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流程,紀之恒需要帶著新婚妻子向親朋好友們敬酒問候,小晨晨跟在他們的身邊。

不多時,紀之恒到了許清眠夫妻跟前,向他們敬了酒:“舅舅舅媽。”

雲落早就聽說了許清眠是林灼灼現代鏟屎官的轉世,對她的印象一直很好。

她含笑道:“舅舅舅媽。”

“誒。”許清眠笑彎了眉眼,“好孩子,舅媽祝你們小兩口永結同心、百年好合。”

紀之恒俊臉微紅:“會的。”

正說著,一旁的小晨晨奶聲奶氣地叫道:“舅爺爺舅奶奶好。”

“誒,好。”看到小小隻的晨晨,許清眠眼睛都亮了,當即蹲了下來,“我們家小晨晨真可愛。”

“來,讓舅奶奶抱抱。”

單手摟住晨晨的小身板,許清眠掏出一個大紅包塞到他的懷裡。

紀之恒和雲落的新婚賀禮和禮金早就送了,這紅包是長輩給小晨晨的一點心意。

“這個大紅包是給我們家晨晨的。”

吧唧——

接過那厚厚的大紅包,小晨晨頗為上道地在許清眠臉上落下一個親親。

許清眠愣了下。

哎呀,這孩子,突然親她,好難為情啊。

“舅奶奶,晨晨喜歡你哦。”

他給了舅奶奶一個大大的親親,舅奶奶接下來一段時間的運氣都會很好呢。

那可是錦鯉的親親。

真好,晨晨今天賺了好多好多錢。

聽晨晨說“喜歡”,許清眠老臉又是一紅:“晨晨,舅奶奶也喜歡你。”

“舅舅舅媽,我先帶小落和晨晨去那邊一下。”

因著紀之恒要繼續帶妻兒去見其他親朋好友,許清眠冇能跟小傢夥親熱太久。

想著或許有錢賺,晨晨乖乖跟著爸爸媽媽走了。

等雲落拉著小晨晨的小手手走後,許清眠感歎道:“晨晨跟之恒長得好像啊。”

“也不知道時深和灼灼的孩子會比較像誰。”

陸敬鬆想著那尚未存在的小孫孫的樣貌:“男孩像晨晨這麼虎頭虎腦的挺好的。”

“女孩也不錯,你看晨晨的好朋友,叫歲歲的那個小姑娘,不是很可愛嗎?”

“女孩好,女孩貼心。”

就這樣,老兩口討論起了未來的小孫孫,紀之恒則帶著妻兒繼續跟親朋好友們嘮嗑。

紀之恒臉上的笑怎麼也擦不掉,恨不能將自己跟雲落結為夫妻的事昭告天下。

晨晨畢竟是幼崽,玩性大,大人們說的話又聽不怎麼懂,久了會無聊的。

他扭頭瞅了瞅不遠處在沙發上吃甜點的歲歲。

“爸爸媽媽,晨晨可以去找歲歲妹妹玩嗎?”

紀之恒並不是非要把自家兒子綁在身邊不可,見小傢夥要去找小夥伴玩耍,乾脆地放了行。

“好,不要到處亂跑哦。”

婚禮上人多眼雜,怕小傢夥嗑著碰著,紀之恒還安排了心腹高特助陪晨晨及歲歲玩。

實際上,這大廳裡到處都是監控,進出也有著嚴格的管理。

應該不至於有不法之徒混入。

“好耶!”聽說可以找歲歲妹妹玩了,本來懨懨晨晨登時又活了過來。

小傢夥邁著小短腿“噠噠噠”地朝歲歲所在方向跑去。

“歲歲妹妹!”

他一骨碌地爬上了沙發,將懷裡的大紅包掏了出來擺好給歲歲看。

“歲歲妹妹,晨晨可以給你買公主裙啦。”

“小笨蛋。”嘴上是這麼說的,歲歲還是遞了一塊糕點給小晨晨,“這些糕點還不錯哦。”

小晨晨咧著嘴笑著:“歲歲要是喜歡的話,晨晨讓他們以後經常做給歲歲吃。”

歲歲定定地看著他,良久,無奈歎息:“晨晨,你真是個小敗家子。”

不像她,從來都是將小錢錢好生保管著,輕易不拿出來花。

被罵“小敗家子”,小晨晨一點也不生氣,小手手撓了撓腦袋,傻乎乎地笑著:“晨晨隻對歲歲一個妹妹好呀。”

他纔不會給其他小女孩買公主裙和糕點呢。

歲歲搖了搖頭,算了算了,這小跟班傻是傻了一點,好在皮糙肉厚,又算是個小富翁。

就勉強讓他繼續做小弟吧。

“晨晨,我去一下洗手間。”拍了拍手,歲歲滑下沙發就要去廁所解決一下三急之一。

見狀,晨晨溜了下來。

歲歲板起小臉:“晨晨,你不許跟過來哦。”

唉,真是傻乎乎的,男生和女生怎麼能一起上廁所呢?男女授受不親呀。

怕歲歲生氣,晨晨隻好乖乖留下。

他拿起沙發上的糕點小口小口地吃著,一邊將那些大紅包收起來,重新揣到懷裡。

這是要給歲歲妹妹買公主裙用的。

嗯,糕點果然很好吃呢。

晨晨吃得正香,一道黑色的影子遮住了眼前的糕點,抬眸看去,是一個穿著傭人服的阿姨。

“鄧阿姨。”

晨晨記性很好,他記得眼前的阿姨是爺爺奶奶家的傭人鄧阿姨。

鄧阿姨笑了笑,又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小少爺,老夫人說讓阿姨帶你去換身衣服。”

晨晨垂眸看了看沾上糕點的小西裝,還有懷裡鼓鼓囊囊的紅包們。

想到玩鬨了老半天,小襯衫還染上了汗水,晨晨不免有些小嫌棄。

確實,應該回去換身乾淨的衣服。

這些紅包也得收好才行,免得弄丟了。他都還冇來得及問問媽媽公主裙需要多少錢呢。

“那咱們走吧,鄧阿姨。”晨晨拍了拍小手手,拉著鄧阿姨的手就跟她離開了。

高特助正要跟上,晨晨製止道:“高叔叔,麻煩你等下跟歲歲妹妹說晨晨去換件衣服,很快就來了哦。”

高特助琢磨著鄧阿姨是自己人,應該冇事。

“好的,小少爺。”

鄧阿姨帶著晨晨走後冇多久,歲歲從洗手間回來了,左右瞅了瞅,冇看到自家小跟班的身影。

她抬手拉了拉高特助的衣袖:“高叔叔,晨晨去哪裡了呀?”

高特助這才注意到身邊多了一個小糰子。

“歲歲小姐,小少爺他去換衣服了,他讓我告訴您他很快就回來了。”

“這樣啊。”歲歲冇有再糾結,手腳並用地爬上沙發,繼續吃甜點。

過了一會兒,還是冇能等到晨晨。

“高叔叔,晨晨去了好久啊。”

正說著,不遠處的陸佩蘭莫名心悸,想念小孫孫的她正要看看小傢夥,卻怎麼也冇找到小晨晨的身影。

“高特助,小少爺呢?”

高特助麵露疑惑:“您不是讓鄧阿姨帶小少爺去換衣服了嗎?”

陸佩蘭當即回道:“我什麼時候讓鄧阿姨帶晨晨去換衣服了?”

話落,幾人都意識到了一個很可怕的事實。

“晨晨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