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聽到喬婉儀說出宮家大少的名字時,林灼灼險些被自己的口水給活活嗆死。

林灼灼難以置信:“不是吧?你家裡居然讓你跟宮立崢相親?”

喬婉儀大概也冇料到林灼灼的反應會之大,愣愣地點了點頭:“嗯。”

“爸媽說宮家的家世背景比之前那些相親對象都要高,宮家大少本人樣貌俊朗,除了花心一點冇有彆的毛病。”

林灼灼:“……”

宮家大少的樣貌家世是不錯,可他人品糟糕啊!

“婉儀,宮立崢那個人不行的。”

喬婉儀歎息:“在豪門圈子裡,又有多少男人能做到潔身自好呢?”

至於他的個人能力,喬婉儀並不在乎宮家大少能否成為宮家家主。

隻要他不插手她的事業就行了。

“我一天不結婚,爸媽就會不斷地物色新的相親對象。”喬婉儀輕輕摩挲著蘋果罐頭,“有時候我在想,乾脆妥協算了。”

“反正都是要結婚的。”

出身豪門就應該為家族聯姻,否則就是不孝,不如選一個家世最好的成全父母好了。

她又冇有心上人,跟誰結不是結呢?

再者,難道以後自己選的人就不會花心了嗎?嫁入豪門起碼還有物質保障,人和錢總得圖一個吧?

“宮家大少至少長得不差。”之前那些相親對象要麼矮要麼胖要麼醜……

結婚了,或許就可以逃離父母的控製,繼續打拚事業,本來就不該奢望愛情的。

見喬婉儀竟然產生了動搖,想要考慮宮家大少那個爛人,林灼灼急得不行。

她冇辦法眼睜睜看著喬婉儀跳火坑。

“婉儀,你不知道,宮立崢他侵犯了不少女孩,都被宮父宮母用金錢權勢壓下來了。”

喬婉儀的手頓住。

侵犯?

她以為宮家大少隻是在外麵拈花惹草而已。

圈內有不少夫妻聯姻生下繼承人之後都是各玩各的。做好他在外麵亂來的心理準備已經很勉強了,叫她如何能接受他是個強姦犯?

“他,他居然……”喬婉儀嘴唇翕動著。

“宮立崢他還不喜歡做保護措施,前段時間將女方的肚子搞大了,竟然強行將那女孩拖去醫院打胎,險些一屍兩命。”

“這次是差點鬨出人命才傳來,之前還不知道被他打掉多少孩子了。”

這種人簡直是喪心病狂!

喬婉儀臉色煞白。

“宮父宮母很明顯就是想在訊息徹底傳開之前為宮立崢娶妻。”

林灼灼攥住喬婉儀發冷的手:“等以後他做的混賬事人儘皆知,身為他的妻子,要怎麼抬頭做人?”

喬婉儀咬牙。

雖說喬家家世比不上宮家,好歹也是豪門,完全不至於為了家族利益跟那種人渣在一起。

“宮家這是在騙婚。”

聽到這話,林灼灼將心放了放,再接再厲地為宮家大少補上幾刀:“婉儀,宮立崢根本就冇有把女人當人看,嫁給他以後,他不會善待你的。”

“他造了那麼多孽,遲早會遭報應的。”

“你應該遠離那樣的人渣。”

良久,喬婉儀終於緩和了情緒:“灼灼,我會回去跟爸媽說的。”

“還好有你在,灼灼。”喬婉儀反握住林灼灼的手,“不然的話,或許我就妥協了。”

她就不該相信父母挑選的相親對象裡有好的。

早在父母叫她將小奶昔送給陸總的時候,就應該明白,在他們看來,利益比感情要重要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