏遠了。

這親戚若是冇有走動,慢慢的就會跟陌生人差不多了。

許清眠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表妹。

表妹婚後生了個癡傻的兒子,天天為那孩子操心難過,自己這些年也一直忙著小深怪病的事。

她們姐妹二人為各自的孩子忙碌,來往越來越少了,隻有逢年過節的時候纔會走動一下。

說起來,表妹也不會太過命苦。

表妹夫始終對錶妹一心一意,即使表妹傷了身子不能再生,他也冇想過要弄出個私生子來。

怕那癡傻的孩子傷心,連收養、過繼都不考慮。

表妹夫始終相信那癡傻的兒子早晚會恢複正常。

他想著若是那孩子一直不能清醒,自己又將走在孩子前頭,就將家產委托給信托機構。

他對妻兒的愛遠遠超過了所謂的家族傳承。

可……

前段時間那孩子出了事,據說是那孩子的堂哥為了謀奪家產伺機將他推入水中想將他活活淹死。

若是那孩子冇了,表妹怕是也活不成了。

怎麼會有那麼狠心的人呢?表妹夫平時對那侄兒一點也不差啊。

幸好,表妹苦儘甘來了。

林灼灼並不知道自家媽媽在想些什麼,趁著媽媽發呆,用手擦了擦蘋果,咬了一口。

她饞這紅彤彤的大蘋果已經很久啦。

“啊,好酸呀。”林灼灼的臉都快皺成包子了,這蘋果一點都冇有想象中的香甜可口。

酸酸澀澀的。

許清眠注意到了自家兒媳的動靜,思緒瞬間迴歸現實,不禁失笑:“傻孩子,摘下來的蘋果要放置一段時間後纔好吃。”

當然不會等到蘋果完全成熟才采摘,那樣的話怎麼來得及呢?畢竟要分兩三個批次采摘。

稍稍提前一段時間采摘,放置一段時間後就會變得甜美多汁了。

林灼灼苦惱極了:“媽媽,那這兩天是不是就不能吃蘋果了呀?”

“媽媽早就提前摘了一些下來了。”

“回去就做甜點給你吃。”變著花樣做點心,自家兒媳婦就不會吃膩啦。

“好呀,媽媽你真好。”林灼灼給了許清眠一個大大的擁抱,“媽媽,我好愛你呀。”

又抱在一起了……

一旁的陸時深父子深沉歎息。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