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自家鏟屎官的話,一直對他挨挨蹭蹭的林灼灼頓了一下。

是啊,她現在還是喵啊。

變成喵之後,她跟自家鏟屎官的體積差彆好大,那是絕對不可以用喵身做羞羞的事情的。

想了想,林灼灼變回了人形。

就這樣,在陸時深懷裡的毛絨絨小可愛“嗖”的一下變成了一個千嬌百媚的大美人。

儘管變回了人,林灼灼還是有那種奇怪的感覺。

她妖妖嬈嬈地在自家鏟屎官懷裡蹭來蹭去,那雙既嬌且俏燦若繁星的眸子像是含了無數個鉤子,直叫陸時深神魂顛倒。

“阿深,我好難受。”

“好難受。”更要命的是,她那雙作亂的手還伺機鑽入他的上衣裡。

猶不滿足,手慢慢往下滑去,陸時深趕忙按住。

對著一隻喵和一個人,那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陸時深被撩得心癢難耐。

他眼神暗沉炙熱:“灼灼,你確定嗎?”

這是他的媳婦,有啥不能碰的?她現在正難受,陸時深不可能眼睜睜讓她自己熬過這幾天。

那樣的話,他還是不是男人了?

不知哪來的力氣,林灼灼掙開他的手“唰”的一下將他的上衣活生生撕開。

她看著他,那雙眸子像是盛滿了一汪春水。

“接下來該怎麼做?阿深。”

兩人之間的空氣一點點被點燃,氣氛格外灼熱和曖昧,陸時深隻覺得自己的每一滴血液都在沸騰。

林灼灼貼了上來,隔著一層布料蹭蹭:“阿深,我好難受啊。”

陸時深險些膨脹炸開,再忍就真不是男人了。

天旋地轉間,林灼灼被自家鏟屎官壓在身下,她冇有一絲絲的害怕,反而抬手摟著他的脖頸。

“阿深,你快一點。”

轟——

陸時深心中的最後一點猶豫徹底被擊散。

他吻向了那心心念唸的唇,手本能地在她的身上流轉著,不消片刻便將那些礙事的衣物丟到地上。

坦誠相見,懷裡的女人媚眼如絲勾魂攝魄,陸時深險些不管不顧地占有了她。

但是他不能!

他得做好充足的前期準備才行,不能讓她痛苦。

略帶薄繭的手指在那凝脂般的肌膚上摩挲著,他親吻著她的唇、臉頰、耳後、脖頸,再往下……

“嗯——”本身就處於敏感時期,陸時深又這麼肆意點火,林灼灼真是恨不能翻身將他撲倒。

唉,自家鏟屎官做事總是喜歡磨磨蹭蹭的。

正想著,終於要進入重頭戲了。

他在她的耳邊呢喃:“灼灼,彆怕。”

許是前期做足了準備,林灼灼並未感受到書上寫的那種像是被活生生劈開的撕裂般的痛,輕微的刺痛過後,是一種格外叫人沉迷的感覺。

空虛終於被填滿。

陸時深動作極為緩慢,看到她蹙眉更是按下了暫停鍵,直到女人眉目舒展開來,他纔有節奏地運動起來。

他總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這種恍若置身天堂的感覺讓陸時深覺得自己就算是死在了她的身上,那也死而無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