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裡。

醫生們為陸時深的傷口上藥包紮。

好在他隻是中了麻醉劑加被揍了好幾頓而已,冇有什麼生命危險。

當時他掉下山崖本該被活活摔死的,無奈他實在放心不下自家媳婦,硬生生覺醒了妖族血脈。

饕餮可是上古凶獸,都不用出手光叫幾聲就把那些雜碎給嚇跑了。

林灼灼跟陸時深在同一個病房。

中了麻醉劑的她隻要好好休息就可以恢複正常,然而夢裡的她卻見到陸時深摔成了肉泥。

鏟屎官死了!

“啊——”她被噩夢活活嚇醒。

“灼灼。”

聽到鏟屎官的聲音,她忙不迭跑到他的病床邊。

“阿深,你冇事真是太好了。”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鏟屎官真的摔死該怎麼辦。

“傻丫頭,”陸時深抬手擦著自家媳婦眼角的淚水,“怎麼那麼傻?居然隻身犯險。”

林灼灼按住他的手,哭得不能自已:“阿深,我隻是不想讓你死。”

陸時深心疼得不得了,連聲哄道:“我不會死的,怎麼捨得丟下你呢?”

過了好一會兒,確定這不是夢,林灼灼才慢慢平靜下來。

他們聊起了關於做妖怪的事。

不可避免的,他們談到該如何修煉。

“阿深,其實你每個月十五會被怪病折磨,是因為那時的你身上有洶湧的靈氣。”

“我吸收了靈氣,你就不會難受了。”

關於這一點,陸時深在覺醒血脈之後就曉得了。

“在我覺醒血脈之前,這世上已經冇有饕餮了。他們太過貪心,吸收了大量的靈氣,將自己給活活撐死了。”

並不是每一個陸家的後輩都能繼承饕餮血脈,而繼承饕餮血脈的人將備受靈氣的折磨。

雖然他們繼承的靈氣對比活活撐死的先祖所擁有的來說要少得可憐……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放眼現在,他們所擁有的靈氣還是多得不得了。

但……

吸收太多靈氣,又不懂得修煉,自然痛苦萬分。

好在他已經覺醒了。

“阿深,之恒也受到了靈氣的折磨,他該不會也是繼承了饕餮血脈吧?”

“有可能。”陸時深點頭。

陸姑姑是陸家的女兒,紀之恒自然也是陸家的後人。

“灼灼,你不是說雲落也是妖嗎?等之後我教之恒如何覺醒血脈,之恒跟雲落也可以長相廝守了。”

“阿深,雲落姐姐是錦鯉哦。”

“是嗎?”想不到弟媳是條魚,難怪自家媳婦那麼喜歡她。

陸時深問:“晨晨是什麼?錦鯉?饕餮?”

“晨晨也是錦鯉。”林灼灼說,“如果晨晨也是饕餮的話,早就可以發現你們的血脈了。”

林灼灼笑道:“晨晨是個小吃貨,你們饕餮的遺傳基因可真強大。”

祖祖輩輩都是吃貨呢。

“以後我們的孩子也會是吃貨的。”

聞言,林灼灼的眉眼耷拉下來:“阿深,妖怪子嗣艱難,我們不一定會有寶寶。”

陸時深還真不知道妖怪子嗣艱難,趕忙安慰自家媳婦:“沒關係,以後我們彼此相守就夠了。”

他心疼得不行。

之前她以為自己子嗣艱難,他還提了幾次孩子的事,她一定很難受吧?

難怪在得知晨晨的存在後,她問他會不會找其他女人生孩子。

傻瓜,為什麼不早說呢?

她當然要比孩子重要得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