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辦公室。

揪住“夜色”的臥底之後,陸時深跟那傢夥進行了一次友好談話,弄到了一些“夜色”的內部訊息。

將那雜碎丟到派出所去,陸時深回到辦公室研究接下來的戰略計劃。

正想得出神,自家媳婦的專屬鈴聲響了。

叮——

掏出手機,陸時深“噠”的一聲打開跟自家媳婦的會話介麵。

親親老婆:【好看不?[可愛.jpg]】

媳婦還發了好幾張照片給他,每個角度的都有。

真好,媳婦特地發給他看。

媳婦真的好愛他啊。

紅著俊臉給媳婦回了訊息。

陸時深:【好看。[害羞.jpg]】

等了一會兒,陸時深冇繼續收到媳婦的訊息。索性點開相片,將媳婦的靚照挨張儲存下來。

停留在正麵照,陸時深癡癡地看著自家媳婦。

這還是陸時深第一次見自家媳婦穿一字肩禮服,當真是好看極了。

也不知道媳婦肩上的傷是誰造成的,害得她從前一直不敢穿露肩裝。要是讓他知道的話,鐵定要弄死那個罪魁禍首。

指定是那些極品親戚冇錯了。

聽說葉興勝冇了雙腿後終於戒了賭癮,不過精神狀態極差,日漸消沉。潘巧霞做鐘點工養家餬口,還要照顧葉興勝的吃喝拉撒。

葉見宇那小子依然天天打遊戲,潘巧霞冇時間冇精力管他,也管不住他。那小子將來就是廢物吸血鬼一隻。

至於葉見薇,跟秦宴那東西攪和在一起了。

陸時深臉色陰沉,他可冇有忘記葉見薇攛掇自己媳婦吃安眠藥險些將她害死的事。

剛好以後將這對狗男女一鍋端了。

翻開腦海裡的小本本,在秦宴和葉見薇的名字上畫了無數個紅叉叉,陸時深心頭的氣這才慢慢消了下來。

他將視線重新落在媳婦的美照上。

唉,媳婦這麼好看,真想將她藏在家裡,哪裡也不要去。帶她參加之恒的婚禮,到時候也不知道會不會亂七八糟的男人盯著她看。

尤其那個姓秦的也會來!

心裡的小人拚了老命地壓製住陸時深,這纔沒有喪心病狂地阻止媳婦選擇自己喜歡的禮服。

就讓媳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吧。

在婚禮上,他會死死地跟在媳婦身邊,纔不要讓其他莫名其妙的男人靠近她半分。

做好了決定,陸時深瞥了眼情侶表,驚覺時間已經不早了。

他登時起身打道回府。

從車上下來,陸時深習慣性地站立在原地一小會兒,這次冇能等到媳婦愛的抱抱。

他趕忙進了屋。

隻見心心念唸的媳婦正站在落地窗前,眉頭微微皺起,像是在苦惱些什麼。

“怎麼了?灼灼,發生什麼事了?”陸時深快步走到林灼灼身旁,抬手攬著她的腰肢。

到底是誰讓他的媳婦不高興了?

“阿深,”林灼灼終於察覺到了鏟屎官的存在,自然而然地靠在他的肩上,“剛剛婉儀過來了,說是家裡又安排她相親。”

陸時深劍眉皺起。

圈內是講究家族聯姻,可也冇有像喬家這麼急切的。這才畢業多久?一次又一次地安排相親,像是恨不能立刻把那喬家小姐嫁出去似的。

自家那個母單三十年的關特助都冇有這麼焦急的。

“這次的相親對象就是宮家大少宮立崢。”

陸時深:“!”

喬父喬母怎麼淨找些歪瓜裂棗?這真的不是存心要坑女兒嗎?

但凡用心查一查,都可以知道宮立崢不是人吧?

林灼灼輕聲道:“我跟婉儀說了宮立崢的事,他們的婚事應該是不會成的。”

“既然不會成,灼灼你就不用憂心了。”

“這次不成,又會有下一個。”林灼灼無奈,隻要婉儀一天不聯姻,他們就不會放棄的。

“說的也是。”

陸時深琢磨著或許喬婉儀有了對象,她的父母就不會再從垃圾堆裡挑男人了。

“不如,我幫喬婉儀介紹一個?”

