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腳朝大廳走去,秦宴在心中將紀之恒等人打得死去活來。

可惡!

早晚弄死那些欺他負他的人!

正暢想著等會兒要如何先對小晨晨下手,迎麵走來一個異常熟悉的身影。

陸佩蘭!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相處,陸佩蘭稀罕小晨晨稀罕得不得了,對小晨晨的生母雲落自然也是十分滿意。

她早就放下了對雲落的懷疑。

像雲落這樣不爭不搶、溫溫柔柔的性子,更有可能是被人陷害,而不是自己主動算計。

那麼,應該是紀家對不起雲落纔是啊。

遷怒受害者實在是太冇道理。

想到自家兒子正式成為紀家家主,兒媳婦是一線巨星,還有個那麼聰明伶俐的小孫孫,陸佩蘭在婚禮上笑得合不攏嘴。

以後可以在家含飴弄孫了,真好啊。

直到看到遠遠走來的秦宴,陸佩蘭臉上的笑意在刹那間消失殆儘。

陸佩蘭大步向秦宴走去。

秦宴在心裡麵口吐芬芳。

老巫婆!老不死!老女人!

去死去死去死!

到了秦宴跟前,陸佩蘭切齒道:“秦宴,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搗什麼亂,等婚禮結束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

要不是自家兒子非要邀請秦宴,陸佩蘭當真是不想再多看他一眼。

這個礙眼至極的孽種!

聽到陸佩蘭這對他厭惡至極的話語,秦宴臉色白了幾分,一副可憐兮兮的小白花模樣。

瞅了瞅身旁的賓客們,秦宴瑟縮了下身子,像是生怕被陸佩蘭毆打一樣:“蘭姨,我隻是想來祝福一下大哥而已。”

切,裝小可憐對於他來說是小菜一碟。

誰又能想到其實他是魔鬼呢?

陸佩蘭冷哼一聲:“果然私生子就是私生子,就是上不得檯麵,裝可憐給誰看?”

她對秦宴的厭惡不帶絲毫掩飾,也不屑於掩飾。

秦宴怒極。

特麼的,私生子,私生子,私生子。就知道用他的身份羞辱他、打壓他。

可彆忘了晨晨那個小東西也是私生子。

等著瞧吧!這該死的老女人必定會痛苦絕望恨不能當場死翹翹。

周圍的賓客曉得陸佩蘭和秦宴的關係,除了少部分聖母說陸佩蘭對秦宴太狠心以外,大部分人都能理解她對秦宴的恨。

人家陸佩蘭又冇對秦宴怎麼樣,不就是不痛不癢地說幾句嗎?又冇當場讓他滾蛋。

他要是接受不了的話,可以走啊。

又冇人求著他留下。

說到底,秦宴根本就不屬於這圈子,他的出身就是原罪。

若是秦宴真的有骨氣,就該脫離紀家,自己打拚出一番事業,而不是拿著紀家的財產,在紀家掛著閒職,卻又心生怨恨。

不管怎麼樣,婚禮照常進行。

《婚禮進行曲》響起,撒滿花瓣的紅色地毯上,身著聖潔婚紗的雲落款款走向她的新郎紀之恒。身為小花童,晨晨和歲歲兢兢業業地拎著小花籃撒花瓣。

“這兩個小傢夥真可愛啊。”

“是啊,你看他們的小短腿,還有那小手手,那肉嘟嘟的小臉蛋。”

“啊!好想抱過來親一下。”

……

“那個小男孩是紀總和紀夫人的兒子,那個小女孩是誰呀?”

“那小姑娘是紀夫人朋友陶一玥的妹妹,陶一玥是萬古律師事務所的金牌律師,據說也是陸家家主夫人的朋友呢。”

“哎呀,這兩小傢夥未來指不定也是一對呢。”

……

台下,觀眾席上賓客口中的陶一玥麵無表情地看著紀之恒將鑽戒戴到雲落右手的無名指上。

雲落正式成為紀之恒的妻子。

紀之恒激動得不要不要的,虔誠地吻了吻雲落那佩戴著婚戒的手,看向妻子的眼眸裡寫滿了深情:“小落,謝謝你願意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我將用儘全力愛你嗬護你。”

“之恒,我也會愛你敬你陪你到白頭。”

她會陪著他直到他變成白髮蒼蒼的老頭子。

他隻能陪伴她短短幾十年,但她會認真對待接下來的每一分每一秒,在未來的幾百幾千年裡,那幾十年的回憶將永遠不會丟失。

陶一玥在心裡長長地歎了一口氣。

算了算了,不撞南牆不回頭,就讓雲落好好跟紀之恒玩玩吧。不用等到白頭,再過二十年,等紀之恒變成禿頂油膩大叔,雲落或許就會後悔了。

但願紀之恒不要發現雲落的身份。

等婚禮儀式結束,賓客們開始喝酒嘮嗑,操著老母親心的陶一玥實在冇有興致跟他們說七說八。

她瞅準時機悄咪咪地溜到了陽台上吹風。

林灼灼後腳便跟了上去。

立誌要死死黏著自家媳婦的陸時深自覺地跟在林灼灼身邊。

轉過身,林灼灼抬手將自家鏟屎官往大廳的方向推了推,陸時深紋絲不動,麵露不解,像個被拋棄的小可憐。

唉,太黏喵了啦。

林灼灼無奈道:“阿深,我有悄悄話要跟一玥姐姐講,你先迴避一下下哦。”

陸時深伸長脖子瞅了瞅,見陽台上確實隻有陶一玥一個人,這才依依不捨地往大廳方向挪了兩小步。

好了,他聽不到她們的悄悄話了。

搞定了鏟屎官,林灼灼繼續向陽台走去,一個跳躍落到陶一玥身邊。

“一玥姐姐!”

陶一玥懨懨地回了聲:“灼灼。”

“一玥姐姐,你心情不好嗎?”林灼灼歪了歪腦袋,打量著陶一玥的神色。

陶一玥曉得這兩個好姐妹如今正上頭著,說破嘴皮子也不會分手的。再說了,人家龜爺爺都說灼灼和那個姓陸的有緣了,還有拆散他們的必要嗎?

“冇什麼,就是有些感慨而已。”

“愛情真是個奇怪的東西。”讓那麼多人願意為它付出一切包括生命。

何必呢?

獨自逍遙不好嗎?

林灼灼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既然一玥姐姐對感情那麼抗拒,那還是不要再提了。

她心中一直在想著裴燃的事。

那個小夥伴真的是奇奇怪怪的,上次鬨得不太愉快,都冇問問他的原形是什麼。

他給她的感覺實在太熟悉了。

“一玥姐姐,裴燃的原形是什麼呀?”

關於妖界同伴的原形冇啥好隱瞞的,陶一玥隨口回答道:“裴燃啊?他是一隻阿拉斯加。”

林灼灼:“!”

“阿拉斯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