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家。

回到了家裡,林灼灼讓保鏢和司機們將車上的東西全部都搬進屋。那是自家媽媽送給自己的各類珠寶首飾,以及各種各樣的美食。

整箱的蘋果和海鮮是必不可少的,還有媽媽親手做的蘋果醬和蘋果罐頭。

林灼灼將亮閃閃的珠寶拿到房間藏了起來。

她要像媽媽一樣,將它們好生放置在保險箱裡,這樣就不怕會丟失或者損壞了。

以後要把這些珠寶首飾給她和鏟屎官的崽崽。

嘿嘿。

林灼灼正清點著自己所擁有的亮閃閃,餘阿姨快步上了樓,彙報道:“夫人,禮服樣衣已經送過來了,您下樓試試吧。”

試禮服這事林灼灼熟。

參加自家爺爺壽宴之前,她就已經試過禮服了,知道是什麼樣的流程。

這回的禮服樣式是林灼灼自己挑選的,所量的尺寸也跟現在相差無幾。

將那禮服換上,在試衣鏡前轉了轉,果然合身。

林灼灼滿意地點了點頭:“可以,就這樣吧。”

猶豫了一下,餘阿姨上前一步問道:“夫人,您真的要選一字肩小禮服嗎?”

“您這肩上的傷……”

實際上,肩上的傷痕並不明顯,奇怪的是不管用多少靈力都冇辦法將它徹底消除,隻能讓它一點點慢慢淡化。

想到這傷痕是屬於原主的印記,林灼灼索性便由著它去了。

餘阿姨之所以會提及,主要是怕那麼多年的心結冇辦法一下子就打開。萬一屆時有賓客盯著夫人的傷痕看,讓夫人傷心了呢?

可不能讓自家夫人留下心理陰影啊。

“夫人,您以前從不穿露肩的衣服。”

“唉,這一點小傷痕有什麼呢?”林灼灼不以為然,“又不是毀容了,沒關係的。”

是因為這款一字肩禮服好看,她才選了它,並不是為了向誰證明自己不再介意肩上的傷。

她從來就冇有把這點小傷放在心上過。

纔不要因為這一丟丟的傷疤就徹底斷絕自己穿露肩裝的可能,那多可惜呀。

她可是愛美的顏控喵呢。

仔細瞅了瞅自家夫人,見她是真的不在意肩上的傷了,餘阿姨這才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夫人您穿這款禮服確實很漂亮。”又不會太過張揚隆重,從而搶了新娘子的風頭。

仔細想想,肩上那點傷痕確實不算什麼。

以前這傷還會稍顯猙獰一些,如今一點點慢慢恢複了,抹點遮瑕,不仔細看真的看不出來。

平時不小心劃傷手,都是直接貼個創可貼了事,根本就不會說有疤了就要戴個手套遮起來。

“夫人,先生不在,不如我幫您拍幾張照吧?”

林灼灼點頭:“好呀。”

原本想著週日傍晚回家後一起試禮服的,誰能想到他會臨時有事呢?怕耽誤自家鏟屎官處理事情,林灼灼纔不會用這種小事撥視頻電話打擾他。

拍幾張照晚上給鏟屎官看好了。

各個角度來了好幾張照片,林灼灼接過手機欣賞著餘阿姨拍的相片。

她特意挑選了每個角度最美的那張。

翻出鏟屎官的會話介麵,林灼灼將那幾張美美的照片發了過去。

林灼灼:【好看不?[可愛.jpg]】

本以為他在忙事情應該冇時間看訊息,怎料尚未退出會話介麵,便收到了回覆。

親親老公:【好看。[害羞.jpg]】

林灼灼笑著點了點手機螢幕上他發的表情,鏟屎官還真是容易害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