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蘋果片片吃光光後,林灼灼“噠噠噠”上了樓,站在鏟屎官門口,準備叫他陪她洗澡。

叩叩——

“阿深。”

冇有迴應。

林灼灼豎起小耳朵仔細聆聽,房內並無異響,又感應了一下鏟屎官的氣息。

他好像在樓上,估計又是在處理事情。

唉,算了,她自己洗吧。

反正變成人類之後,洗澡變得冇那麼可怕了。

正在書房裡埋頭乾活的陸時深並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不然怕是要捶胸頓足、悔不當初。

一個小時後。

陸時深苦兮兮地結束了加班,如往常那般下樓飄回自己的房間,順手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寂靜的空間裡驟然響起男主角的呼喚聲:“媳婦!”

陸時深伸向浴袍的大手頓住。

哎呀,差點忘了自己的媳婦!

叩叩——

“阿深!”

外麵傳來自家小妻子清甜悅耳的聲音,陸時深三步並做二步走,麻溜跑去開門。

她笑吟吟地站在門外,身上穿著粉粉嫩嫩的睡衣。他們離得有些近,他能聞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沐浴露香味。

陸時深心裡該死的有些惋惜。

她好像不怕一個人洗澡了。

齷蹉!想什麼呢?難不成又想要去人家浴室門口守著?變不變態啊你!

上次她……

陸時深趕忙將那些少兒不宜的畫麵瘋狂地揮散掉,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灼灼。”

林灼灼似乎並不知道他滿腦子黃色,歪了歪小腦袋,透過縫隙看向房間裡的彩電。

“阿深,你在看電視嗎?”

“是的。”

陸時深心裡的小人滄桑地點了支菸。

唉,繼熱衷於看霸總狗血言情小說之後,他又被她發現了喜歡追劇的秘密。

夫妻之間本來就該坦誠相待的。

隻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阿深,我也要看。”趁鏟屎官不備,林灼灼“呲溜”鑽過縫隙,腳腳一蹬,脫掉拖鞋跳到床上。

她在鏟屎官的床上滾了幾圈,留下氣息標記。

這個窩包括鏟屎官都是她一隻喵的。

不許其他毛絨絨靠近。

“阿深,你快上來呀。”林灼灼讓出了一片空間,手手用力地拍了拍,示意陸時深躺下。

陸時深遲疑了一會兒。

誒?要不要上去咧?可他還冇洗澡。但是現在去洗澡會不會有點奇怪呀?她會不會跟過去?

萬一他洗澡的時候,她覺得無聊回自己房間了怎麼辦?

要不……

算了,機會難得,先躺下再說。

咳咳。

陸時深嚴肅著俊臉一步兩步朝那張大床走過去,那可憐的小心臟“噗通”、“噗通”地跳,差點冇跳出胸膛來。

他不動聲色地摸了摸。

不要太大聲了,多不好意思啊。

終於,陸時深在自家小妻子的身邊坐下,靠在床頭。

就像根木頭一樣直挺挺的。

少女的馨香在鼻間縈繞,差點讓陸時深呼吸不過來。

好緊張,他跟自家媳婦第一次在同一張床上看電視。

電視上,男主角還在一個勁兒地叫著:“媳婦,媳婦。”

然而陸時深不僅僅連一秒鐘的畫麵都看不進去,他連聽都聽不到了,他的耳邊隻有小妻子清清淺淺的呼吸聲。

這樣還蠻溫馨浪漫的嘛。

“阿深,我來啦~”林灼灼突然滾了兩圈,從床邊滾到他的懷裡,順勢靠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找了個舒服的位置。

陸時深的心臟有些不受控製,瘋了似的跳動。

他的手抬起來又放下,抬起來又放下,最後終於壯起狗膽把手搭在了自家媳婦的肩上。

好香,好軟。

“媳,咳,灼灼。”陸時深斟酌著開口,“我把零食收起來,是怕你吃太多肚子會難受。”

不是他小氣哇!

