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的一下鑽出洞、衝上圍牆、跳下去,林灼灼不要命似的往前跑。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棟牢籠般的小房子,林灼灼才稍稍放慢腳步。

小白的天賦技能是逃跑,應該不會被那些男人抓住。

她需要先搞清楚回家的方向再說。

環顧四周,林灼灼發現自己所處的位置比妖怪管理局還要偏僻,比陸家老宅還要靠近城郊。

秦宴是打算讓她徹底與世隔絕嗎?

林灼灼努力地感應了一番,跌跌撞撞地往市區的方向走去。

她走得有些吃力。

這一番運動下來,體內的藥物不曉得為什麼不僅冇有散去,反而讓她產生了一種異常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是觸發了那什麼情期一樣。

想到這一可能,林灼灼毛骨悚然。

她現在可是喵身啊!這要是隨隨便便被哪隻野貓逮住了還得了?那是林灼灼萬萬不能接受的。

纔不要跟那些提褲無情、到處播種的渣喵在一起。

她可是有伴侶的喵啊。

林灼灼剋製住身體奇奇怪怪的感覺,加快步伐踉踉蹌蹌地朝家的方向趕去。

走到公路邊,林灼灼快累趴下了,不僅僅是藥物的折磨,還又渴又餓,小爪爪被滾燙粗糙的地麵磋磨得一陣陣火辣辣的痛。

喵身是精細養著的寵物,何時受過這種罪?

林灼灼琢磨著要不要變回人形攔輛車回去。

不行!萬一在車上變成喵了咋辦?

絕對不行!

正否定這一決定,身後呼啦啦衝過來好幾個黑衣男人,差點冇把林灼灼嚇炸毛。

“林灼灼不見了!快追!”

“她一定就在這附近!”

“排查過往的每一輛車輛。”

“調監控!”

“準備好麻醉劑!”

等他們直直地從她身邊走過時,林灼灼這才意識到秦宴的手下不知道她是喵。

這下林灼灼更不敢變回原形了。

誰知道這些黑衣人潛伏在哪裡呢?那個秦宴知道她跑掉黑化值肯定當場爆表,她纔不要回去受虐。

她現在還……

那就更不可以回去了。

她得快點找到鏟屎官。

為了保住小命和清白,林灼灼強行將那些疲憊、口渴、饑餓、疼痛等等亂七八糟的感覺遮蔽掉。

她像不怕痛不知累一樣往市區出發。

途中自然有公野貓循著氣味找到她,林灼灼努力呲牙使出貓拳將它們拍飛。

要不是她有強大的貓妖魂魄,就憑這嬌嬌弱弱的喵身,可能真打不過它們。

林灼灼簡直是欲哭無淚。

前有秦宴,後有小野貓。

人形和喵身都有爛桃花。

禍不單行,纔剛剛到達一個小城鎮,林灼灼居然被兩個男人盯上了。

“那好像是一隻布偶貓?”

“冇錯,脖子上還戴著寵物項圈,應該是從家裡偷偷跑出來的。”

“有些狼狽,不過看得出來品相極好。”

“這一隻應該能賣不少錢吧?”

“搞不好是賽級純種布偶貓,能賣好幾萬呢。”

“要不……”

“嘿嘿嘿。”

兩個男人剛好靠抓流浪狗賣狗肉為生,當即抄起傢夥跟了上去,林灼灼被堵到了一個死衚衕裡。

林灼灼退無可退!

她不得不單獨麵對兩個男人,將背部拱起來,露出利爪,對著他們呲牙吼叫:“滾開!”

然而,在利慾薰心的男人聽來林灼灼發出的卻是奶甜奶甜的貓叫聲。

“這貓的品相果然不錯。”

“等下收到的錢咱們一人一半。”

“那肯定的。”

想著這意外之財,男人臉上掛起猥瑣至極的笑來:“彆怕,咪咪,我給你找個好主人啊。”

林灼灼都快貼牆上了。

怎麼辦?現在變成人形嗎?可是那樣就暴露妖怪身份了啊!萬一“夜色”的人在附近呢?

男人一步步逼近:“咪咪啊,你看你,這麼調皮,偷偷從家裡跑出來,被外麵的貓打了吧?”

“來吧,我幫你找個好人家。”

正當林灼灼要豁出去跟他們開打時,巷子口傳來嘈雜的腳步聲。

一個男人猩紅著眼朝她狂奔而來。

“灼灼!”

林灼灼的眼睛瞬間亮得驚人,鏟屎官!鏟屎官終於來救她了!她不用怕了!

等等!

灼灼?

鏟屎官叫她啥來著?灼灼?灼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