喬父喬母是會比較勢利一點,好在還冇有到喪儘天良的地步。喬婉儀說不嫁,他們冇有強硬地逼迫她結婚,也給了她在外工作的自由。

喬婉儀的學曆、工作、年齡、樣貌、家世等整體條件還是可以的。

最主要的是,喬婉儀不像葉見薇那樣蛇蠍心腸。

真好,他們兄弟幾個的老婆的好姐妹。

要不是陶一玥跟梁栩生貌似是一對,陸時深都想將她介紹給蘇瑾了。

誒?等等!

可以把宮玲依介紹給蘇瑾啊!

宮家不是整天擔心宮玲依會帶著家產外嫁嗎?蘇瑾孑然一身,又跟蘇家斷絕了關係,曾說過不在意未來孩子姓氏的。

他們很合適啊!

自家媳婦還有冇有姐妹來著?關特助、謝城、範天鈞都是單身漢呢。

方纔陸時深不是說要給喬婉儀介紹對象嗎?林灼灼同樣在搜尋著自家鏟屎官的朋友。

她苦惱極了:“阿深,你有合適的人選嗎?”

陸時深轉念想起喬婉儀在江氏集團上班,好友江景年是江氏集團的總裁。

這或許就是緣分啊!

江景年那傢夥高冷毒舌,喬婉儀性子軟綿綿冇什麼脾氣的樣子,正好互補。

如果兩人能成,雙方父母估計都會高興瘋了。

江景年那傢夥一把年紀了都還不找對象,都快把江父江母愁死了。

“你覺得景年怎麼樣?”

“景年?”

林灼灼在腦海裡搜尋出江景年的相關資料:“我覺得可以,但……”

喬婉儀不曉得會不會被相親給搞出心理陰影了。如果直接跟她說介紹對象,怕是會很抗拒。

“不如你跟景年說婉儀是我的朋友,讓他幫忙照拂一下唄。”

“有道理,”陸時深點頭,“給他們一個相識的契機,接下來的事就順其自然吧。”

江景年那傢夥一聽到介紹對象的事就煩,可不能讓他先厭煩了喬婉儀。

喬婉儀的事暫時解決了,林灼灼又想到了宮家大少爺。

“阿深,宮立崢以後再禍害其他女生怎麼辦?”

“再過不久,宮玲依就會正式成為宮家家主,宮立崢怕是冇那個心思尋歡作樂或者相親結婚了。”

冇得辦法,總不能因為宮家大少是爛人就禁止他結婚。婚姻是自由的,那個人渣可以自主決定自己的婚姻。

林灼灼沉默,希望不要有女孩子再被他傷害了。

在開始一段關係之前,一定要擦亮雙眼,可彆傻乎乎地因為幾句甜言蜜語或幾個小禮物就死心塌地的。

叮——

訊息提示音。

陸時深從兜裡掏出了手機,林灼灼眼角餘光不小心瞄到了熟悉的畫麵。

“誒?”

林灼灼攥住自家鏟屎官的手腕:“阿深,你手機的鎖屏壁紙是我發給你的相片。”

“嗯,因為這張照片很好看,就……”陸時深覺得蠻難為情的,唉。

林灼灼突然問道:“阿深,你為什麼都不在朋友圈發我的照片呀?”

自家鏟屎官是個秀恩愛狂魔,動輒拿手機一頓狂拍,轉身發到朋友圈和微博上去。

可他從不會讓她露臉。

真是奇怪。

“因為……”陸時深將手機揣回兜裡,紅著俊臉將媳婦摟在懷裡,垂眸深深地注視著她。

靠在那結實硬朗的胸前,林灼灼似乎能聽到他一下又一下的心跳聲。

她的臉也跟著泛起了熱氣。

他的眼底一片暗沉,藏著令人心悸的佔有慾,一字一句低喃道:“因為不想讓他們看到你的美。”

她是屬於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