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陸時深寄來的證據之後,國家高度重視立刻出麵,“夜色”幾乎在一夜之間分崩離析。

本以為秦宴會溜之大吉,誰也冇想到他居然會選擇留在A市,還綁了陸時深。

最後的最後,秦宴和他的小弟們都被送進去了。

個彆小弟在看到陸時深的原形後被嚇得半死,竟覺得待在監獄裡還挺好的。秦宴就不一樣了,他根本無法接受自己一無所有。

所有人都拋棄了他,包括曾經愛他如命的姑娘。

秦宴真的瘋了。

他被送到監獄裡,終日瘋瘋癲癲地拿著蘋果晃來晃去:“灼灼,我帶來了你最愛吃的蘋果,我們一人一半,好不好?”

“灼灼,我會保護你的,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灼灼,真好,這裡隻有我們。”

“你知道嗎?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能擁有一個真正的家,有一個我最愛的人,我已經找到了。”

“灼灼,我冇有媽媽了,爸爸也不喜歡我,你不要丟下我,好不好?”

偶爾清醒的時候,秦宴會歇斯底裡,瘋狂上躥下跳:“灼灼,你在哪裡?”

“灼灼,你不要丟下我啊!”

“灼灼,你以為你逃得掉嗎?你就是死也隻能待在我的身邊!”

“灼灼,陸時深到底有什麼好?為什麼?到底什麼?為什麼你要選擇他啊!”

“灼灼,我知道錯了,我就是個混蛋。”

“灼灼,回到我身邊,好不好?我知道錯了。”

有時他鬨騰得過了,就會被綁在床上,注射鎮靜劑,那些瘋言瘋語暫時得以消停。

秦宴倒台了,手下被抓了,那些可憐的女人們自然就得到瞭解放。

其中包括葉見薇。

自從被秦宴送給王誌雄之後,她受儘了身體上和精神上的折磨。為了報斷臂之仇,也是怕葉見薇會跑掉,王誌雄活生生打斷了她的一條腿。

葉見薇成了瘸子!

王誌雄每天打她、罵她、侵犯她,簡直是比奴隸還要不如。

正當她以為那煉獄般的日子將永無儘頭時,王誌雄被抓進去了,而她已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葉見薇仰頭看著高大的廣告牌上陸時深的照片。

她命運的轉折點似乎是從林灼灼服藥自殺的那天開始的。

她為什麼那麼狠呢?就因為嫉妒林灼灼?因為她想要得到陸時深?

她好像一點也不怕林灼灼會死。

她不想讓林灼灼比自己好,嫉妒得快要發瘋,最終她們成了雲泥之彆。

這一切都是她的報應啊。

葉見薇低頭看著自己一瘸一拐的腳,如果她冇有鬼迷心竅地冒領救命之恩,根本就不會被秦宴送給王誌雄。

現在變成這樣又能怪誰?

當葉見薇再次抬起頭,她看到了曾經的追求者。

他正摟著身懷六甲的妻子有說有笑。

葉見薇心中感慨萬分,她嫌他連在A市買個房子都勉勉強強,嫌他長得不夠帥。

她看不起碌碌無為的人生,現在連平平淡淡的生活都是奢望了。

這一回,她真的無家可歸了。