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冇有和鏟屎官一起睡。”

布偶貓形態的林灼灼窩在床上,小臉惆悵地看著虛空。

一覺醒來就變成喵,已經連續兩次了,該不會以後都會這樣吧?

要是當著人類的麵變成喵,會不會被切成片片研究呀?

以後都不能和鏟屎官一起睡覺覺了。

唉,真可惜。

林灼灼無比憂傷地癱在大型貓窩裡懷疑人生,一陣陣輕微的聲響傳來,小耳朵動了動。

噝噝——噝噝——

是蝴蝶扇動翅膀的聲音。

林灼灼一躍而起,伸長了毛絨絨的小腦袋,睜大眼睛看向聲音的來源處。

隻見一隻水晶般的蝴蝶撲閃著翅膀從窗戶縫隙飛了進來。

它姿態輕盈地在空中飛舞著,晶瑩剔透的翅膀煽動時甚至留下了星星點點的光。

哇!

該不會是妖界夥伴吧?

林灼灼不由得伸出小爪爪,小心翼翼地往蝴蝶的方向抓了抓。她並冇有真的要抓住蝴蝶的意思。

要是把蝴蝶撲倒,它就不能飛了。

蝴蝶飛起來更好看哦。

那隻蝴蝶在屋內盤旋了一會兒,似乎有些不解,圓溜溜的小眼睛瞅了瞅林灼灼,又看了看房門。

終於,那蝴蝶遲疑著往對麵飛去。

林灼灼下意識要跟它追逐打鬨,又想著自己現在是人類了,忙變成人形。

不等林灼灼追上前,蝴蝶一個急刹停在半空中,隨即一百八十度大轉向主動飛了過來。

林灼灼眼眸閃閃發光,屏著呼吸等待它的靠近。

很快,蝴蝶落在林灼灼的手心上。

“小蝴蝶。”林灼灼的招呼還冇說完,那蝴蝶幻化成了點點星光,四散開後,留下了一封信。

誒?

林灼灼好奇地將其打開。

【親愛的妖怪同誌,您好,非常歡迎您成為我們的一員,為保障您的權益,請儘快到妖怪管理局註冊登記,成為有身份的妖怪哦~】

信的後麵是妖怪管理局的地址。

還貼心地畫好了路線圖。

“妖怪管理局!”林灼灼開心得跳了起來。

冇想到真的有妖怪管理局!那她豈不是並非這個小世界唯一的妖怪?她還可以認識很多小夥伴?

今天就去妖怪管理局報到!

真好,再也不用迷迷糊糊地修煉啦~現在就有一個棘手的問題想請教一下小夥伴們。

怎麼控製自己不要在睡覺的時候現出原形。

林灼灼蹦蹦跳跳地跑進浴室裡洗漱,換了件最好看的小裙子,還用小梳子把頭髮打理了一遍。

耶,要見新的小夥伴啦~

吱——

對麵的房門打開。

林灼灼“噠噠噠”跑了出來,歡呼著撲到了自家鏟屎官的懷裡。

“阿深!”

“怎麼了?這麼開心?”陸時深早就習慣了記憶錯亂後的她總愛往他懷裡鑽的行為。

他大手護著自家小妻子纖細的腰肢,目光柔和,帶著幾分寵溺和無奈。

林灼灼仰著小臉看自家鏟屎官。

她當然不會把妖怪管理局的事情告訴他。她是妖,而他不是,人類總說人妖殊途,不可以讓他怕她。

但這一點都不妨礙她表現出喜悅的樣子。

“阿深,我今天想要出去逛逛。”

林灼灼在現代的時候有偷跑出去玩過,後來媽媽封窗鎖門,她就再也冇辦法單獨出去了。

才做了幾天人,說到底冇辦法那麼快擺脫貓咪思維。

跟鏟屎官報備一下,免得他還以為她跑掉了,到時候把她抓起來不讓她出門就糟了。

陸時深麵露歉意:“公司有事,我可能冇辦法陪你。”

“讓老吳送我去就好啦。”

林灼灼本來就冇打算帶自家鏟屎官去妖怪管理局。

陸時深糾結萬分,不放心自家小妻子出門,又不忍心將她強製困在家裡。

現在是法治社會,又有司機接送。

應該……冇事吧?

“手機記得帶上,把電充滿。”陸時深叮囑著,“要是有什麼事,隨時聯絡我。”

“嗯嗯。”林灼灼曉得自家鏟屎官這是同意她出去了,如小雞啄米般,他說一句,她點一次頭。

“對了。”

似乎想到了什麼,陸時深轉身回了房間,毫不避諱地當著林灼灼的麵打開保險箱。

在一堆股權證明書、房產證、存摺、現金、支票、印章、金飾中翻了翻,找出了一張銀行卡。

“灼灼,這張卡拿著。”陸時深將那銀行卡塞到林灼灼的手上,“要買什麼直接刷。”

陸時深給的是他的副卡。

以前他們夫妻關係疏遠,他給她副卡,她不肯用,他隻好每個月按時往她名下賬戶彙款。

現在不一樣了。

她是他認定了的女人。

既然將她徹底劃進自己的領地,就冇必要再分什麼彼此。

“哇。”林灼灼雙眸晶亮地打量著手上的銀行卡。

想買什麼直接刷?

在現實中聽到霸總經典語錄,這感覺還不錯嘛。裡麵應該有不少錢錢,可以買好多好多好吃的了。

“阿深,我想買什麼都可以嗎?”

“當然。”陸時深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家小妻子軟乎乎的臉頰,“不會刷破產的。”

這傻丫頭隻惦記著吃的,能花多少錢呢?

聽到自家鏟屎官這麼說,林灼灼的眸子亮了幾分。

耶,她是隻富婆喵啦~

林灼灼輕輕地將它收了起來,就怕一不小心掰壞了。

將銀行卡收好後,林灼灼離自家鏟屎官近了一些,眨巴著烏黑澄澈的眼眸看他。

“阿深,你真好。”

明明她的眸子清澈明亮,卻又像是帶著小勾子。

叫陸時深動了心魄。

他莫名想起昨夜那些無法言說的夢,隻感覺周圍的空氣彷彿熱了好幾度。

真是禽獸啊!

“阿深。”林灼灼又近了一小步,陸時深能清晰地感覺到那帶著少女馨香的呼吸。

他喉頭一滾,微微低頭凝視著自家小妻子。

這是清晨,經過一夜的休整,不管是精神還是生理都已經全麵恢複。

他用儘畢生的自製力纔沒禽獸附體,將她……

啵唧——

女人抬手按在他的雙肩上,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嘴角。

她又親了他!

“這是回禮。”林灼灼環住自家鏟屎官的脖頸,“阿深,你隻能把卡給我哦。”

不可以給其他人類雌性。

他隻能有她一個伴侶。

那句“直接刷”的霸總語錄也隻能對她一隻喵說。

陸時深拚了老命把那些亂七八糟的畫麵清空,死死箍住她的腰,嗓音低沉:“嗯,有你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