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灼灼的。”許清眠將送給兒媳婦的珠寶首飾放置在一旁的桌子上。

林灼灼挽著媽媽的手,在她的肩上蹭了蹭:“媽媽,我好愛你呀。”

真好,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媽媽都很愛她。

在現代世界的時候,媽媽就很喜歡給她買各種各樣的小衣服、小帽子、小墨鏡、小圍兜、銘牌,還有金、銀、寶石等各種材質做的小項鍊。

“傻孩子。”許清眠輕柔地拍了拍林灼灼的手。

攏共就這麼一個兒媳婦,還是自己看著長大的,不給她給誰呢?等她百年之後,名下所有的珠寶首飾都將是兒媳婦的。

陸時深那個臭小子又不戴首飾。

“媽媽,我們把這些東西都收起來吧。”在現代時,媽媽都是早睡早起的。

很晚了,媽媽該休息了。

婆媳二人將床上、桌上其他珠寶首飾收了起來,重新放回保險箱裡。

許清眠絲毫不介意林灼灼就在一旁待著,也不怕被她看到,“嘀嘀嘀”輸入了密碼。

將東西收拾完畢之後,婆媳二人上床就寢。

這麼多年了,許清眠跟陸敬鬆分床而眠的次數屈指可數,有時氣急了將他轟到書房去,他也會想方設法死皮賴臉地溜進來。

驟然一分開,還有些不習慣呢。

許清眠剛躺好,尚未來得及過多感歎,身旁便滾來一道身影。

猝不及防的,那身影鑽吧鑽吧到了她的懷裡。

林灼灼摟住自家媽媽,嗅著讓人心安的熟悉氣息,在她懷裡蹭了蹭,軟聲道:“媽媽晚安哦。”

許清眠:“!”

哎呀,真是怪難為情的。

多不好意思啊。

紅著老臉抬手拍了拍自家兒媳婦的脊背,許清眠柔聲道:“晚安,灼灼。”

對了!

林灼灼突然想到一件事。

她還冇有給媽媽晚安吻!

吧唧——

林灼灼在許清眠的臉頰上落下一個大大的親親。她看過小說的,知道嘴巴上的親親隻能給伴侶。

許清眠:“!”

“這是給媽媽的晚安吻哦。”說完,林灼灼將腦袋枕在自家媽媽的肩上,醞釀起睡意。

她現在不是喵身。

媽媽不會抱著她狂親的,那就不強求晚安吻啦。

能再一次在媽媽的懷裡沉睡,已經非常非常幸運了呢。

不知過了多久,林灼灼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感應到懷裡的人兒發出陣陣平緩的呼吸聲,許清眠試探著伸手將被子輕輕往上拉了拉,為自家兒媳婦掖好被角。

可不能讓兒媳婦著涼了。

藉著微弱的光,許清眠凝視著自家兒媳婦精緻的睡顏,眼神越發柔和。

這孩子,自從記憶錯亂之後,越發活潑開朗了。

她一直都知道這孩子自卑敏感,試圖給這孩子更多的愛來彌補父母早亡的缺憾,可這孩子似乎總覺得自己配不上他們的疼愛。

真是個讓人心疼的孩子。

許清眠抬手摸了摸林灼灼那帶著嬰兒肥的臉頰,林灼灼蹭了蹭她,囈語道:“媽媽。”

許清眠的心都要融化了。

自家那個臭小子從小就像個小大人一樣,送他去讀幼兒園連哭都不哭一聲,直接揮手說拜拜。讓那臭小子撒嬌那是打死都不可能的。

果然,還是女兒比較暖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