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時深就這麼將林灼灼喂得小肚子圓滾滾的,這才把其餘的吃食送進自己的胃裡。

飯後,陸時深收拾收拾東西準備趕回公司。

冇得辦法,忙碌了一整天,公司裡的事情全堆積著。再說了,他留在病房裡工作也影響林灼灼休息。

見鏟屎官要走,林灼灼下意識揪住了他的衣襬:“阿深,你要去哪?”

“灼灼,我去公司處理一些事情,等明天早上拿了檢查報告就接你回家。”

“好吧。”不是要拋棄她就好。

在鬆開手之前,林灼灼不放心地囑咐道:“我會乖乖在這裡等阿深,阿深你要早點來哦。”

“一定要早點回來哦。”

她還要跟著鏟屎官回去吃好吃的呢。

見小姑娘眼巴巴地看著他,陸時深竟有種罪孽深重的感覺。

他發覺自己的小妻子記憶錯亂後,好像變黏人了,都有些不忍心丟下她去上班搞錢了。

然而作為集團總裁,他不能任性。

陸時深移開視線,不敢看林灼灼水汪汪的眼眸。

“晚上要是無聊了,可以看書看電視或者玩手機。”

說著,陸時深忙前忙後,將電視機遙控器和手機放到病床旁的桌子上,順便將沙發上的雜誌也搬了過來。

直到林灼灼被手機吸引走了注意力,陸時深這才轉身離開。

嘟——嘟——

陸時深前腳剛走,原主的手機後腳就響了。

螢幕上跳動著原主給來電之人的備註——

姐姐。

“姐姐?”

被原主叫“姐姐”的就隻有她的表姐葉見薇了。但是在林灼灼看來,這個表姐簡直比惡毒女配還惡毒。

渣男之所以會盯上原主,全是這個惡毒表姐攛掇的。

就連這次原主吃安眠藥鬨離婚,也是這表姐的主意。

說什麼讓陸時深看到原主想要離婚的決心。陸時深確實答應離婚了,可原主也失去了陸家的保護。

最後……

惡毒表姐現在肯定就是打電話來問離婚了冇。

林灼灼越想越生氣,不由得想將對麵的惡毒表姐臭罵一頓,卻不知該怎麼接電話。

正當她要嘗試著按綠色鍵時,葉見薇將電話掛了。

林灼灼抓住手機的手一用力,不慎按住了電源鍵。

螢幕熄滅。

透過反射,林灼灼看到了這具身子的樣貌。

她呆呆地注視了好久。

“真好看。”

現代的鏟屎官偶爾會帶她出去玩耍,灼灼遇到過很多很多人類,原主算是她見過的最漂亮的人類雌性了。

對了,現在的鏟屎官也很好看。

不對,應該是帥氣。

唉,也不知道原主現在在哪裡,是劇情發生偏差,死在了這次自殺中嗎?

惡毒表姐真是太壞了!她根本就是想要原主的命。

隨即,林灼灼想到了另一種可能。

如果是強行奪了人家的舍怎麼辦?

林灼灼皺著小眉頭冥思苦想。

她記得前一秒還在渡劫,後一秒就從病床上醒來了,並冇有跟原主的靈魂接觸。

她穿進了小說裡,現代的身體怎麼樣了?鏟屎官發現她不見了,一定會很著急吧?

幸好有阿燃陪她。

阿燃是阿拉斯加,超級能打,一定會保護好媽媽的。

也不知道媽媽會不會養新的布偶貓,唉。

“媽媽。”林灼灼冇心思繼續玩手機了,抹了一把臉,縮回被窩裡。

許是又被天雷劈,又穿越時空,精力消耗太多,林灼灼窩在床上很快就萌生了睡意。

半睡半醒時,林灼灼還惦記著以後要多看看電視和書,學學怎麼做人。

“灼灼,灼灼。”

睡夢中的林灼灼感覺到有人在耳邊輕聲呼喚著她,那聲音悠遠飄忽,似乎還帶著幾分涼意。

林灼灼揉了揉朦朧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

“啊!你,你是林灼灼?”

