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記著要給自家兒子兒媳準備早餐,許清眠早早的便醒來了。

冇得辦法,這小兩口難得回來一趟。

許清眠正要輕手輕腳地抽身離開,垂眸卻對上了自家兒媳婦異常精神的眼眸。

兒媳婦醒得好早啊……

“灼灼,你醒啦。”

“媽媽。早上好!”論早起,試問誰能比得過一隻喵?還是修成人形的貓妖。

林灼灼早就習慣早起了。

要不是為了更好地融入人類社會,她真是恨不得白天睡大覺晚上蹦大迪呢。

她早早醒來,怕驚醒媽媽,就乖乖待著。

“灼灼,要是困的話,就再睡一會兒吧。”許清眠為自家兒媳婦拉了拉被子,“媽去準備早餐。”

“媽媽,我也要一起。”

林灼灼自告奮勇:“我可以幫媽媽打下手呀。”

媽媽做飯那麼好吃,好想看看她是怎麼做的呀。再說了,媽媽一個人做飯那麼辛苦,就幫媽媽減輕一點負擔唄。

既然兒媳婦這麼積極,許清眠也不好打擊她。

“行。”

讓灼灼幫點小忙也是好的,對什麼感興趣就去嘗試一下唄。會幾道拿手小菜,以後還可以做給小兩口的孩子吃。

洗漱完畢,婆媳二人下了樓。

在廚房之內,許清眠耐心地教林灼灼如何煲粥,以及如何製作蘋果蔓越莓薄餅和蘋果圈,還簡單榨了些蘋果汁。

林灼灼全程認真聽著看著,不時向自家媽媽吹幾個彩虹屁:“哇,好香啊。”

“媽媽好厲害。”

許清眠被誇得臉上溢滿了笑意。

“你這孩子,嘴巴是越來越甜了。”

“嘻嘻。”

“來,灼灼,嚐嚐這個好不好吃。”

“好吃!”

婆媳二人正說說笑笑,樓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林灼灼小耳朵動了動,稍稍感應了一下下——

是鏟屎官!

時間不是還早嗎?今天是週日又不用上班,鏟屎官這麼著急忙慌地跑下樓是為什麼呀?

該不會是公司出什麼事了吧?

“阿深!”

林灼灼忙放下媽媽做的蘋果蔓越莓薄餅,快步從廚房裡跑了出來。

“灼灼。”陸時深正好拎著公文包從樓上下來,見到自家媳婦,這才止步。

“阿深,你要去公司了嗎?”

怕媳婦多想,陸時深安撫道:“不用擔心,灼灼,冇什麼大事。”

“隻是今天又要去公司加班了。”

冇得辦法,“夜色”這根骨頭不是那麼好啃的。它背後似乎還有其他多股勢力。

好在紀陸兩家的人脈也不差,陸時深還有母族許家,宮家如今也是堅決站在陸家這邊的。

陸時深早晚可以將“夜色”扳倒。

“夜色”的人都不太講道德,也不是什麼遵紀守法的,稍微有些難搞。

如今,“夜色”的人安插了臥底,試圖在陸家生產的零食裡下些東西。

要知道陸家從事的可是食品行業啊!

這要是爆出衛生問題還得了?

好在陸時深早就有所防備,那臥底被抓了個現行。陸時深現在就是要趕到公司去處理那個臥底。

聽到自家兒子的聲音,許清眠跟著走了出來。

“小深,你今天又要加班啊?”自家兒子身著正裝,手上還拎著公文包,明顯又要去上班。

許清眠自然曉得他要對付“夜色”的事,也對夜老闆似乎就是秦宴的事略有耳聞。

她支援自家兒子,同時為他擔憂。

當年,秦宴母子之所以會被驅逐到B市,是紀佑輝為了向陸家表明決心。

秦宴未必不恨陸家。

如果秦宴真的是夜老闆,那麼,“夜色”將來很可能會對付陸家。最好及時將“夜色”消滅掉,以免養虎為患。

怕自家兒子會被“夜色”的人傷害,許清眠特地向孃家哥哥說明情況,讓許家力挺自家兒子。

儘管有了孃家的支援,許清眠依然有些擔心。

自家兒子的怪病好不容易纔痊癒,跟兒媳婦的感情也越發好了,可千萬不要出什麼差池啊。

“小深,先吃點東西再走吧?”

陸時深尋思著回市區要差不多一個小時,後續還有不少事情要處理:“我帶一點在路上吃。”

“媽,你和爸還有爺爺要保重身體,我改天再回來。”

“行,媽去給你拿些吃的。”許清眠也不再耽誤自家兒子的事,轉身回了廚房。剛好早餐做得差不多了,可以利索地著手打包一份。

在等待早餐時,陸時深對自家媳婦囑咐道:“灼灼,等下我讓老吳回來接你。”

總不好讓媳婦跟著他趕路吧?早餐都還冇吃呢。

反正到了公司他也要忙著處理臥底的事情,冇辦法好好陪陪她。不如讓媳婦留下來跟爸媽聊聊天。

“對不起,灼灼,說好的這個週末要陪你好好摘蘋果的。”

“公司的事比較要緊嘛。”林灼灼拉著自家鏟屎官的手,“阿深,你千萬要小心哦。”

她的鏟屎官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呀。

見媳婦小臉寫滿了關切,陸時深抬起另一隻手摸了摸自家媳婦的腦袋:“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他還要跟媳婦白頭偕老呢。

許清眠提著早餐走了出來,撞見小兩口依依不捨的樣子,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小深,早餐打包好了。”

接過早餐,陸時深抬腳朝門外走去。

“媽,灼灼,那我先走了。”

許清眠和林灼灼婆媳二人將他送到了門口,目送著他坐上法拉利漸漸遠去。

“阿深,路上小心呀。”林灼灼在後麵用力揮舞著雙手。

許清眠打趣道:“這麼捨不得小深走呀?”

“哎呀,媽媽,我們先去吃早餐吧。”林灼灼臉頰微微泛紅,挽著自家媽媽的手,“我好餓呀。”

“媽媽,你也餓了吧?”

“你這孩子。”

美滋滋地吃完了早餐,林灼灼回房間換衣服塗防曬霜。她還要跟爸爸媽媽一起去蘋果林摘蘋果呢。

許清眠正要上樓,大門外傳來汽車的轟鳴聲。

許清眠:“?”

難道是落下什麼東西了?

許清眠抬眸看去,卻見一輛邁凱倫緩緩駛近。

誒?

許清眠定睛瞧了瞧。

這輛車有些熟悉啊。

來不及細細思索,車門打開,車上下來一個西裝革履、身形修長的男人。

他拎著禮品大步走了進來,笑道:“姨母,我來看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