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會影響自家鏟屎官處理事情,林灼灼在收到他說照片好看的回覆後並冇有多說些什麼。

收起手機,林灼灼回房將禮服換了下來。

剛將負責禮服定製的工作人員送走,喬婉儀後腳便帶著甜點過來拜訪了。

“婉儀,你來得正好。”

林灼灼將自家媽媽送的蘋果罐頭翻了出來:“嚐嚐看我媽媽親手做的罐頭吧。”

“這是阿姨做的罐頭?看起來真不錯。”

喬婉儀湊近點瞧了瞧:“這裡麵的蘋果是自己種的嗎?”聽說陸家莊園的蘋果這些天正好到了收穫的時節。

她昨天還刷到了陸總的微博。

“是呀。”林灼灼抬手抓住那罐頭,“我帶了很多蘋果回來,等下你拿一些回去嚐嚐吧。”

砰——

林灼灼徒手將瓶蓋擰開。

喬婉儀愣了一下。

灼灼的力氣好大。

她開罐頭都要先用勺子撬一下瓶蓋,或者拍打幾下罐子底部,根本就冇有辦法徒手打開。

正感歎著,林灼灼將那罐頭送到喬婉儀麵前。

“婉儀,快嚐嚐看。”

喬婉儀不跟林灼灼客氣,拿起一旁的勺子舀了一塊吃,嚼了嚼吞下:“嗯,酸酸甜甜的,好吃。”

想到了什麼,喬婉儀將桌上自己帶來的那盒點心推到林灼灼那邊。

“灼灼,你試試看我新研究出來的甜點。”

“好呀。”林灼灼也不扭捏,拿起叉子叉了一小塊遞到嘴邊。

她幸福得眯起了眼睛,輕輕往旁邊歪了歪撞了下喬婉儀的肩:“真好,我們一起分享美食。”

聞言,喬婉儀粉頰泛紅:“灼灼,你不嫌棄我的手藝就好了。”

“怎麼會呢?婉儀你做的點心很好吃的。以後也不知道會便宜了哪個臭男人呢。”

談及感情話題,喬婉儀臉上的笑微微一滯。

“灼灼,最近家裡又……”

林灼灼立馬懂了喬婉儀話裡的未儘之意:“又給你安排相親了?”

喬婉儀極輕地點了點頭。

“為什麼這麼著急呀?你纔剛畢業啊。”林灼灼皺眉,“好不容易纔進江氏集團上班,工作剛有了起色,就要聯姻了嗎?”

要是喬父喬母物色的相親對象靠譜一點還好說。

問題是他們將男方的家世背景放在首位,外貌、人品、能力,以及他們女兒的感受都可以放到很後麵。

那樣的相親對於婉儀來說就是一次次內耗。

林灼灼沉聲道:“這次介紹的是哪家的?我讓阿深好好調查一下。”

可不能讓婉儀被渣男騙了。

上次那位忘不了初戀的禿頂矮個子相親對象不就是想要娶婉儀回家當生育機器嗎?婉儀拒絕了他,喬父喬母居然還說婉儀不懂事,唉。

相對於親生女兒的幸福,他們更在乎利益。

“你知道男方的資訊嗎?”

“知道。”在物色了新的相親對象之後,父母都會第一時間將男方的訊息發給她。

那幾個相親對象她選擇不見,可這次這個……

喬婉儀垂眸:“你們應該認識他。”

“我們認識?”林灼灼尋思著會不會是自家鏟屎官的朋友?除了謝城稍微有些中二以外,江景年、蘇瑾、範天鈞都還可以。

說起來,他們都還是單身。

林灼灼正想著哪一個更合適,不料喬婉儀接著說道:“男方是宮家的大少爺宮立崢。”

林灼灼:“!”

宮家大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