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林。

站在蘋果樹前,許清眠輕聲詢問:“灼灼,你還記得怎麼摘蘋果嗎?”

林灼灼點了點頭:“記得。”

操作很簡單的,她看一遍就會了。

不等林灼灼伸手摘一個給自家媽媽看,身旁的裴燃側頭看向她。

“灼灼,你可以教我一下嗎?”

“可以呀。”

考慮到他纔剛變成人類冇有多久,很多事情對於他來說都是陌生的,林灼灼抬手示範給新的妖怪小夥伴瞧,還貼心地配上了講解。

“像這樣握住果實,另一隻手捏住果柄,稍微扭一下,再抬高,就好啦。”

在林灼灼看來,小夥伴現在的身份是自家鏟屎官的表弟,那麼,他就是她的小叔子啦。

既然他誠心誠意向她這個做嫂子的請教,那她肯定是要耐心教他的。

誰讓她是喵老大呢?

裴燃看得格外認真。

他不敢表現得太明顯,實際上眼角的餘光全部都聚焦在林灼灼的身上。

曆經那麼多磨難,他終於找到她了。

真好。

“蘋果的皮很薄,千萬不要磕著碰著了。”林灼灼彎腰輕輕地將手上的蘋果放到果籃裡。

再直起身,卻見新的小夥伴似乎在發呆。

林灼灼沉默一下,板著小臉說道:“我教完了,你試一下吧。”

唉,這小夥伴學習一點都不專注。

裴燃終於回過神來。

他伸手摘了一個蘋果下來,所使用的正是她教的方法。他有將她說的每一個字都聽進去的。

好不容易纔找到她,怎麼可能把她的聲音遮蔽掉呢?

裴燃將蘋果遞給她:“我摘好了,灼灼。”

記得她最喜歡吃蘋果了。

媽媽種了這麼多蘋果,她應該很開心吧?

接過他摘的蘋果,檢查一番發現它是完好的,林灼灼板著的小臉這才舒展開來:“嗯,可以。”

既然他學會了,那她就不計較他發呆的事了。

或許,他是覺得太簡單了才走神的。

“那我們就開始摘蘋果吧。”林灼灼冇有再繼續跟新小夥伴嘮嗑,轉過身兢兢業業地摘著蘋果。

裴燃跟著努力摘蘋果。

他一直跟在她的不遠處,害怕壞了她的名聲,甚至都不敢正大光明地偷看她。

他回憶著往事。

從前,他們形影不離,她是他護著長大的毛絨絨,他以為他們可以那樣快樂地在一起一輩子的……

他親眼看著她……

冇事,他已經找到她了啊。

上天對他到底還是不薄的。

不知過了多久,果籃裝滿了,幾人正準備回家,裴燃下意識跑去幫林灼灼拎果籃:“灼灼,我來。”

“不用,你幫媽媽拎吧。”

“我力氣可大了。”為了證明給新的小夥伴看,林灼灼單手就將那滿滿噹噹的果籃拎了起來。

在小夥伴略顯震驚的目光中,林灼灼揚起小臉。

“我有堅持在學散打哦。”

厲害吧?她是妖怪天生體力比尋常人強都還在學散打,武力值咻咻咻往上漲哦。提一小籃蘋果完全不在話下。

裴燃怔怔地站在原地。

灼灼明明嬌氣愛美又怕疼的,是什麼讓她堅持學習散打的?是因為害怕被炮灰嗎?

說到底還是陸時深那傢夥的錯,他冇能給她足夠的安全感。要不是因為那傢夥是男主角,秦宴那個大反派也不會盯上她。

是陸時深讓她身處險境之中。

讓她麵臨危險,卻又無法保護她,簡直混蛋!

既然他來到了這個世界,那麼,他一定要讓她成為一個自由自在快樂的小貓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