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燃?裴燃!

“你就是裴燃!”

新來的妖怪小夥伴!

昨天纔剛剛聽說了他的故事,今天就見麵了。大概是從其他妖怪小夥伴那裡聽到了她的故事,所以過來打個招呼吧。

他們現在是親戚關係,可以互相照應的呀。

林灼灼的語氣那麼激動,許清眠還以為她想起了關於裴燃的事情。

“是啊,就是阿燃,全名叫裴燃。”

“真的是你!”那位同樣是借屍還魂的小夥伴。

難怪看見她時情緒會那麼複雜,大概是剛修成人形見到同類後的真情流露吧。

她第一次見到一玥姐姐他們時也是開心得不行。

高興自己終於見到了同類,不再孤單了。

“以後請多多關照啦。”林灼灼笑道。

至於有冇有可能裴燃就是現代的玩伴阿燃?林灼灼倒是冇有想那麼多。實在是要同樣修成人形穿越到同一個小說世界太難了。

如果那玩伴是開了靈智的倒還好說。

但他就是正常的阿拉斯加呀。

對於林灼灼的反應,裴燃先是愣了下,隨即握住她的手:“很高興再次見到你,灼灼。”

再次?

林灼灼錯愕。

他們這不是第一次見麵嗎?

林灼灼思索著他們還在哪裡見過,以至於忘了自己的手還在裴燃手上。好在禮貌地上下晃動兩次後,裴燃主動放開了。

見他們握手,還說什麼“請多多關照”、“很高興見到你”,許清眠失笑:“這麼客氣做什麼?你們以前不是像兄妹一樣嗎?”

林灼灼恍然大悟。

小夥伴大概是說給媽媽聽的吧。

原主在陸家多年,跟裴燃原身肯定是認識的。

裴燃放在身側的手不動聲色地摩挲了兩下,眼底閃過一絲亮色。

真好,他們處於同一個世界了。

沒關係,她現在是陸時深那個傢夥的妻子又怎麼樣?她完全可以通過妖怪管理局換一個身份。

有他在,她不用擔心會被炮灰。

他會保護她的。

她是他來到這個世界的意義呀。

這時,羅阿姨送來男款帽子、防曬衣和手套,遞到裴燃麵前:“表少爺,這是為您準備的。”

“啊,謝謝。”裴燃終於回過神來,拿起帽子往頭上戴,動作顯得十分小心。

這是為了見她專門搞的髮型。

可不能弄亂了呀。

“阿燃,我來幫你。”見他動作稍顯生疏,許清眠明白這是因為他缺少經驗。

儘管智商提高了不少,可生活經曆還是像孩子。

許清眠抬手輕柔地幫他繫好帽子帶子。

戴好了帽子,許清眠又拿起防曬衣幫裴燃穿上,還為他戴好手套。

裴燃全程乖乖地讓許清眠幫他穿戴。

上下瞧了瞧,許清眠麵露慈愛:“我們家阿燃現在看起來就是個帥氣的小果農了。”

“謝謝姨母。”

裴燃表麵波瀾不驚,實際上,那條無形的尾巴搖得正歡實。他強行剋製住自己,這纔沒有衝過去圍著許清眠轉圈。

他現在不是狗!

不是!

裴燃正在心裡反覆強調時,許清眠拿起了一旁的屬於她的裝備。

片刻後。

“阿燃,灼灼,我們出發吧。”

“好呀。”林灼灼上前一步挽著自家媽媽的手,婆媳二人各拎著一個小果籃,說說笑笑地朝蘋果林出發。

裴燃落後幾步,注視著她們的身影。

她們是他在這世界裡最重要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