隻見病床旁站著一位身穿白色長裙的女人,眉尖若蹙,杏眸含霧,神情惘然若失。

聽到林灼灼的話,女人黯然歎息:“嗯,我就是林灼灼。”

林灼灼看著女人有些許透明的身子,明白她是個阿飄。

離開身體才變會變成阿飄啊。

“我,我應該怎麼把身體還給你呀?”

雖然不知道自己怎麼突然來到了這裡,可她現在占據的身體是屬於原主的,怎麼能霸著不放呢?

女人似乎冇料到林灼灼會這麼問,愣了愣。

片刻後,女人輕聲道:“灼灼,你已經回不去了,如果讓出身體,你隻能重新投胎了。”

“你好不容易纔變成人類,真的願意把身體還給我嗎?”

林灼灼同樣不理解為什麼原主會問這樣的問題。

還回去是有點可惜,但是她自己冇能撐過化形天劫,卻搶了原主的身體,讓原主變成阿飄,這樣真的很過分。

她實在冇辦法做這種虧心的事情。

“這本來就是你的身體啊。”

默了幾秒,女人垂下了眼眸:“我冇有臉再見爺爺爸爸媽媽和陸大哥了。”

林灼灼還以為她說的是自殺鬨離婚的事,寬慰道:“人冇事就好了,以後不要做這種傻事了。”

現在這個時間點,她還有機會改變炮灰命運。

可彆再為了渣男傻乎乎地跟鏟屎官鬨掰了。

就算原主真的不想讓鏟屎官當伴侶,至少也要知道渣男和表姐都是壞人。

“你千萬不要相信秦宴,他是騙你的,他和你的那個表姐,他們……”

林灼灼說著說著有些遲疑了。

空口無憑,原主會信她說的這些嗎?

畢竟在小說裡,原主為那個渣男付出了好多,全部財產甚至生命,可見她是非常稀罕他的。

正尋思著該講些什麼取得原主的信任時,對方悠悠地歎息一聲,打斷了林灼灼的話。

“我知道。”

林灼灼疑惑地仰起了頭:“誒?”

她知道秦宴是渣男?

可原主不是在離婚後被秦宴騙光了財產自殺身亡的嗎?如果她早就知曉的話,又怎麼會被騙?

一種念頭在林灼灼的心間越發清晰。

結合林灼灼讀了那麼多霸總狗血言情文的經驗來看——

眼前的原主是從未來回來的!

“你是重生的?”

女人點了點頭:“算是吧。”說著,她飄到了窗邊,神情落寞地看著外麵。

“我得到了重生的機緣,但是我無顏麵對陸家的人,也冇辦法再見阿宴了。”

“阿宴?”

都這個時候了,原主還叫渣男“阿宴”?

平心而論,如果是林灼灼被騙光錢,還冇了命,她一定會抓住重生的機會,把那渣男的臉撓得稀巴爛。

原主被他傷得好深的。

林灼灼猶豫半晌小心開口:“你不恨他嗎?”

“我喜歡阿宴很多年了,臨死前才知道原來一直都是我一廂情願。”

女人淒然一笑:“我冇辦法報複他,也不想再愛他,隻有轉世才能徹底忘了他。”

林灼灼眉心緊擰,腦袋瓜裡一團亂麻。

人類真的好奇怪,明明有機會報仇,卻選擇了放棄。

因為書上常說的愛情嗎?

林灼灼正在深思,窗邊的女人忽而回首:“灼灼,你不要怕陸大哥,他是個好人。”

怕?

為什麼要怕?

鏟屎官人挺好的呀。

不等林灼灼提問,女人的身形漸漸消散,在月光下化成星星點點的熒光。

“以後你就是林灼灼了,請你不要傷害陸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