那些零食吃多了對身體不好的。

雖然都是陸氏生產的……

“我知道呀。”在林灼灼還是布偶貓的時候,腸胃十分脆弱,一不小心就會鬨肚子。

前任鏟屎官就特彆注意她的飲食。

這或許就是喵的宿命。

要一直被鏟屎官管控著零食的量。

不過……

嘿嘿,等鏟屎官不在家的時候,她可以偷偷地吃呀。

她已經在零食上做了氣息標記。

她知道他把零食放在哪裡。

“我知道阿深是為了我好。”林灼灼回答陸時深的時候,圓溜溜的眼睛一直盯著電視瞧。

就在陸時深為她的話感動得稀裡嘩啦時,林灼灼指了指螢幕,嗓音甜軟:“阿深,他們在親親哦。”

親親!

陸時深眨了眨眼,終於看清了螢幕上的畫麵。

那個“媳婦”、“媳婦”叫個不停的男主角終於哄好了他的“媳婦”,此時正摟著女主角親。

“咳咳,是啊,他們在,呃,親親。”陸時深的俊臉冒起了熱氣。

他都還冇親過自家媳婦的唇。

一定很香很甜吧?就像果凍一樣,嬌嫩Q彈,叫人捨不得離開。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

啵唧——

陸時深隻感覺到溫熱、柔軟的唇瓣落在他的嘴角,甜甜的呼吸灑在他的臉頰上,叫他的每一根汗毛都豎了起來。

她吻了他的嘴角!

哦,天呐!天呐!

他都還冇來得及記錄一下時間,都冇事先刷一下牙,哦,NO,他都冇好好品味一下。

陸時深都不知道該作出什麼樣的反應了。

他愣愣地看著懷裡的妻子。

他的心好像被填得滿滿的。

真好,她親了他。

林灼灼那雙漂亮的杏眸似滄海星辰,一眨不眨的,像是要將他的魂魄都吸走。

“阿深,不可以做‘羞羞的事情’,但是可以親親呀。”

男人俊臉微紅,但雙眸黑沉:“可以親親嗎?”

奶萌奶萌的小貓崽迷迷糊糊地闖進了大灰狼的領地,不僅往惡狼的懷裡鑽,還主動摸它的獠牙。

冇有防備心的,單純的小貓崽啊。

她用力點了點頭:“是啊,可以親親。”

女人話音剛落,男人的唇便落在了她的嘴角處。既然可以親親,那就彆怪他不客氣了。

嗯,果然,很香很甜。

過了許久,直到片尾曲響起,陸時深這才嘗夠了,離開自家小妻子的菱唇。

他有些忐忑地看著她。

隻是親了親嘴角,但他親了好久好久,希望她不要生氣。

林灼灼吧唧吧唧嘴,白嫩的手指點了點他的嘴角:“阿深,你剛剛吃了蘋果味的糖果哦。”

“我很喜歡。”

嗯,她喜歡這個味道。

陸時深的臉上卻是劃過一抹羞意。

她說她很喜歡!

她很喜歡!

很喜歡!

她一點都不反感他的吻耶~她還很喜歡哦~好開心~

陸時深心裡的小人正在放鞭炮慶祝時,林灼灼打了個哈欠,清澈的眸子浮起一層水霧:“阿深,我好睏啊。”

陸時深的心跳加快了些許。

要不一起睡覺?如果嫌進展太快的話,蓋著被子純聊天也是好的。

不等陸時深組織好措辭,林灼灼手腳並用地爬了起來。

“灼灼……”

林灼灼看出了自家鏟屎官的不捨。

她跪坐在床上,捧著自家鏟屎官的俊臉。

“阿深,你不是說我要在新房間睡嗎?因為你怕一不小心會做‘羞羞的事情’。”

陸時深:“!”

心痛啊,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趁著自家鏟屎官還冇反應過來,林灼灼爬下床,穿上鞋“噠噠噠”往對麵走去。

她也想和自家鏟屎官一起睡覺覺。

可……她今天早上醒來變成了布偶貓,要是留了下來,明天在鏟屎官的懷裡變成喵……

那就夭壽了哇。

走到門口,林灼灼又“噠噠噠”跑了回來,俯下身在自家鏟屎官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晚安,好夢哦~”

在鏟屎官抓住她之前,林灼灼一溜煙回了房。

陸時深保持著被吻的姿勢,好半晌,嘴角上揚,弧度越來越大,直到輕笑出聲。

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